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界关相见 分庭抗争(求订阅!)
    界关,崖下。

    云溪天水,琼枝玉璧。

    石花摇树晚,月落满沙霜。

    细细密密的冷光晃动,凝成迥然不同的卦象,或成虫鱼,或作芝草,或像日月,时刻变化。

    正在此时,异变突起。

    冷光汇聚在一起,叠加如塔,层层向上,最上面横有一个指针状。

    下一刻,

    铮然耳鸣,声音清越。

    卓不凡听到声音,立刻睁开眼,眉宇间满是喜悦,开口道,“等了这么久,终于还是来了。”

    “嗯。”

    他身后的两人点点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正中央端坐在莲座上的中年人。

    庞公大袖一摆,站起身,沛然不可抵御的气机升腾,冲霄而起,在半空中展开。

    乍一看,池若青萝,黛绿一。

    莲花出于其内,枝枝蔓蔓,曲曲通通。

    澄明,浮香,浸玉。

    一种无形的磁场弥漫,极天弥地,覆盖四方,缠缠绵绵,不见尽头。

    卓不凡一看,就放下心来。

    这个庞公看上去很不好相处,但做事却足够稳妥,上来就放出自己的磁场领域,虽然比不上元神真人的洞天之威,但绝对可以影响方圆五百里内的气机。

    在这样的磁场中,敌对之人举步维艰,自己的人则如龙如虎。

    轰隆,

    几乎在同时,陈岩注意到此景象,目光横了过来,如日月照影,灼灼炎炎,光明璀璨。

    噼里啪啦,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甫一交锋,就碰撞出火星银焰,升腾燃烧。

    陈岩立在飞宫上,目光凝重。

    拦路之人有四个,其他三人还好,都是一般的东荒上人,以他现在的力量,不敢说砍瓜切菜般碾压,但对付起来会很轻松。

    只是最后一个人,气息渊深如海,澎湃不见底,而且周围凝成的磁场宛若实质,再进一步,就是完整的空间。

    这样的力量,已经是妥妥的金丹三重境界。

    要是以往,遇到这种级别的人物,恐怕还真是应付不来,只能借助法宝自保。

    不过现在嘛,倒是可以硬碰硬。

    想到这,陈岩长啸一声,法衣飘飘,锋芒毕露。

    轰隆隆,

    声传四方,音震六合。

    一股幽深的水光自天门中升起,向上一腾,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云,变化万千。

    容纳万物,包罗万物,孕育万物。

    天地的起源。

    “这就是陈岩?”

    庞公感应着四周越来越惊人的气场,面色同样变得十分凝重,他的眸子郁郁青青,有一种天之色彩,问身边的卓不凡,道,“他真的是陈岩?”

    卓不凡被问得一头雾水,摸不清头脑,他只能再次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陈岩一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然后用肯定的语气,道,“庞公,他就是陈岩,我在水月仙门之时,见过几次,没有错。”

    “你们的胆子真是不小啊。”

    庞公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声音中却有一种淡淡的讥讽嘲笑。

    其他人可能看不出来,但他却百分百确信,对面的这个外域来人陈岩,神光内敛,法身晶莹无垢,分明是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不逊色于自己。

    要早知道对方是这种人物,他都要考虑是否要蹚这次浑水。

    因为只有这个境界的人,才会明白彼此之间的可怕之处。

    只是现在箭到弦上,不得不发!

    庞公眸子一动,惊起霹雳闪电,将心中的诸多杂念斩断,他大袖一摆,飘然而出,用金石般的声音道,“对面可是陈道友?”

    陈岩同样看出庞公的难缠,不过他自修行以来,杀伐果断,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斗法,斩杀了多少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强一筹的修士,于是更多的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振奋。

    倒是陈岩新收的坐骑青蝉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后,声音都哆嗦了,道,“这是庞公池的庞公,是整个东荒都数得上的大人物,怎么惹得他都出现了。苦也,苦也啊。”

    陈岩才不去管对方名声多大,他放开一部分天宫的禁制,交给青蝉,吩咐道,“你驾驭大哉九真天玄宫等会要托住其他三人,这个庞公,我来对付。”

    青蝉点点头,恢复了勇气。

    他对上庞公肯定怵头,但驾驭至宝面对三个普通的东荒上人,则是信心百倍。

    正在这个时候,庞公的传音响起,字字如珠玉,却又有一种寒泉冒珠的冷冽。

    陈岩迎上去,答道,“不错,就是在下。庞公大名,我也是久仰了,不知道拦我去路,有何贵干?”

    “明人不说暗话。”

    庞公眸子纯青,洞彻一切,身上的气质若出水莲花,不染尘埃,一字一顿地道,“我此来,就是要取陈道友手中的白于玉前辈遗留宝图一观。”

    “宝图?”

    陈岩眸子一寒,目光略过对面庞公身边的卓不凡,感应着他身上来自于水月仙门的气机,若有所思,道,“原来如此。”

    顿了顿,他直视庞公,道,“前段日子,有人在推算我的踪迹,想必也是庞公做的了?”

    “不错。”

    庞公自嘲一笑,道,“要是早知道陈道友是这般境界,我也不会做那种无用功了。”

    他的卜算之术,精妙玄神,可是他也没有自大到能够推算一个同境界的修士。

    “庞公的来意我知道了。”

    陈岩头戴星冠,面容如玉,眸子炯炯,若天上的星辰,俯视人间,道,“白于玉前辈之物,怎可轻易示人?道友要是仗势欺人,那只能够刀剑之下论长短了。”

    庞公知道到了这个局面,也容不得自己退缩,道,“虽然不想和陈道友动手,不过宝图之秘,事关元神大道,我也无法无动于衷,只能够得罪了。”

    话音一落,他的神情变得冷酷,没有半点的感情,直接吩咐道,“卓不凡,我来对付陈岩,你们三人动手,斩断陈岩借助至宝的力量。”

    “是。”

    三人是东荒上人,一点都不傻,见到两人对话的肃容,明白他们是真的提到了钢板上,这个外域来人是和庞公一个等级的人物。

    他们真的是心中庆幸,幸亏是找来了庞公,不然的话,以他们三人的实力,肯定是凶多吉少。

    有了这个念头,他们避开陈岩,转而向半空中的大哉九真天玄宫而去。

    轰隆隆,

    三个人知道这次是遇到了大敌,于是都是抖擞精神,倾尽全力,法宝和神通轰出。

    他们都是有一个念头,今天说什么都要把陈岩留在此地,不然的话,结下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以后恐怕睡觉都不安稳了。

    “哇呀呀,来得好。”

    青蝉见此,兴奋的哇哇大叫。

    他从一代作威作福的妖王,现在沦落到成为别人的坐骑,早就憋了一肚子气,如今见到三人,就把怒气发泄出来,化为狂暴的轰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