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玄宫中念中土 青蝉台上听蝉音
    天玄宫中。

    山雨后。

    花明转阴,隔竹沾衣。

    稀稀疏疏,光晕红叶;萧萧索索,石燕拂秋。

    有澄水,有烟光,有日斜,有垂松。

    光暗交映,黑白织画。

    胖乎乎的大娃娃欢快地跑来跑去,清脆的笑声,传出很远。

    小东西的后面,还追着七八只玲珑玉象,甩着小鼻子,呦呦叫个不停。

    陈岩笑了笑,收回目光。

    他伸开手,上面有两个袖囊,清气隐隐,烟霞缭绕,俱是上品。

    上人层次的人物使用的袖囊,当然不能是凡品。

    陈岩打开看了看,寻到了几样炼制尸解法器所需的材料。

    至于其他的丹药,法器,经书,等等等等,聊胜于无。

    于是陈岩没有半点犹豫,选出自己所需的材料后,屈指一弹,袖囊飞入元气雷池中。

    轰隆,

    元气雷池一震,生出层层叠叠的雷光,如蚕丝般包裹住袖囊,扯入池底,吞噬融合。

    汩汩汩,

    不多时,就有一个接一个的泡泡冒出,或大或小,五颜六色,幻灭不定。

    陈岩以万魔灾星为底子,噬融合了大哉乾元化星图,然后再加入自己的统御诸般元气之妙,跨蝉飞升之妙,等等等等,从而成就天下罕见的大哉九真天玄宫。

    这件至宝最大的特点就是吞噬万物而不断完善成长,似乎是没有极限一样。

    哗啦,

    陈岩一展云袖,站起身来,踱步到窗前。

    看着外面日暮天盖,潮去沙出,白鸥浮水,旧时光明。

    清清亮亮的光芒透过玉质玻璃,照在身上,宛若披了一件霞衣。

    到现在为止,自己已经是周天灵窍圆满,稳稳当当踏过法身第二个层次,只等尸解法器一成,就可以精气神合一,冲击元神大道。

    正因为这样,在完成白于玉的交代后,就可以离开东荒,回中土了。

    要知道,中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收尾呢。

    “青蝉台。”

    陈岩喃喃一句,天玄宫倏尔一震,径直向东北方向飞去。

    青蝉台。

    岩如虎踞,云似龙盘。

    新树横分江水,月明自落丘后。

    成千上百的宝树林立,环抱粗细,枝枝丫丫,上面生有青纹,翩翩若翅,乍一看,如同一只只的青蝉倒悬在上面。

    风一吹,青纹叠起,若千百青蝉振翼,发出各种玄妙的声音。

    凡是来过青蝉台的人都知道,此树乃是青蝉门开派祖师亲手所种,不开花,不结果,只有蝉鸣。

    听在耳中,静在心里,调和元气,镇压心魔。

    青蝉台上听蝉鸣,不见心魔道自行,大名鼎鼎,四下都有传闻。

    平常时候,不少别的宗门的修士或者散修,都会出大价钱来此千蝉林静坐。

    只是这几日,却是出奇的寂静,不见人影,给人一种萧索的印象。

    赵有斌身一身青衣罩身,沿着台阶,一步步往上走。

    不多时,他来到峰顶。

    入目的是一片碧绿如玉的小池,不起任何的波澜,一个双鬓微霜的中年人坐在池前,面容消瘦,却又给人一种极为洒脱的感觉。

    “师尊。”

    赵有斌紧走几步,上前行礼。

    青蝉子见此,摆摆手,朗声道,“起来吧,其他人都安排好了?”

    “都按照师尊的要求安排好了。”

    赵有斌说完,抬起头,忍不住又开口道,“师尊,为何你不跟我们一起离开?”

    “青蝉台是你祖师当年开宗立派之地,留下不少的东西。”

    青蝉子笑容有点回忆,有点高兴,有点轻松,道,“从第二代掌门开始,每一任掌门都是要改名为青蝉子,要传承道统,发扬光大。为师虽然不才,也不能让这三个字成为笑话。”

    “那弟子也留下来陪师尊。”

    赵有斌深吸一口气,语气坚决。

    “胡闹。”

    青蝉子呵斥,声音严厉,道,“你留下来,那谁来传承我们青蝉门道统,谁来照顾门下的弟子们?”

    “师尊。”

    赵有斌却是下了决心,说什么不走,道,“三师弟天资聪颖,胜我十倍,有他在,道统无忧。弟子愚钝,唯有待在这里,和师尊一起,才能够报答师尊恩情之万一。”

    青蝉子怎么赶都赶不走,到最后索性也不再敢,只是指了指他,叹息一声,道,“痴儿啊。”

    “弟子无怨无悔。”

    赵有斌行了一礼,起身立在青蝉子身后。

    两人,一师一徒。

    看着自树梢上漏下的光线,俱是不说话,在沉闷等待。

    时候不大,

    天穹倏尔一开,自阙口处射出千百的黑光,交织成王座,一个妖王居于其上,青玉法衣,俊美白皙,身后开合二翅,横于天穹之上,真的是遮天蔽日。

    王座之后,是密密麻麻的妖兵妖将,各自手持法器,排列阵势,雄赳赳气昂昂。

    轰隆隆,

    妖族大军一到,整个青蝉台上都弥漫了一层妖云,深不见底色,里面霹雳雷电,煞气滚滚。

    这个时候,妖王自王座上起身,背负双手,目光幽幽,看向青蝉子,声音冷冽,开口道,“青蝉子,本王乃是青蝉得道,和当年的青蝉圣王有一点香火情,才大度地放你们离开,让你们另找立宗之地。看现在的样子,你是不领情了?”

    声音一落,他身后的妖兵妖将立刻鼓噪不停,半空中的妖云煞气如同活过来一般,凝结成怒龙状,张牙舞爪。

    乍一看,有灭世之威。

    赵有斌挺身而出,用愤愤不平的语气指责道,“薄青蝉,你既然知道有此香火情,为何还来抢夺我们青蝉门的基业?”

    “小辈容不得你插口。”

    妖王先训斥了赵有斌一句,然后转向青蝉子,冷声道,“自从二代掌教后,你们青蝉门一代不如一代,到现在,居然的掌门居然是勉强以丹药晋升的上人,真真是平白给青蝉圣王丢人。”

    “本王夺此青蝉台,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群不肖弟子,青蝉台落在本王手中,才可以将之发扬光大。”

    青蝉子听完妖王的话,沉默许久,好一会,他才抬起头,苦笑一声,道,“不肖弟子确实让祖师蒙羞了,惭愧,惭愧啊。”

    顿了顿,青蝉子抬起头,目光变得坚定,一字一顿地道,“不过老朽身为这一代青蝉门掌教,无论如何是不能让出青蝉台的,不然的话,我就是九死也无颜见祖师和列外掌教。薄道友要抢夺,只能以死相拼!”

    “不识时务。”

    薄青蝉的脸色一点点沉下脸,目中的杀机越来越浓,到最后,几乎化为实质,和天上的妖云应和,搅动风云雷霆。

    暴戾,杀戮。

    一言不和,就会杀人。

    这就是妖王!

    青蝉子叹息一声,闭上眼,拿出青蝉门的掌门大印,握在手中,到如此地步,也只能开启祖师留下的禁制,和妖族们同归于尽了。

    正在此时,有仙乐自远方传来。

    ps:还有不到两天,十月就结束了,求下订阅,月票,推荐票。还有就是新版右上角的评分,有空的书友可以登录电脑点个五星,是免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