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运来天地皆同力 命里无时莫强求(求订阅)
    殿中。

    松下石霜,竹叶横斜。

    梅枝生于水上,曲折遒劲,老干如龙。

    千百明月沉浮,隐在其中。

    静幽,自然。

    水月仙门的掌教坐在云榻上,映着光华,玉容清冷,她笑了笑,道,“当时你刚刚凝练金丹,阅读祖师的笔记觉得晦涩艰难,也不足为怪。”

    她顿了顿,一摆手中的拂尘,道,“以前的安排,主要是想让你碰一碰机缘。”

    “机缘,”

    谷雨细眉一挑,想到刚才响彻仙门的蝉鸣,若有所思。

    水月仙门的掌教微微仰起头,身若新月,晶莹剔透,问道,“徒儿,你可知道白于玉?”

    “白于玉,”

    谷雨点点头,答道,“徒儿往日翻阅门中典籍,看过这位传奇人物的些许记载,难道刚才的异象和他有关?”

    “不错。”

    水月仙门掌教眯起眼,想了想,组织语言道,“很多人都猜测,白于玉突然消失不见,是否飞升而去,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白于玉确实是元神飞升,而且飞升之地是在我们水月仙门之中。”

    “还有这样的事儿?”

    谷雨表示惊讶,因为就是白于玉留下的道统传人,似乎都不明白这一段秘密。

    “白于玉和那一代我们水月仙门的四代掌教关系很好。”

    水月仙门掌教娓娓道来,声声如玉,道,“白于玉最后能够得道,四代掌教发挥的作用不小,曾让给他一件大有来历的神物。”

    “白于玉因此很感谢四代掌教,不但是将水月仙门选为飞升之地,让四代掌教有机会一窥破碎之秘,而且还留下了一道意念,附在宝物上,若是有缘之人,能够得到,会有很大的好处。”

    谷雨听到现在,算是明白其中的经过,不过她还是有一个疑问,于是开口问道,“师尊,我们开派祖师同样是元神真人,留下诸多的传承和宝物,我怎么看师尊您对白于玉所留格外注意?”

    “白于玉不是元神真人这么简单。”

    水月仙门掌教用白皙如玉的手掌摩挲着拂尘柄上的花纹,话语中的内容却是非常惊人,道,“从四代掌教留下的记录来看,白于玉很可能是神人大能转世,他在飞升之时,已经近乎仙人层次了。”

    “这,”

    谷雨清丽如莲花的气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道,“以仙人之姿飞升?”

    水月仙门掌教回想着门中的记载,道,“那一日,白于玉大笑三声,身子化为拇指大小,翩然跨蝉背上,振翼而飞,杳入云中,飞升离开。”

    “整个东荒都出现种种青蝉之影,万万千千,非常壮观。”

    “时人还以为是天兆,不少修士都出动了。”

    “可惜,他们都不知道是白于玉飞升引动的异象啊。”

    谷雨听在耳中,都能够想象到当初白于玉的风采。

    这样的人物留下的机缘,可惜和自己无缘。

    想到这,她不由得扭头向外看去,似乎要洞穿空间,看到门中藏经之地,那个陈岩,运气真是好的让人羡慕啊。

    石室中。

    烟霞氤氲,蝉翼轻震。

    稀稀疏疏的明光四下流转,时聚时散,仔细一看,居然是玄妙文字。

    万万千千,汇聚在一起,化为古朴的经文。

    陈岩睁开眼,用手一招,画卷倏尔缩小,到了他的掌中。

    与此同时,场中的异象消散,不见了踪影。

    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香气升腾,如传说中的神仙之香。

    “白于玉,”

    陈岩已经知道画卷中人影的名字,白于玉,生而神明,破界飞升。

    纵然他自己自视再高,对这样的人物,也不得不生出一种羡慕。

    当然,陈岩心智坚韧,很快就将这负面情绪斩杀,开始思考起来。

    不管怎么讲,自己算是得到了大机缘,以前自己想出的计划或许还得碰运气,现在有了白于玉留下的跨蝉飞升图,就十拿九稳了。

    除此之外,跨蝉飞升图中留下的诸般消息,浩瀚如海,让人眼界大开。

    可以说,这样的积累,恐怕能够顶得上一个传承古老的宗门。

    “走。”

    陈岩最后看了一眼壁橱上的经文,大袖一摆,走出石室。

    “陈道友,”

    谷雨已经在外面等候,她一身月白纱裙,眉目如画,看到来人,精致的玉容上露出笑容。

    一时之间,如冬日花开,明**人。

    “祝贺道友得到白于玉前辈的遗宝,未来前途光明,元神有望。”

    陈岩知道这么大的动静肯定逃不过水月仙门的耳目,于是温和一笑,道,“要不是来水月仙门,我也没有机会得到如此机缘,还要多谢谷道友了。”

    谷雨听出对方有承人情的想法,面上的笑容更盛,道,“白于玉前辈的传承,我可是眼红许久了,可是比不上道友福缘深厚啊。”

    顿了顿,她继续道,“掌教恩师总是说神物有主,有缘者得之,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能勉强。”

    “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陈岩一听,彻底放下心来。

    刚才走出石室之时,他也想过,自己得到白于玉的遗宝,水月仙门会不会动歪心思?

    毕竟此宝关系甚大,直指元神大道,可遇不可求。

    更何况自己是孤身一人,在对方山门中,真要是翻脸,恐怕会是一场苦斗。

    现在听谷雨的话音,水月仙门行事磊落的多。

    他们直接承认,自己得到遗宝是有缘之人。

    当然,自己刚才许出的人情,也很重要。

    简单的几句话,余韵绵长。

    两人都各有默契,各有所得,谈笑之间,气氛越发轻松下来。

    走出玉璧后,谷雨开口道,“陈道友,不知道你接下来是如何安排,是休息几日,还是准备借用宗门的千月玉蟾宝鼎?”

    陈岩停住步子,问道,“千月玉蟾宝鼎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妥当了。”

    谷雨扶了扶被风吹偏的发髻,用清脆好听的声音说道,“陈道友要用的话,随时可以使用。”

    “那就不用休息了。”

    陈岩剑眉一轩,斩钉截铁地道,“正好见识一下贵宗千月玉蟾宝鼎的威能。”

    “那么道友请跟我来。”

    谷雨玉足一点,翩然起身,轻盈若大蝴蝶。

    ps:推荐票免费的,大家记得投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