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隔岸迢遥水月近 赤焰阻路四人行
    ps:早起写了一章,求订阅。

    元明仰起头。

    冷光照在身上,交织若霜衣,雪白纯洁。

    下摆流苏般坠下,有一种垂直感。

    孤独,疲倦,摇摇欲坠。

    刚才的一击,对他打击不小。

    即使是上人境界,都有一会失神,茫然不知所措。

    半响,元明才敛去各种负面情绪,恢复正常,清秀的面孔上露出少许苦笑,行礼道,“在下失态了。”

    陈岩微微一笑,没有接口。

    元明深吸一口气,吐字如玉,道,“陈道友神通无量,我是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顿了顿,他手一招,一百零八杆的阵旗依次飞了过来,然后插入他背后的云光中,隐去不见。

    轰隆隆,

    大阵一破,日光自天穹上照下,寸寸入水中。

    如泛赤金,金灿灿耀眼。

    而石出于水,横在左右,白金交射,熠熠其辉。

    美景无限好。

    元明收好诸般法器,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自然,他又向陈岩行了一礼,道,“陈道友若是有空,可来天阙山作客。”

    陈岩能够感受到对方语气的真诚,整理法衣,庄重回礼,道,“有时间定要叨扰道友。”

    “再会。”

    元明脚下一点,身形如鹤,翩翩然起身,三五个呼吸后,消失在天际尽头。

    陈岩目送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才大袖一展,施施然回到彩舟上。

    玉案上的铜绿鼎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袅袅。

    青竹横斜左右,交交牙牙。

    安静,闲适,自然。

    陈岩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着酒,回想着刚才和元明交手的经过。

    实际上,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很少会真正的生死相搏,像和明妖王那样的,总归是少数。

    很多时候,斗法切磋,点到为止。

    事有不谐,则主动退走,不会再纠缠不休。

    正是如此,两人并没有动真章,但他依然能够借此机会,参悟不少阵法的道理,对自己有所裨益。

    “是第三波了。”

    陈岩倚在霜石上,抬头看水天一色,弥漫上下,心情平静。

    彩舟畅通无阻,一日千里。

    乘风破浪,迅疾如电。

    只用了八日,就过了北高地界。

    水月仙门,遥遥在望。

    谷雨都自舱中走出,来到舟头,黛眉轻舒,裙裾招展,轻声道,“再过三重山,就到了宗门地界。”

    陈岩放下酒盅,抬起头,笑道,“这么来讲,要是还不死心之人,会在这里拦路了?”

    “就是如此。”

    谷雨点点头,话音刚落,她若有感应一样,抬头看去。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一道赤彩匹练横空而来,行于群峰之间,曳红带彩,将峰顶氤氲出一层淡淡的光晕,丹朱一点,格外显眼。

    匹练倏尔一折,落到地面,烟霞散开,走出一个道人。

    赤发,丹眉,大红袍。

    整个人如同燃烧的火焰,给人一种灼烧感。

    “朱天赤。”

    谷雨认出来人,神情凝重三分。

    居然此人出世之时,生有异象,其目感火焰投怀,室内大放光明。

    自小就是赤眉朱目,凛然威势,修炼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短短时间内就晋升上人层次,非常了得。

    只是此人一直在闭关参悟神通,才没有参加宝会,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

    哗啦啦,

    这还没完,在朱天赤出现之后,又有三位东荒上人降临。

    正东面的人,高冠法衣,容颜伟岸,大袖展动之间,睥睨天下。

    正西面的人,骑乘仙鹤,手拿拂尘,身材颀长,仙风道骨。

    正北面的人,矮小,枯瘦,黑衣,眉宇森森,面有阴鸷之气。

    四个人,将彩舟团团围住。

    谷雨一看,眉头皱起,然后再舒展开,用清冷的声音开口道,“难道诸位道友要群攻不成?”

    朱天赤踏前一步,行礼之后,朗声道,“当然不是。”

    他看了陈岩一眼,顿了顿,继续道,“只是这位陈道友太过厉害,而问道图又太过引人,放弃不甘心,于是我们只能出此下策,进行车轮战了。”

    “车轮战?”

    谷雨声音低下来,惊诧之色一闪而逝。

    车轮战或许比不上围攻,但总归是好说不好听。

    要知道,来的四人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出身于大势力的上人,平时视众人若蝼蚁,高高在上。

    现在他们拉下脸面,可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传出去,不论如何,陈岩真的是要在东荒扬名了。

    “只是,”

    让谷雨担心的是,他们这样的做法,恐怕会引起连锁反应。

    有人带头,后面的人自然会效仿。

    要是拖得时间久了,各路上人纷纷前来,别看他们只离水月仙门隔着三重山,到时候就是咫尺天涯。

    陈岩同样想到这个问题,踏前一步,和谷雨并肩而立,俊美的面容上古井不波。

    “谷道友,车轮战太麻烦。”

    陈岩声音平静,波澜不惊,可是接下来的话,却让谷雨都保持不住自己清丽如莲花的神情,道,“你对付一个,剩下的全部交给我。”

    “陈道友要一对三?”

    谷雨睁大美目,长长的睫毛抖动,尽管心里有了念头,但还是试着确定一句。

    “不错。”

    陈岩负着手,吹着山风,法衣猎猎,自有一种从容,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迟则生变,最是麻烦,索性一次让他们死心。”

    一对三。

    一个人迎战三名上人。

    在他的口中吐出,却是风淡云轻。

    “陈道友,”

    谷雨收敛了下自己激荡的心神,想了想,还是劝道,“来的四人,不光是修为惊人,他们背后都有大势力支持,神通法宝不凡。道友要是一对三,恐怕不容易。”

    “要不是背后有大势力,他们也不会有胆量拦路,和你们水月仙门作对。”

    陈岩心中有数,他微微眯起眼,看着半空中四位上人的精气搅动云光,显出种种异象,玄光若琉璃玉辉垂下,檐下滴水一样,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目中有锐利之气升腾,道,“我主意已定,道友尽管上前说就是。”

    “好。”

    谷雨深深地看了陈岩一眼,吸口气,平下自己的诸多念头,然后轻曳裙裾,缓步向前,环佩碰撞,叮当之音,四下可闻。

    四位上人刷的一下,将目光投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