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七十一章 好是阵灵沉睡起 唤来蝉鸣第一声
    是日。

    烟云入水,随山望亭。

    鱼戏荷叶间,鸟栖翠枝里。

    暖暖宝树,朵朵奇花,簇簇飞燕,近在眼前。

    来来往往的青蝉门弟子,或男或女,都是法衣高冠,气质出尘,时而发出欢快的笑声。

    青蝉子收回目光,点点头。

    重新见弟子们归来,门中有了人气,他很高兴的。

    像空寂山门,不见人烟,才是莫大耻辱。

    陈岩坐在对面,天门上云光清亮,若檐下滴水,落下细细密密的篆文,坠地之后,随即灭去,化为虚无,叮当有声。

    他摩挲着宝镜上的花纹,和器灵沟通,然后开口道,“青蝉子道友,我看宗门中护山大阵极为精妙,有不可阻挡之伟力,只是好像很久没有启动,中枢乏力。”

    “陈道友说的是。”

    青蝉子点点头,叹息一声,道,“当年祖师布下此阵,护佑山门,外邪不可入内。只是在二代掌教之后,丢失总纲,后代弟子,修为日下,已经很难修炼到高深境界,从而温养阵灵。”

    “要不是阵灵陷入沉睡,懵懂无知,我青蝉门怎么能够让一个妖王就逼得不得不遣散弟子,出门逃难。”

    “弟子不肖啊。”

    他心里真真是满满的委屈。

    自从二代掌教遗失大纲之后,宗门弟子下一代弟子的修为一落千丈,青黄不接,别说是温养阵灵,就是凝练金丹,晋升上人都非常困难。

    至于寻求外来帮助,更是行不通。

    因为要温养激发阵灵,必须得青蝉门一脉的力量才行。不然的话,会引起反噬。

    陈岩看着晴空照水,光和波交映,若西子拭去淡妆,不施粉黛,天生丽质,只觉得心中都变得欢悦,笑了笑,道,“要是道友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试一试,看能不能重新激活阵灵。”

    青蝉子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大喜,道,“那就有劳陈道友了。”

    外人是不可能激发阵灵的,可眼前之人可算不上外人。

    能得祖师遗宝,能在坐忘玉璧前悟道。

    简直比自己这个真正的青蝉门掌教都纯正正宗。

    “那我就试一试。”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星冠,站起身。

    轰隆隆,

    下一刻,

    风云相随,蝉音交鸣。

    一种沛然不可阻挡的法力升起,倏尔一转,化为千千百百的青光,轰然落下。

    如惊虹,贯空垂地,灼灼其华。

    若蛟龙,翻腾变化,乘风破浪。

    若春雨,潜入夜,贵如油,无声无息,滋养大地。

    只是刹那之间,原本如同干涸的渠道响起澎湃的水音,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汇聚到一起,到最后,整个青蝉台似乎都在颤动。

    青蝉子被陈岩忽然爆发出的气机一撞,蹬蹬蹬连续倒退三步,才止住身子。

    “真是雄厚到可怕的法力。”

    青蝉子看着对面陈岩法身之上,周天灵窍激荡,法力浩浩荡荡,无穷无尽一样,不由得骇然变色。

    他虽然是借助丹药等外力强行凝结金丹,已断前路,但身为青蝉门掌教,眼光是不差的。

    即使是如此,他都从来没有听说过更不要提见过这样澎湃的法力。

    乍一看,简直是元神真人在世,翻山覆海。

    “祖师选中之人,了不得啊。”

    青蝉子赞叹一句,心中振奋,有此能耐,说不定真的可以重新激活阵灵,到时候,青蝉门才是稳固若太始山。

    轰隆隆,

    陈岩法身一摇,法力排山倒海,滔滔不绝,源源不断。

    在坐忘玉璧之前,他返照自身,斩去过去种种的不足和缺陷,重塑根基,圆满无暇。

    单论法身之品质,可以讲是直追传说中的神人之流。

    再加上还拥有五劫升天门自冥冥不知的各大空间汲取元气,这一下子爆发,真的是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汩汩汩,

    干涸的阵法通道之中,水音越来越响,然后化为清脆的蝉鸣。

    炎炎夏日,郁郁青木。蝉音上下。

    轻快,高兴,有活力。

    青蝉门中的弟子们,觉得自己似乎站在蝉翼之上,不停地扇动,全身上下的真气,也随之调整。

    熏熏如醉,蒸蒸日上。

    所有的力量汇聚到一块,在陈岩法力的引导之下,向着山门的深处,一个漩涡空间涌入。

    咔嚓,

    天地发音,八风震荡。

    一个庞大的身影从土壤中钻出,自背上裂开一道缝隙,然后一缕白光自里面射出,托举出一只青蝉,双翼震荡,霞光万道。

    于是青蝉门上下所有的长老弟子,灵台之中,都响彻一道蝉鸣,余音袅袅,经久不绝。

    “咄。”

    陈岩知道到了关键时候,用手一指,自己的法力变得缠缠绵绵,不再狂暴,而是润物无声,打入到青蝉虚影中。

    青蝉虚影却如同无底洞一样,不断地叫着,饮着甘霖。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力越来越多,青蝉的虚影由虚化实,晶莹的眸子开始亮起明光,熠熠生辉。

    不知道过了多久,青蝉双翅一展,飞了出来,生烟气,伴日月,踏长虹,绕着山门,环绕一圈。

    阵灵一出,原本积蓄不知道多久的地气开始喷发,呈现一种天青之色,高贵晶莹。

    青蝉飞。

    地气涌。

    发玄音。

    纵然是茫然不知的青蝉门弟子,见此异象,都觉得欢呼雀跃,从心中升起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而门中资深的长老们,则是想到典籍中的记载,喜极而泣。

    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能够亲眼见到传说中的护宗大阵恢复!

    就是青蝉子,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袖中的大手不停地颤抖。

    失而复得的总纲。

    重新激活的护宗大阵。

    有此两样,青蝉门恢复全盛时代,指日可待。

    哗啦啦,

    青蝉绕着山门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足足三十六圈之后,双翼一裹,翩翩然落下。

    刹那之间,整个青蝉门中,山石上,树梢上,泉池里,屋檐下,等等等等,都有玲珑青蝉飞来飞去,似实还虚,晶莹如玉。

    陈岩缓缓撤去法力,看着焕然一变的青蝉门,知道自己没有白白下力气。

    有来有往,有往有来。

    自己总算是保住了青蝉门道统不衰,偿还了一部分因果。

    ps:十一月开始,开个好头,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求评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