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春生秋扇坐忘经 神起星河听蝉鸣
    陈岩待白眉老者走后,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推门进入室中。

    石室不大。

    一尘不染,静幽明洁。

    正对面是曳地长卷,晕若金玉,垂地生香。

    盈盈一轮新月跃然其上,清冷如昔。

    古韵檀架分立两侧,放置铜绿鼎炉,烧着香料,烟气袅袅。

    再仔细看,木榻在左,霜白如雪,壁橱在右,镂空精致。

    陈岩踱步到壁橱前,就见上下横竖有三十六个格子,嵌在玉璧上,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鸟形,或鱼状,如古老的文字,有一种玄妙气息。

    每个格子上,都有一个宝匣,上面贴有封条,如龙似蛇,深沉内敛。

    毫无疑问,里面就是水月仙门开派祖师晋升元神之道的修炼笔记和心得。

    陈岩稳了稳心神,目光一转,锁定一个宝匣,自袖中取出令牌,啪得一声,压在封条上。

    叮当,

    下一刻,

    一声清音传来,似在天外,似在耳边,冥冥恍惚,难以揣测。

    是桂花自树枝上坠落的声音?

    还是月宫仙子寂寞的叹息?

    难以形容的力量弥漫,似真似幻,清辉升腾。

    陈岩有所准备,心神晋升于玄妙境界,黑水幽幽,有容乃大,起源造化,俱在其中。

    咔嚓,

    幻境如同镜光支离破碎,化为虚无。

    陈岩再次睁开眼,发现宝匣已经打开,自己的手上多了一卷薄薄的经书。

    很显然,水月仙门的开派祖师在经书上留下了禁制,如果来人修为不够,即使是有掌教令符,也无缘观看。

    修为境界不到,强行观看,有害无益。

    陈岩打开经书,入目的是一个个玄文。

    玄文如月,清冷胜昨。

    新月,弦月,圆月。

    不停变化,时刻流转。

    上面的文字不多,但字字珠玑,讲述晋升元神大道的过程,纷纷杂杂,俱在其中。

    陈岩一看,立刻眉宇间有喜色。

    实际上,他得到的太冥玄天宝典,包罗万象,直指大道,称得上无上典籍。

    可是玄天宝典太过玄妙精深,太过瀚海如海,要想寻到晋升元神之道,需要匪夷所思的悟性还有机缘,很难把握。

    而现在手中的经文,则就是晋升元神之道的经过,目标明确,细节详实,对他来讲,是对症下药。

    以玄天宝典为导向,综合其他的细节,才能勇猛精进。

    叮当,叮当,叮当,

    随着陈岩翻阅经文的进展,室中显出种种异象。

    金花坠地,香气馥馥。

    寒月挂枝头,玉蟾卧霜眠。

    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一种缠缠绵绵的冷光在室中游走,弥漫,氤氲。

    如果有外人在此,一定会惊讶。

    因为有此异象,是真正参悟了其中的道理,理解深刻,才可以引起周围的气机,形成异象。

    即使是在水月仙门中,自开派到现在,已经不少的上人层次的弟子来此,但能引起异象的,寥寥无几。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岩合拢上手中最后一页经书,再抬头看时,发现自己已经阅读完了三十六壁格上所有的经文,顿时心中升起一股意犹未尽之感。

    “意犹未尽啊。”

    陈岩感慨一句,将经书放回原位。

    他眸子中万千的篆文辉映,不断地排列组合,似乎在推断未来的种种变化。

    有了水月仙门开派祖师水月真人晋升元神境界的经验,以前模糊一片的未来变得清晰。

    心中有数,自然底气十足。

    “收获不小。”

    陈岩对着壁橱上的经文行了一礼,道,“今日善缘,来日定有回报。”

    这一句话,说的是真心实意。

    今日收获之多,超乎想象。

    哗啦啦,

    令人没想到的是,一礼之下,突生变化。

    就见壁橱对面的木榻之上,清光升腾,片片如羽,似鹤舞清照,洋洋洒洒,然后往下一落,化为一幅画卷。

    画卷轻飘飘而起,浮到陈岩面前。

    “咦,”

    陈岩看了看,抬手接下。

    画卷非金非玉非铁非铜非帛。

    拿在手中,似有似无,如时光之纱,玄妙非常。

    陈岩打开之后,只是一观,就挪不开眼。

    浩瀚的星空下。

    千千百百的空间折叠。

    一个白衣少年跨蝉而行,大袖如翼,从容洒脱。

    风起,蝉鸣,人不动。

    飘逸,自由,无拘无束。

    徜徉于诸天,流连在星域。

    这才是真正的仙人啊。

    陈岩心中呐喊,就是刚才翻阅水月真人留下的修炼笔记和心得,也比不上这画面的震撼,直入灵台,仙气纵横。

    哗啦啦,

    似乎真能感应到陈岩的目光,蝉上的少年转过头,眸子清澈,没有任何的杂质。

    轰隆隆,

    陈岩一和这一对眸子对视,立刻感应到浩瀚的信息蜂拥而来,不计其数,又条理分明。

    轰隆隆,

    陈岩整个人静立不动,身子周围,青光隐隐,若秋蝉振翼,说不出的玄妙。

    大殿中。

    横有水池,大有半亩。

    冷光照在里面,折入粼粼纹理,宛若千百明月在其中浮沉。

    水月仙门的掌教一身宫裙,气质偏冷,坐在云榻上。

    谷雨则是在下面,身姿挺直,曲线玲珑。

    两人容貌有三分相似,气质更是完全相同,乍一看,宛若亲姐妹一样。

    掌教听完爱徒的话,刚想开口,正在此时,殿中的玉池陡然生出层层的涟漪,然后一束光线自下面射出,徐徐铺开,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是什么?”

    谷雨惊讶地站起身,这一刻,整个山门中响起蝉鸣。

    有春时的蛰伏。

    有夏日的欢快。

    有秋天的凄切。

    有冬日的落寞。

    种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却诡异地丝毫不乱,听在人的耳中,让人有一种难言的感受。

    水月仙门的掌教见此异象,先是一愣,随即玉颜上恢复平静,幽幽叹息一声。

    “师尊,”

    谷雨转过身,美目中有疑问之色。

    “命里无时莫强求。”

    水月仙门的掌教用手一摆,漫天的蝉音顿时消失不见,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她笑了笑,道,“雨儿,你还否记得,当日你晋升金丹境界后,我让你去观摩祖师留下的笔记?”

    “弟子当然记得。”

    谷雨黛眉一簇,然后舒展开,道,“只是祖师所传,玄妙精深,弟子境界不到,难以领悟。”

    ps:聊斋中的白于玉,有看过这个故事的书友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