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三章 玄音妙传应天地 画壁流青见真经
    谢谢诸位书友的打赏,投票,还有评论。

    天音岛。

    松生石上,横斜疏影。

    去空六七尺,叶叶青绿,簇簇染新。

    乍一看,和水光交映,有一种淡妆清丽之意。

    这个时候,稀稀疏疏的音符自天穹上坠下,落到松枝上,轻轻弹起,倏尔转动,叮当作响。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仙衣,眸子清亮,用力一吸。

    千百音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通鼻窍,过十二重楼,经丹田,绕灵窍,再熏熏然如醉上升,自天门冒出。

    轰隆隆,

    不知何时,音符越来越多,个个拳头大小,光明晶莹,层层叠叠,凝成一本无上经文。

    横竖左右,似琴弦。

    篆文在上面跃动,任意组合,衍生变化,发出种种妙不可言的曲子。

    不是天籁,胜似天籁。

    蕴含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造化,生死阴阳,等等等等,俱在其中。

    “咄。”

    陈岩体内法力与之呼应,符合日月行于天上,自然运转,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微妙变化。

    和天地共音。

    和日月同声。

    一呼一吸,合乎天道,顺应自然。

    陈岩睁开眼,心生喜悦。

    哗啦啦,

    心头念起,立生感应,周围符文洋洋洒洒,妙音生香,光怪陆离,美轮美奂。

    天光照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宛若此时的心情。

    “咿呀,”

    胖娃娃笑着跑了出来,用肉呼呼的小手去抓如泡泡般的符文。

    可是符文是无形之物,它怎么能抓得住?

    它的小手自符文中一穿而过,小东西愣了愣,再去抓,又是穿过,空空如也。

    “咿呀呀,”

    胖娃娃急了,蹦蹦跳跳,两只小胖手左抓右抓,一边抓,一边奶声奶气叫唤。

    “哈哈,”

    陈岩看得好笑,这个小东西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哗啦,

    正在此时,半空中云霞一开,仙音袅袅,谷雨骑乘仙鹤,翩然而至。

    来到岛上,她玉足一点,从鹤背上跃下,轻飘飘落地。

    “谷仙子,”

    陈岩大袖一摆,上前行礼。

    “陈道友。”

    谷雨美目流转,掠过还在扑腾的胖娃娃,笑了笑,敛衽还礼,道,“这几****无暇分身,让道友久等了。”

    “谷仙子客气了。”

    陈岩摆摆手,心念一起,浮在周围的音符如同乳燕投林一样,纷纷进入他的周天灵窍中,异象散去,开口道,“我在天音岛上有不少的感悟所得,说起来还是要多谢贵门的款待。”

    “这是道友自己的机缘。”

    谷雨对此没有任何的惊讶,道,“和我们关系不大。”

    “咿呀,”

    胖娃娃发现没了五颜六色的泡泡,突然又看到来了生人,立刻跑到陈岩身边,用手拽着他的衣角,怯生生的。

    陈岩抬手将胖娃娃抱起,小东西缩成肉团子,藏头藏尾,不敢见生人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可爱。

    谷雨嗅着淡淡的成熟药芝香气,心中暗自羡慕,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门中的千月玉蟾宝鼎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准备妥当,要是道友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去水月楼翻阅一下典籍。”

    “可以。”

    陈岩点点头,面上带笑,道,“元神真人的修炼心得,我这次是要开一开眼界了。”

    “道友说笑了。”

    谷雨才不相信他的话,道,“以道友的修为,肯定是出自中土大宗,比起底蕴,我们水月仙门是远远不如的。”

    陈岩没有再说,别人当然是不会想到,他如何单枪匹马走到这一步,其中的凶险付出代价,只有自己才明白。

    谷雨只是顺口问一句,见陈岩不想说,也不在意,云袖一挥,拿出一枚令牌,上平下窄,镌刻花纹,水在下,月在天,遥遥相对。

    令牌一出,一种无形的力量生成。

    言出法随,号令四方。

    陈岩不用问就知道,这肯定是水月仙门掌教之物,只有这样的人物,才可以调动整个山门的力量,有如此气场。

    “道友按令牌上的指引行动即可。”

    谷雨说了几句后,就告辞离开。

    她回到宗门后,就忙于祭炼问道乾坤图,要不是令牌过于重要,她还不会亲自来送。

    “起。”

    陈岩用手握住令牌,法力往里一送,目光一亮,然后脚下腾起一道遁光,托住身子,同样离开天音岛,往正东方向而去。

    一路行去,水光浩森,岛屿浮沉。

    或大若山岳,或小有半亩,林林立立,不计其数。

    似天然形成,组合成禁制法阵。

    一种难言的力量冲霄而起,交织成网格,密密麻麻。

    要不是有令牌在身,恐怕寸步难行。

    “水月仙门的布置真是森严,”

    陈岩看在眼中,念头一起,遁光又快了三分,继续向前。

    时候不大,陈岩抵达目的地。

    展目看去,森郁环岛,石壁流青,层层叠叠的花纹自下而上,凝成门户状,上面扣着铜环,新月相对。

    看似不起眼,但蕴含着莫测的力量。

    陈岩来到门户前,抓起铜环,用力一叩。

    嗡,

    铜环打在门上,一种清脆的声音传出,自外向内,层层递进,晕开无形的声音涟漪。

    咔嚓,

    三个呼吸后,铜环上显出一点明光,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化为一个人影,白眉如雪,鹤发童颜,他看了陈岩一眼,开口道,“可是陈道友?”

    “正是在下。”

    陈岩点点头,取出令牌,托举在手中。

    “例行检查,道友莫怪。”

    老者说了一句,打出一道法诀,倏尔一转,撞入到令牌中,顿时青光大盛,有月华之力溢出。

    “道友请进。”

    检查无误之后,铜环再响,自门户中射出一道光线,将陈岩裹了进去。

    “陈道友,”

    白眉老者看着陈岩,道,“道友请随我来。”

    “好。”

    陈岩点点头,跟在后面。

    他知道这是水月仙门重地,关系甚大,因此行走之时,目不斜视。

    不看,不闻,不好奇。

    不去惹不必要的麻烦。

    白眉老者自从陈岩进入洞府后,就一直用目中余光观察,见他这么守规矩懂进退,暗自点点头。

    看他见识,就是不一般。

    举止有度啊。

    蛇行了三四里路,白眉老者停下来,指了指前面,道,“陈道友,你所需要的典籍笔记都在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