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六十五章 玄音元气两相合 葫芦刀光断魂魄
    ps: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陈岩振衣出手,仰天长啸。

    声音似猿啼,像鹤唳,如龙吟,是凤鸣。

    初始之时,细若游丝。

    转瞬之后,声音拔高,节节向上,千变万化,震动四方。

    无形的气机重重叠叠,自四面八方涌来,随着声音的波动,向中央挤压,凝固空间。

    魏崖子和元自修只觉得身子一重,周围的气机凝若金刚,难以动弹。

    与此同时,白皙如玉的手掌自上而下按下。

    仔细看去,平滑如玉,骨节有神。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涵盖四方,囊括八荒。

    轰隆隆,

    大手尚未落下,就有一种统御诸天元气,号令天下的霸道意志降临。

    “怎么回事?”

    魏崖子和元自修两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目中的惊骇之色,这从天而降的大手似乎有无穷的魔力,居然让他们体内的法力躁动,如沸水般汩汩响个不停。

    更令两人难受的是,他们本来想压住体内不听话的法力,可是又有玄音贯耳,时高时低,时长时短,时迅疾时缓慢,让他们难以动作。

    狼狈不堪,灰头土脸。

    他们自得道晋升上人一来,第一次如此狼狈!

    陈岩目光锐利,法衣飘飘,身姿轻盈,若清光下的鹤舞。

    刚才的一击,看似是简单,实际上已经是全力以赴。

    他本来就在音律上非常有造诣,在水月仙门天音岛上更进一步,口出天音,荡人心魄,无所不能。

    而他的大手抓下,则是运转神通,以元气大法王的力量,搅乱两人的气机。

    两种手段,相辅相成,从而爆发出恐怖的威能。

    哗啦啦,

    大手落下,屈指一弹,上面缠绕着火星,缤分五彩,赤青黄黑白,倏尔一闪,就落到两人的身上。

    轰隆隆,

    火星沾上两人的气机,简直就好像浇了油一样,噗嗤一下子窜起半人高的火苗,熊熊燃烧。

    “啊,”

    “啊,啊,”

    魏崖子和元自修立刻惨叫起来,五色五行五方灵焰连护体宝光都无法抵挡,直接燃烧法力,燃烧血肉,燃烧神气,无孔不入。

    “杀。”

    陈岩见两人中招,趁着这个机会,无形剑再起,倏尔一折,扯出薄薄若蝉翼般的剑光,左右交织,如同蛟龙剪,分击而下。

    噗嗤,噗嗤,

    两人身上的护体宝光在剑光下粉碎,差一点就伤到根本。

    “走。”

    两人当机立断,舍弃了飞宫,勉强压下身上燃烧的火焰,各自驾驭遁光,向外逃去。

    “恨啊,”

    他们真是见识了陈岩的可怕,法力滔天,神通玄妙,让人防不胜防,不由得心中懊悔。

    本来还以为要捏一下软柿子,没想到一下子遇到了凶猛的下山虎,糟糕透顶。

    陈岩可不会放他们离开,妖主有至宝祖庭护佑,只能让她舍弃百妖天煞旗,可这两个人就得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杀。”

    陈岩目光一凝,周身灵窍震荡,自里面升起云霞之气,托举一个不大不小的葫芦,有一道白光横在葫芦口上,有眉有眼。

    哗啦,

    白光斩出,笔直一线,自两人中间闪过。

    下一刻,

    风一吹,刚刚的两位上人已经在风中化为齑粉,半点不剩。

    “呼,”

    陈岩吐出一口浊气,收回飞刀,他抓起两人留下的袖囊,然后身子一纵,回到自己的大哉九真玄天宫。

    轰隆隆,

    大星一震,杳然上了中天,很快消失不见。

    时候不大,两道宏大的气机降临。

    烟霞散开,层层若鱼鳞,水月仙门的太上长老卓不凡率先走出,他看到破损的飞宫,就是一愣。

    “怎么回事?”

    另一个人是位宫裙女子,长眉如剑,有一股子巾帼不让须眉的锐利,她打量了一下周围,眉头皱起,道,“有打斗的痕迹。”

    “嗯。”

    卓不凡沉着脸,展袖往里走。

    一路之上,看到断壁残垣,枝叶横飞,尚右森森然的杀机沉淀下来,在水光之中,冷冽透骨。

    叮当,叮当,叮当,

    似乎感应到陌生的气机,剑音四起,纵横往来。

    咔嚓,

    宫裙女子玉手一捏,将自水中乍起的一道杀机捏成齑粉,然后一抖手,打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她有了判断,道,“刚刚这里有一场斗法,魏道友和元道友跟别人动手了。”

    卓不凡来回踱步,沉吟一下,道,“是有两位道友的残留气机,只是谁和他们动手的?对方只有一个人,难道不但可以闯入飞宫,还将两位道友杀得落荒而逃不成?”

    “是只有一个人。”

    宫裙女子美眸中泛着奇异的色彩,似乎在查看飞宫中的所有气机,好一会,才道,“晦涩艰深,统御万物,非常陌生,我真想不到我们东荒哪一位上人会有这样的气机。”

    卓不凡豁然抬头,开口道,“会不会是陈岩?”

    “陈岩,”

    宫裙女子琢磨了一下,道,“他的气机倒是完全陌生,只是他刚和妖主一场大战,肯定是元气未恢复,难道就可以一个人将两位道友赶走不成?”

    “按道理讲,是不可能。”

    卓不凡心中升起一股烦躁之情,走来走去,道,“可是两位道友在此,还会遇到谁?”

    “真要是陈岩的话,那他真的太可怕了。”

    宫裙女子敛容而立,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道,“先将妖主赶走,然后还打的魏道友和元道友生死不知下落不明,匪夷所思到极点。”

    顿了顿,她继续道,“如果猜测是真,我们也得放弃计划,这样的恐怖人物,我可不愿意招惹。”

    “一切都是猜测,不要自己吓自己。”

    卓不凡同样心中有点打鼓,可是想到宗门中关于白于玉遗宝的消息,他的不甘心马上涌出来,占据上风,他想了想,道,“我们有两件事要做,一来是寻找两位道友,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上人,不可能这么陨落。二来是寻找陈岩的踪迹,他刚和妖主大战一场,正是虚弱时候,不能让他躲起来恢复。”

    宫裙女子也不想放弃,提出一个建议道,“我们不能太莽撞,要继续联合别的道友。”

    “好吧。”

    卓不凡虽然不愿意让太多的人分享,但现在只有他们两人还是太过势单力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