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六十七张 来此风姿俊秀 挥手云淡风轻
    ps:今天才发现,前面不少章节应该是五百写成四百了,真是无地自容啊。下周等责编上班后,会改过来的。

    声自东来。

    缤分八彩,妙音生香。

    倏尔日光烨烨璀璨,弥天极地,荡平妖云。

    于是天光照下,山意林色,云朗风清,木石森丽,风景如画。

    刚才的杀戮压抑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晴空纤云,金花坠落。

    “咦?”

    薄青蝉抬起头,眉头一挑。

    青蝉子和赵有斌两个存了死志的师徒,也将目光投过去,面上满是诧异。

    这个时候,又有谁人能来?

    轰隆隆,

    不到三个呼吸,只听水音澎湃,波光粼粼,然后一道天河横跨而来,浩浩荡荡,幽幽深深,不见源头。

    天河之中,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雨,包罗万象。

    一个少年人脚踏浪头,头戴星冠,身披日月仙衣,风姿俊秀,徐徐而来。

    他居高临下,先看了一眼妖王,然后将目光落在青蝉子身上,字字如玉,开口道,“看阁下身上青气流转,蝉翼纷叠,有八鸣之音,是修炼的《云蝉十二诀》,可是青蝉门之人?”

    青蝉子面露惊讶之色,对面之人一眼就能看出自己身上的气机,并报出所修炼功诀,真是匪夷所思。

    他压下心中的惊讶,稽首行礼道,“在下青蝉子,愧为这一代青蝉门掌教,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

    “原来是青蝉子掌教。”

    陈岩回了一礼,面露笑容,道,“在下陈岩,受人所托,来拜访一下掌教。”

    “原来是贵客上门。”

    青蝉子面容一整,然后看了看左右,不由得苦笑一声,“可惜现在没招待陈道友了。”

    “嗯。”

    陈岩点点头,目光从周围妖族身上扫过,冷漠而又深邃,开口道,“是不能让他们打搅了。”

    声音不大,但自有威压。

    有一种君临天下,口含天宪的霸道。

    青蝉子听了,就是一愣,这口气很大啊。

    他可是深知眼前的薄青蝉的厉害,此妖王是天生异种青蝉得道,一对天翼展开,遮蔽日月,搅动风云,最是霸道不过。

    一般的上人根本不是对手。

    正是如此,青蝉门才在对方逼上门时,不得不遣散弟子。

    可是诸般话语到了嘴边,却没法说出口。

    薄青蝉听得却是大怒,他神情阴森,上下打量了陈岩几眼,冷声道,“真是好大的口气,莫非你以为你是青瑾天主不成?”

    青瑾天主,东荒的真正大能之一,实际上已经是踏入金丹三重境界,法力排山倒海,隐为东荒之领袖。

    只有这样的人物,才可以对普通的上人不看在眼中。

    陈岩轻轻一笑,从容自如,道,“本座自然不是青瑾天主,不过要对方你一个妖王,还是不在话下。”

    顿了顿,他又看了薄青蝉一样,点点头,道,“异种青蝉,天生道体,正好本座在东荒还缺一个代步坐骑。”

    “什么?坐骑?”

    薄青蝉真的愤怒了,目中的杀意几乎能够洞穿虚空,他盯着陈岩,几乎要择人而噬的样子,道,“你今天必死无疑。”

    轰隆隆,

    话音一落,薄青蝉大喝一声,他背后的双翅完全展开,遮天蔽日,弥漫无尽,细细密密的流光在上面碰撞,流转,组合,凝成各种各样的花纹。

    双翼展开,一种无形的力量铺天盖地,涵盖六合八荒。

    无与伦比,山河变色。

    纵然是青蝉子和赵有斌两个已存死志的师徒见此,都是变了颜色,妖王愤怒一击,太过可怕!

    陈岩却是负手而立,脚下天河滚滚,平地生雷,轰隆一声,升腾到头顶千丈,层层向上。

    雷在上,水在下。

    雷水交映,相得益彰。

    轰隆隆,

    漫天雷霆炸响,将妖云打散,然后一只擎天大手探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似缓实疾,径直冲薄青蝉而去。

    大手捉日月,拿星辰,覆四海,涵山河,一路推进,任何的阻挡都化为齑粉。

    尚未落下,薄青蝉就感应到难以抵挡的压力。

    “怎么会?”

    薄青蝉先是大惊,然后是不敢相信,再最后是惊骇不已,他周围的空间凝固如钢铁,以他妖王之能力,居然辗转都困难。

    与此同时,大手上传来的气息越来越恐怖,而他周围的力量越来越重。

    “给我开。”

    薄青蝉原本脸上的愤怒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前所未有的凝重,他体内的妖力不顾一切地涌出,双翅之上,更多的篆文流转,一呼一吸,宛若生命。

    陈岩没有别的举动,就是继续抽取大哉九真天玄宫的威能,加持在自己的手掌上,重重落下。

    至宝之威能,不可想象。

    再以无上法力催动,一举一动,都有煌煌天威。

    不可匹敌,不可阻挡,不可承受。

    薄青蝉根本连挣扎的余力都没有,就被缓缓落下的大手擒拿,然后抓住之后,猛地一摇。

    咔嚓,

    薄青蝉哀鸣一声,身上光亮一次明灭,轰隆一下,显出本体。

    果然是异种青蝉,通体碧绿如玉,双翅晶莹,上雕细密纹理,如烟似云,卖相十足。

    乍一看,没有半点的妖气,反而像是神仙之瑞兽。

    “很好。”

    陈岩笑了笑,屈指一弹,有灵焰自指尖冒出,绚丽五彩,滴溜溜一转,化为镯子,套在青蝉的脖颈上。

    以五色五行五方灵焰拘灵,生死俱是在自己掌握中,万无一失。

    没想到自己来了一趟青蝉台,还收了这样一个坐骑。

    薄青蝉被捉,其他的妖兵妖将没了领头人,自然是做鸟兽散,纷纷逃走。

    不一会,刚才黑压压乌泱泱的大批大批的妖兵妖将就没了踪影。

    青蝉门所面临的灭门之灾,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青蝉子和赵有斌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整个过程,从陈岩抵达,到和薄青蝉出手,再到擒拿镇压妖王,最后所有的妖兵妖将逃走,整个过程不到一刻钟。

    原本的山门岌岌可危,现在突然就一片光明了?

    幸福来的太快,转变太过突然,令两人都懵了!

    还是青蝉子身为一宗之主,反应最快,马上上前,庄重行礼道,“陈道友此来,在下代表青蝉门上下,拜谢大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