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旧时见闻 坐忘玉璧
    ps:十月最后一天了,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

    山中。

    翠丛花色,白石森立。

    虬松生于石隙之间,老干屈枝,根叶苍秀,如龙如蛇。

    风一吹,若绿云覆盖,摇摇而动。

    赵有斌自拎着水壶,绕过屏风石,一眼就看到盘踞亭前的异种青蝉。

    浑身若青玉,霜翅遮身,晶莹剔透。

    天光一照,如同羊脂美玉的雕像一眼。

    他立刻打了个激灵。

    原因很简单,此妖王要灭绝青蝉门的滔天威势还历历在目,其霸道强大之处,真的很难和眼前这个精致到美丽的青蝉联系到一块。

    也正是这,赵有斌分为明白亭中正在和自己恩师交谈的少年人的厉害。

    超乎想象,匪夷所思!

    八角亭里。

    玉水一顷,光可鉴影。

    时而有水花冒出,音律自生,叮当而鸣。

    青蝉子听完陈岩的话,面上满是惊讶之色,好一会才开口道,“想不到祖师居然是在水月仙门飞升。”

    陈岩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已经知道,虽然青蝉子称呼白于玉为祖师,但青蝉门严格来讲并不算是白于玉留下的道统,而是当年他座下青蝉所立。

    不过白于玉和青蝉,可不是普通的主人和坐骑关系,两人同时得道,更像是道友。

    反正他只是偿还得到跨蝉飞升图的因果,其他的没有兴趣了解。

    “不管怎么讲,敝门上下都得感谢陈道友的大德。”

    青蝉子到底是一门之主,很快压下诸多念头,敛容庄重地道,“以后道友若有事,只需一封手信传来,青蝉门上下必定赴汤蹈火。”

    “青蝉子道友言重了。”

    陈岩摆摆手,风淡云轻,答道,“我得到白于玉前辈的遗宝,就要完成白于玉前辈的交代。”

    顿了顿,他从袖中取出一页金册,上面是青蝉似的篆文,密密麻麻,打开之后,若蝉翼轻振,发出玄妙天音,道,“这是我自飞升图中得到的贵门传承总纲,现在交给道友。”

    “是二代掌门提过的天蝉总纲。”

    青蝉子几乎是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金册,他用手摩挲着凸起的花纹,喜形于色。

    青蝉门只所以日渐式微,到如今只剩下一个他上人,很大的原因就是宗门丢失了此总纲。

    没有总纲指引,宗门中不少的神通法门根本无法修炼到圆满境界。

    不知道多少次,他在梦中梦到自己寻到失落总纲,从而带领宗门强势崛起。

    没想到,今天梦要成真!

    就连赵有斌听到声响,都不顾失礼地奔入亭中,痴痴地看着金册,眉宇间满是兴奋之色。

    “总纲啊。”

    赵有斌听到自金册中传出的玄妙蝉音,自身的真气活泼泼的,在丹田中凝成一个玲珑玉蝉,拇指大小,背生六翼,与之应和。

    陈岩看着失态的师徒两人,若有所思。

    在他看来,以当年白于玉和青蝉的神通广大,要是给青蝉门留下护宗至宝,或者布置护宗大阵,当可以气运绵长,安稳如山,哪里会让一个妖王就欺上门不得不遣散门徒?

    而两位真正的大人物没有这么做,要么当年留下青蝉门道统只是缘来兴到,以后就漠不关心,任其自生自灭,要么就是有其他的考量。

    当然,等许多年后,陈岩亲自见到白于玉和青蝉之后,询问此事,才知道自己是多想了。

    其缘由,让人哭笑不得。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青蝉子这个时候,终于翻阅完金册,郑重小心地收入袖中,然后看向陈岩,再次拜谢道,“陈道友大恩,敝门上下没齿难忘。”

    “本就是贵门之物,我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陈岩没有任何携恩求报的意思,以他现在的修为境界,以青蝉门的实力也未必能够帮上什么忙。

    青蝉子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吩咐弟子赵有斌续上茶水,嗅着淡淡的茶香,开口道,“当年祖师曾经留下坐忘玉璧,有天地难测之妙。”

    “薄青蝉对敝门虎视眈眈多加逼迫,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此宝。”

    “要是陈道友无事,可在宗内多盘桓几日,以道友之天资,或许能够在坐忘玉璧之前有所收获。”

    “哦。”

    陈岩听完坐忘玉璧的来历,不由得坐直身子。

    据对方讲述,白于玉和青蝉两人在玉璧之下闭关百日,出关之时,香气馥馥,云霞龙翔,异象宏大。

    从那之后,两人就离开宗门,不知去向。

    这样来讲,很有可能两人就是在玉璧前悟道。

    想到这,陈岩不由得怦然心动。

    要知道,听谷雨讲,白于玉很有可能是神人降世。

    他飞升之时,已经近乎仙人之体,拥有无量伟力。

    这样的人物悟道所在,肯定有道韵气机遗留,参悟之后,对自己大有裨益。

    风吹过。

    眼前宝树林立,合抱交盖,郁郁青青。

    枝叶摇摆之间,传出种种蝉音,清脆悦耳,自成妙律。

    听在耳中,沉在心灵,心魔不起。

    只是随时栽种的树木,就有这样的灵异,坐忘玉璧作为其悟道化神之地,其中的玄妙,可想而知啊。

    青蝉子见陈岩眉宇间有兴趣盎然之色,立刻放下茶盏,起身道,“陈道友,请随我来,一起去看一下祖师留下的玉璧。”

    陈岩同时起身,面上带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请。”

    青蝉子哈哈大笑,挥袖出亭,走在前面引路。

    实际上,陈岩能够答应下来,他是真的高兴。

    不得不讲,陈岩此来,先是收服薄青蝉,免去青蝉门灭门之灾,然后又送上总纲,让青蝉门看到了恢复往日荣光的希望,但与此同时,青蝉门上下欠下此人的恩情也太大了。

    欠人情,就得尽早还。

    因为人情,总是越滚越大。

    随着对方境界修为的提升,以后因果纠缠,说不定整个青蝉门都得搭进去。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想来想去,青蝉子想到了宗门中最为神秘,却从来没有人参悟透的坐忘玉璧。

    虽然自二代掌门起,门中有无形规则,非青蝉门弟子,不得前往坐忘玉璧。

    可是陈岩毕竟不同,他可是得到白于玉和青蝉两人遗宝之人,前去观看玉璧,不算违背门中的规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