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仗剑杀上门
    中天上。

    有宫翼然。

    翩翩似鹤状,霜羽纤足。

    里面松竹参差,青水可人,石云皆有幽色。

    元自修坐在泉边,双鬓微霜,目光沉静。

    他的对面,是东荒魏崖子,头戴金冠,身披龙虎仙衣,一举一动,威严肃穆。

    两人中间是悬天宝鉴,花纹细密,流光溢彩,照出下面的景象。

    “白于玉留下的宝图,”

    元自修眸子中闪烁光华,声音平稳,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道,“想不到水月仙门有这样的重宝,更想不到的是最后落到一个外域人手中。”

    魏崖子用手捋着身前三尺长髯,修长的手掌光洁如玉,没有半点的瑕疵,如同掌握众神的力量,点头道,“从卓不凡传来的消息看,此图关系到白于玉元神飞升之妙,价值连城。”

    元自修轻轻一笑,嘴角上扬,道,“要不是有凝练元神的玄妙,恐怕卓不凡也不会这么上蹿下跳,联合同道。据我所知,水无月可是默许了陈岩得到宝图,卓不凡是不甘心啊。”

    “不甘心才好。”

    魏崖子天门上浮现出条条金光,如璎珞珠帘般垂下,交相碰撞,叮当作响,道,“要不是他主动通风报信,我们怎么会知道还有这样的宝物?”

    元自修将目光投向悬天宝鉴,看着上面的大星,道,“陈岩可能还不知情,他和妖主大战一场,风光无限,却要盛极而衰,给我们可乘之机。”

    “准备动手吧。”

    魏崖子啪的一下一甩云袖,宛若雷霆,风云跟随,道,“他现在正是虚弱之时,怪不得我们了。”

    正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两人蓦地觉得心中一寒,同时抬起头。

    就见一道冷光自虚空裂开,纯白如霜,宛若眸子,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冷漠,无情,深不见底。

    萧杀之意横空而来,如九幽之风,令人战栗不安。

    “是陈岩?”

    两人立刻反应过来,没想到会被对方发现,还被打上门来。

    “两位若还不退去,休怪我法剑无情!”

    陈岩的声音自银眸中传出,字字如玉,带有冷冽杀意。

    “休要虚张声势。”

    魏崖子非常不屑,昂首道,“难道你手中的至宝还能发挥出威能不成?”

    “看来你们两人是自寻死路。”

    银眸一转,霜白之光由浓转淡,瞬间隐去,道,“那就休怪本座下手无情了。”

    “本上人难道是吓大的?”

    魏崖子正了正头上的金冠,寒声道,“只凭你这句话,今天就让你殒命于此。”

    “嗯。”

    元自修同样脸色不好看,他张了张口,刚要说话。

    下一刻,

    一道惊天的剑气倏尔从大哉九真天玄宫中飞出,长有千丈,冷若霜河,浩浩荡荡而来,弥天极地。

    剑光似缓实疾,曳起银光胜雪,拖在尾上,发出尖锐的声音。

    音有十二转,一转则杀人!

    轰隆隆,

    说时迟,那是快,剑光瞬间而至,一下子斩在天门的天鹤云岚宫上,顿时爆发出璀璨的银光金辉,团团爆炸,如同烟花。

    漩涡,黑洞,虚无,爆炸声越来越大,惊天动地。

    两人感应到大殿的震动,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怒声道,“好一个陈岩,他居然敢如此!”

    只是陈岩比两人想象的还要果决,只见漫天的剑光往下一落,拢起如日月,陈岩踱步而出,一手持宝图,一手提无形剑,目光锐利,浑身上下洋溢着杀机。

    “咄。”

    陈岩举手一晃,念动咒语。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自精致的宝灯中冒出,一化二,二生四,四成八,八演化千千百百。

    这一刻,火海降临,焚天灭地。

    即使是宫殿的禁制法阵,也挡不住火焰的霸道,很快就被熔炼成虚无,化为灯焰的力量。

    陈岩振衣提剑,从容不迫地进入飞宫,来到气急败坏的两人跟前,道,“今天你们两人就葬身于此吧。”

    “陈岩,你真是口气不小。”

    魏崖子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愤怒,身子都在发抖,道,“本上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狂傲不驯没有自知之明之人。”

    元自修没有说话,但自身上传来的杀机来看,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

    陈岩才不跟两人废话,念头一转,纵起剑光,化为千千万万,瞬间杀到。

    仔细看去,剑光之中,有日月星辰,有山河大地,有雷霆风雨,有血光佛意,有世间百态,等等等等,光怪陆离,包罗万象。

    斩出的刹那,碰撞之间,再生变化,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时空流转,变化万千。

    只这一剑,就是登峰造极,极尽复杂之变化。

    元自修和魏崖子两人见此剑光,都是一惊。

    实际上,两人对陈岩了解不多。

    很多消息都是自卓不凡处得知,再加上观看刚才陈岩和妖主斗法,真的是雾里看花。

    真正动手了,才明白对方的可怕。

    一剑横空杀到,竟然让他们有一种避无可避躲无可躲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非常难受。

    来不及多想,两人立刻应对。

    魏崖子身上宝衣激荡,风云相合,龙游八极,汪洋如海,层层叠叠的龙气向上,护住周身。

    法宝,八极游龙风云天衣。

    他最为信任的防御法宝,曾经多次帮助他渡过劫难。

    元自修则是屈指一弹,一点明光自指尖飞出,轻轻一折,化为贝叶金扇,流光溢彩,简直不俗。

    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上垂下,一直到地面,不断生灭。

    祥光自照,厄运不近。

    两人面对剑光,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守势,都是祭出法宝,防御自身。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陈岩斩出的这一剑,是如何的出神入化,登峰造极,让两个上人都百分百打起精神来防御。

    轰隆隆,

    剑光不分先后,同时斩杀到两人的身上,气机碰撞之下,发出撕裂的声音。

    星星点点的光芒****,打在地上,溅起一个又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陈岩早有准备,踏前一步,身上的法衣猎猎生风,他修长如玉的手掌探出,凌空一抓。

    ps:1、月底了,大家看一看,还有没有月票在兜里,不要浪费了。

    2、网页改版了,在右上角有个评分,喜欢本书的书友,可以打一下分。

    3、最近推荐票有点少,这个是免费的,大家多动动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