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玉璧照影鉴过往 坐忘未来音一声
    ps:十月要结束了。

    山路上。

    霜石胜雪,溪水凝黛。

    青松紫蕊横生左右,映荫秋色。

    香风徐徐,满地芝兰。

    还有猿猴麋鹿出没,不怕生人。

    陈岩暗自点头,此青蝉门倒是灵机丰盈,是少见的洞天福地。

    这个时候,前面的青蝉子停下步子,用手一指,道,“陈道友,坐忘玉璧就在前方。”

    陈岩抬起头,展目看去。

    前面一壁,峭立亘天。

    上平下尖,如琢如磨。

    光滑若镜面,没有半点瑕疵。

    只是山云弥漫,白烟横空,如同屏障一样,将之遮掩,若隐若现。

    乍一看,似存在,非存在,令人头晕目眩。

    “就是这里。”

    青蝉子自袖中取出掌门大印,往半空中祭出,然后一道清光倏尔射出,呈现扇形,将漫天的云霞散去。

    轰隆隆,

    烟霞尽去,云销雨霁。

    整个坐忘玉璧完全展露在眼前。

    浮于水,接于天。

    晶莹剔透,完美无瑕。

    其上无数的流光溢彩氤氲,升腾变化,凝成各种玄奇景象。

    有仙人吹箫,驾云龙升天。

    有女仙散花,抚瑶琴说经。

    有垂钓星河,日月在怀。

    有乘四时,御六风,游于古今,走在宇宙。

    种种景象,让人如痴如醉,可是再仔细看时,却是光洁一片,没有任何的痕迹。

    好像刚才看到的所有一切,都是幻象一样。

    “咦?”

    陈岩面上露出惊奇之色,以他现在的境界修为,居然看不透此玉璧。

    青蝉子的声音响起,道,“坐忘玉璧,返照灵神,破尽虚妄不实,希望道友能够有所收获。”

    说完之后,青蝉子翩然离开。

    至于陈岩,则一步步前进。

    上有天,下临水,中是玉璧。

    外精气,内神意,灵光返照。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不知何时,陈岩身上浮现出青蝉灵文,字字腾空,宛若徐徐展开的双翼。

    哗啦啦,

    几乎在同时,一点明光自他袖口中冲出,倏尔一折,化为画卷。

    画中少年乘蝉,遨游天地,无拘无束。

    正是跨蝉飞升图。

    似乎感应到宝图的气息,坐忘玉璧上绽放出五彩的毫光,篆文在其中流转,自上而下,从有到无,从无到有,周天运转。

    陈岩沐浴在祥光中,整个法身变得通透琉璃,自他修道以来,所有的过往故事,所有的神通法门,所有的经历坎坷,都一一浮现,历历在目,非常清晰。

    任何一个情节,任何一个时刻,任何一个波动,纤毫毕现。

    甚至很多过去遗忘的,都在此时想起。

    非常清晰,非常缓慢。

    过去一切皆可见!

    难以想象的力量,洞彻过去,展现在现在,分析未来。

    轰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地之间,突发玄音,所有的过去种种,如梦幻泡影,全部消散。

    只剩下空空灵灵,白纸一片。

    叮当,叮当,叮当,

    这个时候,青蝉台上的宝树无风自鸣。

    枝枝丫丫作响,像青蝉振翼。

    青蝉子见此异象,又是茫然,又是羡慕,又是喜悦,一时之间心中复杂难明。

    庞公池。

    松柏林立,梧桐驻凤。

    广袤万顷,不见尽头,莲花在其中盛开,藕叶交连,宛若绿云华盖。

    新雨后,荷叶上滚动着圆润的水珠。

    每一个,灵性十足,风一吹,还会发出清脆的孩童笑声。

    人到此地,只觉得心旷神怡,所有的烦恼尽数化为不见。

    卓不凡整理了下衣冠,深吸一口气,取出一面绣着池色的符牌,法力一转。

    下一刻,

    层层莲叶自中央盛开,凝成云台,香气馥馥,上面浮现出一个中年人,头戴莲花冠,身披逍遥仙衣,上面绣五行八卦,下面镌日月山河,眸子幽幽,深不见底。

    中年人一出现,浩瀚如海的灵机弥漫四方。

    这一刹那,整个天地都化为一个大的莲花池,人倒影其中,却说不出的难受。

    卓不凡压下心中的不适应,敛容行礼道,“晚辈卓不凡,见过庞公。”

    “何事?”

    庞公大袖飘飘,整个人气质若天上的云,令人难以捉摸。

    “庞公,”

    卓不凡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道,“前人重宝,不能落入外人手中。”

    “想不到当年名噪一时的白于玉会有这样显赫的来历。”

    庞公听完之后,声音中少见地出现讶然,他真没有想到,在东荒,居然出现过仙人之姿。

    闻所未闻,超乎想象。

    即使是他,面对这种人物留下的重宝,也不能无动于衷。

    于是庞公果断问道,“陈岩现在在何处?”

    “不见踪迹。”

    卓不凡答道,神情有点恨恨。

    要不是真没有办法,他怎么会来寻找这一位?

    要知道,眼前的人,东荒之中谁不知道,是出了名的薄情寡恩,很难打交道的。

    庞公一听,立刻翻脸,道,“难道你以为只凭一个消息,就能够让我出力?”

    “晚辈不敢。”

    卓不凡知道对方的性子,马上交出自己的筹码,道,“晚辈已联络了其他两位同道,可为帮手,而且我还带来了此人留下的气机。”

    “嗯。”

    庞公接过细脖玉瓶,屈指一弹,瓶塞飞起,自里面升起一缕若不可见的气机,他五指一伸,捏住此无形之气,天门上浮现出云光。

    云光升腾,里面有金灿灿的篆文跃出,凝成一个接一个的卦象,随时变化,生灭不定。

    卦象刚开始之时,有千千万万,然后逐渐减少,到最后,只剩下九个。

    可是接下来,无论是怎么变化,九个卦象,彼此碰撞,不管怎么样,都不再减少。

    好一会,庞公敛去神通,眉头不自然皱起。

    “庞公?”

    卓不凡见此样子,心里一跳。

    “这个陈岩真不简单,我的莲心九章神算居然还算不出他的踪迹。”

    庞公说了一句,然后有了决断,道,“不过此人还在东荒域内,他早晚会回归中土,我们就去界关等他。”

    卓不凡想了想,只能答应下来,这算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界关是当年仙道兴盛之地,有不少的遗迹古府。”

    庞公大袖一甩,开口道,“算你们三人运气好,随老夫走一趟,说不定还会有奇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