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挥袖决浮云 掷杯斩妖王
    舟上。

    低窗曲槛,风烟相激。

    日光照在池水上,金灿灿耀眼。

    陈岩仰头一饮而尽,随意地将酒杯掷到空处,然后手一招。

    下一刻,

    无形剑自然横在身前,森森然冷意,凝而不散。

    哗啦,

    陈岩手握无形剑,长身而起,一声长啸,整个人和剑光合二为一,惊虹贯空,霹雳惊天。

    轰隆隆,

    剑光自下而上,霜白如雪,携带不可测度的锋锐,天下没有不可破之物。

    轰隆隆,

    剑光所到之处,切口平滑,显示出不可思议的速度和力量。

    谷雨睁开眼,美眸晶莹。

    在她的目光中,陈岩饮酒,掷杯,握剑,起身,斩出,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像倚竹而息,如楼观沧海,像雨中听泉。

    非常闲适,非常舒展,非常自在。

    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律在其中,如同周围的景象静止,只有他翩翩起舞,让人忍不住沉迷。

    可是实际上,整个过程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斩出的剑光,更是快到令人发指,只是一闪,就杀到了明妖王跟前。

    一缓一急,一快一慢。

    分明是非常怪异,可是谷雨看在眼里,却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和谐。

    “完美无瑕。”

    谷雨赞叹一声,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出神入化的剑法。

    轰隆隆,

    说时迟那是快,剑光一起,霹雳雷霆,荡灭妖气,然后锐利的剑意横空而至,锁定明妖王。

    日月,星辰,雷霆,血海,火焰,佛光,磁力,等等等等,光怪陆离,千变万化,俱是浓缩在这一剑当中。

    聚集在剑尖之上,熠熠生辉。

    由繁化简,惊天一剑。

    咔嚓,咔嚓,咔嚓,

    半空中妖云中的妖禽异兽统统被剑光剿灭,半点不剩,只有明妖王自己,独自面对剑光。

    “不好。”

    明妖王大惊,大骇,不敢置信,煌煌如天威般的一剑,震慑了他的心灵,让他全身上下都感到彻骨的寒意。

    上一次在多宝台隔空交手,明妖王吃了个小亏,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大意所致。

    要是自己全力以赴,必将是局面不同。

    可是现在见到纵横的剑光,他才知道自己错大了,他没有施展全力,而对手更是没有!

    “咄。”

    来不及多想,面对杀机,明妖王果断选择祭出自己的法宝万妖幡。

    轰隆隆,

    经过这么多年的祭炼,明妖王早就和自己的本命法宝心意相通,万妖幡出现在他的天门上,风一吹,幡面大开,上面是一排排扭曲的文字。

    乌黑,嗜血,古老,凶残。

    上古妖圣之经文,有无量伟力。

    轰隆隆,

    剑光破空斩下,刺啦一声,将万妖幡的妖光撕裂成两半,然后余力不减,再次落下。

    “啊,”

    明妖王惨叫一声,身子一纵而起,留下一地的黑血。

    很显然,刚才的一剑,让他受了伤。

    而且伤势不轻!

    轰隆隆,

    明妖王架起遁光,黑云滚滚,要逃之夭夭。

    “留下吧。”

    陈岩大袖一展,声音如雷霆,倏尔剑光再起,浩浩荡荡,凌驾于日月之上,俯视于星河之中,往来于人心之中。

    日月星,三光之道,最后以人心莫测掌控。

    宏伟,博大,浩瀚。

    剑光一起,天地同时发出玄音,是赞美,是感慨,是护持。

    似缓实疾,瞬间杀到。

    噗嗤,

    剑光斩下,血光迸发。

    明妖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然后轰隆一声,化为千百的黑翎羽,向四面八方射去。

    一个上人层次的强者,还是妖族之人,蕴含的精血,何等恐怖。

    这一下子陨落,天降血雨,万物悲鸣。

    整个天地,都弥漫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

    陈岩敛去眸中精光,用手一招,

    无形剑略一盘旋,飞到他身边。

    铿锵一声,如同还鞘一样,归于无形。

    他笑了笑,摆袖坐下,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然后一伸手,接住刚才自己掷出的酒杯,放到案上,拎起酒壶,斟满酒。

    哗啦,

    陈岩一饮而尽,品着酒香,还是刚才的味道。

    掷杯斩妖王。

    就是这么简单。

    谷雨见到这一幕,清丽如莲花的容颜上都满是惊诧,对于她向来出尘脱俗的样子,非常少见。

    由此可见,陈岩斩杀明妖王的举动,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任何的形容词,都无法形容。

    谷雨动了动自己僵硬的脖颈,向明妖王陨落之道看去。

    只见峰头之间,殷红的匹练缠绕,数以千百,有的宽,有的窄。

    上上下下,将周围都映照出森然之意。

    有几个不小的山丘,染上了血色,通体赤红,如同要燃烧一样,乍一看,触目惊心。

    一群群不知道名字的怪鸟野禽,嗅着血的味道,在半空中来回盘旋。

    只是明妖王纵然此身陨落,但留下的气势依然骇人,它们不敢接近。

    “呱呱呱。”

    怪鸟妖禽们又是渴望,又是害怕,发出难听的叫声,平添了三分阴森。

    谷雨皱了皱黛眉,素手伸出,抓来一缕尚未消散的气机,握在掌中,念头一起,进行推算。

    水月仙门传承久远,推演之术,向来高明,才能见微知著,遇难成祥,屹立不倒。

    现在有精血气机在手,推算起来,更是容易。

    谷雨身为水月仙门五百年来最出色的一辈,精于此道,很快就有了结论。

    陈岩这一剑,委实霸道凌厉。

    只是一下,就将明妖王此来的真身所有的气机斩杀,半点没有逃出。

    要是明妖王没有留下化身的话,恐怕真的要湮灭在天地间了。

    退一步讲,即使是明妖王在自己的山门中有化身布置,但真身被斩,如果没有惊人的机缘,可能连恢复修为都难,更不要提元神大道了。

    “可畏可怖啊。”

    谷雨心里再叹息一声,扶了扶高髻,敛裙坐下。

    一时之间,她的心情很复杂。

    有能够有这么强势的人护持,是值得高兴,可同是东荒上人的明妖王被一剑斩杀,又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几乎在同时,通过各种手段关注彩舟上陈岩和谷雨的其他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很是震惊。

    ps:求下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