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人情难还不需借 各有思量待风雷
    十日后。

    月从西来,垂光在树。

    枝叶扶苏之间,稀疏若霜雪,一望皓白。

    晶莹,剔透,沁玉。

    冷冷清清,清幽有致。

    正在此时,倏尔玄音大作,来自天外,妙音生香。

    下一刻,

    一道璀璨的光华自宝鼎中射出,瑞彩香云,霞光托举,然后如画卷一样,徐徐打开。

    浩瀚星河。

    不知源头,幻生幻灭。

    千变万化,包罗万象,纵横古今,弥漫天地。

    轰隆隆,

    星光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展,将地面氤氲出天青之色,光泽鲜妍。

    谷雨微微仰起头,美眸中倒映着星光,感应着无所不在的力量,不停变化,难以捉摸,赞叹道,“天生异象,至宝出世。”

    金长老没有说话,看在眼中。

    哗啦啦,

    少顷,漫天的星光一收,化为大星,六角生芒,九窍共振。

    陈岩念头一起,大星悬于身后,容貌俊秀,星曜其衣,宛若星神在世。

    谷雨上前,敛衽行礼,用清脆的声音,道,“恭喜道友,贺喜道友,得此至宝,大道有期。”

    陈岩亲手炼制了一件至宝后,身上的气息越发晦涩艰深,还礼答道,“炼宝之时,考虑不周,未曾想到还有元神真人意志存留,倒是惊扰各位了。”

    “正好见识一下元神真人的风采。”

    谷雨笑了笑,没有多说。

    这个时候,天穹蓦然裂开,自上面垂下一座虹桥,金镶玉,玉有神,神含韵,叮当作响,似幻是真,一直铺到两人的脚下。

    声音随之响起,吐字清晰,如风吹露珠,在荷叶上滚动,道,“陈道友,请来殿中一叙。”

    “敢不从命。”

    陈岩一下子就听出是水月仙门掌教的声音,大袖一展,从容上了虹桥。

    不多时,陈岩就看到了这位执水月仙门真正的主人。

    只见她一身宫裙,容颜精致,端坐在云榻上,眉心晶莹一点,如同新月初生,整个人晶莹无垢,宝净无尘。

    除此之外,她的身上还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气息,应该是镇宗法宝的力量。

    陈岩没有多看,整理了下衣冠,稽首行礼,道,“中土修士陈岩,见过掌教。”

    “陈道友远来是客,不必客气。”

    清无月抬手还礼,语气温和,道,“请入座。”

    待道童奉上灵茶后,清无月用纤纤玉手握住精致的茶盅,道,“陈道友到敝宗已多日,只是我无法分身,一直拖到现在才见面,真是怠慢了。”

    陈岩刚抿了一口茶水,听到这,顿时放下,朗声道,“掌教真是太客气了,最近总是麻烦谷道友忙上忙下,我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啊。”

    “陈道友帮小徒顺利拿到乾坤问道图,对她以后发展大有裨益。”

    清无月提到乾坤问道图,青若翠羽般的细眉展开,看得出心情愉悦,道,“她尽一尽地主之谊,也是应该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其乐融融。

    没有利益冲突,有意走近,就是这么简单。

    待道童再次拎起水壶续水之时,清无月看着茶盅中青碧如黛的茶色,若雨后的青苔,活泼泼有光泽,她提起另一个话题,道,“不知道陈道友接下来是如何打算,是准备在敝宗多停留几日,还是有其他想法?”

    陈岩早有打算,直接答道,“我准备在贵宗停留三四日,就前往青蝉台一趟,要看一看白于玉前辈留下的道统。”

    “这样,”

    听到青蝉台,水无月垂下眼睑,挡住美眸中的异色,平静地道,“此去青蝉台,道路险阻,只是以陈岩的修为,肯定如履平地。”

    顿了顿,她继续道,“只是妖主现在守在外面,看样子不见道友誓不罢休,不好对付啊。”

    她看着眼前丰神俊朗的少年,提议道,“陈道友,妖主横行无忌,堵人山门,更是无法无天,要是道友愿意,水月仙门愿意和道友联手,共同对敌。”

    以水月仙门的势力,真要是出手的话,肯定大不相同。

    不过陈岩不想欠下这个人情,这个可不好还,于是沉吟一下,开口道,“妖主之事,本来就是由我招惹来的,再麻烦贵宗,我心不安。待三四日后,我自会亲自会一会她。”

    水无月听出对方的拒绝之意,不再勉强,道,“既然如此,那么宗门中还有几卷关于妖主的玉简,待会让谷雨寻出,给道友送去。”

    “那多谢水掌教了。”

    陈岩点点头,表示谢意,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任何时候都不可疏忽大意。

    又说了几句,他告辞离开。

    殿中。

    檀香袅袅。

    茶盅中的茶色沉淀出黛翠,深不见底。

    水无月一个人,细细地喝完茶盅中的灵茶,开口道,“怎么样?”

    “高深莫测。”

    不男不女中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气机纯正,法力雄浑,有至宝护身,你没有打他身上宝图的主意,算是明智。”

    “是啊,很可怕的一个少年。”

    水无月用手扶着眉心,道,“以往见到雨儿,我就觉得她已经资质惊人,福缘深厚,以后可以接过我的衣钵,将宗门发扬光大。”

    “现在再见到陈岩,才知道,一山总比一山高,人外有人啊。”

    “中土神州,真的是如同典籍上记载的一样,气运所钟,人杰地灵不成?随便来一个人就能够比我们宗门几百年一出的雨儿还要厉害的多。”

    “这样的人物,即使是在中土,肯定也是不同凡响。”

    中性的声音这一句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道,“能够被白于玉看重之人,怎么可能是泯然众人之辈?”

    “白于玉,”

    水无月叹息一声,道,“可惜有人就是利令智昏,看不清楚,奈何,奈何啊。”

    “有其因,得其果。”

    中性的声音变得异常冷漠,道,“宗门大了,就像是根繁叶茂的大树,总会有枯枝败叶,也会滋生虫子!你不需要感慨,更不需要可惜,要做的是灭虫,砍枯枝。”

    “嗯。”

    水无月真正的下了决心,玉颜上杀机森然,道,“那就趁着这个机会,犁一犁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