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七十章 过去不留为大自在 未来可见是真逍遥
    ps:十一月开始了,更新姗姗来迟,依然要厚着脸皮求订阅,求保底月票,求打赏!

    夜半。

    溪净水明,风来竹阴。

    绿苔生常润,冷光照林深。

    坐忘玉璧之上,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光可鉴影,返照过去,现在,未来。

    陈岩端坐在前,目光沉沉。

    “咄。”

    陈岩一手结印,形似蝉翼,天门上云气流转,凝成三花,过去不见,现在盛开,未来变化。

    “原来如此。”

    不知何时,陈岩屈指一弹,身上的灵窍引动,喷吐出周天精气,冉冉上升。

    轰隆隆,

    在这一刻,玉璧之上,居然射出一道光华,殷红如血,笔直一线,和精气纠缠,盘踞,融合。

    轰隆隆,

    精气神合一,凝成元神之相。

    起于水,行在云,声震长空,搏击星河。

    从大鲲,到天鹏,到鲲鹏,到最后,归于幽深。

    穷尽变化,阴阳归一,则是起源。

    “起源。”

    陈岩从玄妙的境界中醒过来,身上的气息愈发晦涩艰深,却有一种有容乃大包罗万象的从容。

    天下风云出我身。

    起源,万物之母。

    “太冥玄天宝典。”

    陈岩大笑三声,心情喜悦。

    他的法身,晶莹若琉璃,通透似宝玉。

    彻底圆满,无上至高。

    所有的隐患,所有的纰漏,所有的瑕疵,被玉璧神光一照,全部消失。

    从而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通明之境界。

    坐忘玉璧不愧是当年白于玉这样的大能悟道之地,留有道韵,在此静坐,竟然可以进入顿悟境界,冥冥之中,泯灭过去不净。

    坐忘两字,名不虚传。

    “仙人之神通,难以想象。”

    陈岩站起身,来回踱步,赞叹不已。

    人身修行,讲究落子不悔。

    当日错误铸就,纵然是千百道术,万种神通,都无法改变。

    正所谓过去不可变也。

    可是现在通过坐忘玉璧,却可以以其之上的无上玄妙,重塑根基,弥补缺憾,圆满无暇。

    真的是造化伟力,颠倒乾坤。

    或许是真的只能说是仙人手段了。

    “还有,”

    陈岩盯着玉璧,看着上面流光溢彩的霞光,目光霍霍,他刚才甚至借助玉璧,进行推演太冥玄天宝典,以起源之道,冲击元神。

    虽然最后的结果不可知,但是一种尝试,就是一次宝贵的经验。

    这样的经验,万金难易!

    “只是,”

    陈岩看了看盘旋在自己身前的跨蝉飞升图,又看了眼坐忘玉璧,叹息一声,没有此宝图,即使是自己恐怕都无法参悟玉璧上的力量。

    这个因果,结的可不小。

    冥冥之中的联系,以后难以割裂。

    “嗯?”

    正在此时,陈岩眉头一皱,他法身诸天灵窍之中,传来清脆玄音,高亢而激昂。

    “是有人在追踪我的气机?”

    陈岩站住身子,他现在的法身晶莹剔透完美无瑕,即使只是微不可查的探寻,也瞒不过去。

    像是光滑如镜的湖面,再小的石子,都会留下涟漪。

    像是霜白一片的雪地,再小的黑点,都会非常显眼。

    像是郁郁青青的丛林,再小的赤色,都会触目惊心。

    “是谁?”

    陈岩看着天边水云相接,眸子深沉。

    当日他和妖主大战之后,又连续斩杀了两名东荒上人,无论是他的大哉九真天玄宫,还是他本身的法力,消耗很大,于是匆忙离开。

    这样的局面下,不可避免地在斗法之处,留下了气机。

    要是有心人及时赶到,就会有所动作。

    “倒是要看看谁在生事。”

    陈岩哼了一声,突然之间,异变再起。

    轰隆隆,

    一道明光自他袖中冲出,倏尔一转,绽放出无量的明光,层层叠叠,宛若镜面,照彻周天万界。

    云霞起,麒麟声。

    光明,透亮,洞彻。

    无尽时空,尽在一镜观之。

    陈岩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想不到这个时候,八景金阳宝镜融合完毕,完成蜕变,自己又多了一件杀手锏。

    真是及时雨啊。

    “来。”

    陈岩把手一招,宝镜落入手中,比起以往,上面的花纹深邃了不少,气息愈发古朴。

    很明显,八景金阳宝镜脱胎换骨,更上一层楼,其中的力量,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

    更不要讲,其中禁制法阵的变化,衍生出很多新的玄妙。

    有此宝在手,自己的斗法能力大幅度提升。

    “咄。”

    陈岩想也不想,直接打出法力,沟通宝镜的器灵。

    轰隆隆,

    耀眼的镜光铺天盖地,似真实幻,弥漫四方。

    每一个镜光之中,都显出一个人影。

    千姿百态,各有不同。

    风一吹,不停地摇曳,让人看得头皮发麻,晕晕乎乎。

    青蝉子大袖飘飘,正走在路上,被镜光一照,整个人都觉得上下通透,无所遁形。

    “这是什么?”

    青蝉子吓了一跳,连忙捏了个道诀,身上蝉音乍起,隔绝内外。

    咔嚓,

    镜光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

    千千百百,林立四方。

    人在其中,无论怎么看都是镜光。

    青蝉子用尽全力,都只能苦苦支撑,身上的蝉音越发凄厉,似乎是秋末之时,万物凋零,秋蝉寿元将近。

    轰隆,

    就在青蝉子真的抵挡不住,马上就要被镜光摇晃的头晕眼花之时,突然之间,漫天的镜光一收,然后化为清光,一道道,如同翎羽,往中央飞去。

    “呼,”

    青蝉子长出一口气,放松下来,随后又是苦笑连连。

    自己这个青蝉门的掌教做的真是失败,看样子刚才只是一道法宝的余光,自己都挡不住。

    愧对祖师和列位掌教了。

    整理了下复杂的念头,青蝉子恢复平静,很快来到目的地。

    展目看去,就见玉璧光洁,下面立有一个少年,丰神俊朗,风姿特秀,手中持有一面宝镜。

    天光一照,玉璧的光华照在镜面上,氤氲的力量流动,非常熟悉。

    自己刚才,就是差一点在此宝面前失态。

    现在看一看,依然让人头晕目眩。

    青蝉子收回目光,面带笑容,向陈岩祝贺道,“陈道友不愧是祖师遗宝有缘之人,能够在坐忘玉璧之下得到机缘,就不算意外了。”

    陈岩可是知道自己这一次从坐忘玉璧中得到的好处有多大,弥补遗憾,查缺补漏,难以想象,于是他的态度前所未有的温和,道,“青蝉子道友客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