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天云阁中长思量
    次日。

    天云阁。

    清溪如带,九曲生烟。

    绿波委折?12??玉,雪松压枝寂寂。

    竹光晕在两岸,花雨澹蒙浮香。

    还有仙鹤清舞,白鹿衔果,灵龟吐芝,猿猴上下,其乐融融。

    真的是,新水天光澄相映,画中有诗山色浓。

    陈岩坐在亭下,身前玉案上金鼓鼎炉中檀香袅袅,凝而不散,让他整个人似乎氤氲在光泽中,看不清面上的神情。

    大哉九真天玄宫在他的天门云光中缓缓转动,一种玄妙的力量发出,经过灵窍吞吐之后,再次回转元气雷池,形成一个大的循环。

    若仔细看还会发现,在天宫之中,千千百百细小的流光游来游去,两头尖尖,晶莹琉璃,霜白如雪,如龙如蛇。

    此为玉角蛟,乃是他当日穿过界关之时,无疑中在空间潮汐中捕获,养在元气雷池中,可以梳理气机,滋养禁制法阵。

    要不是有至宝护佑,即使是以他法身圆满的力量,恐怕都捕捉不到,小东西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界关,”

    陈岩用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

    界关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凶险不断,各种时空断层,空间潮汐,天雷地火,等等等等,层出不穷。

    能够从中顺利渡过,不亚于经过了一次劫难洗练,无论是自身还是至宝都有好处。

    “庞公,”

    陈岩皱了皱眉头,他在路上是没碰到的,不知道这个东荒中鼎鼎有名的家伙能够活着来到中土。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清音。

    青蝉自外面进来,缓缓收起背后两翼,手托玉盘,开口道,“大人,我已经取来了。”

    陈岩点点头,把手一招,玉盘中盛放的竹简飞起,落入他的掌中。

    不多时,他就看完玉简中记载的内容,凝神沉思,喃喃道,“这个世界,变化很快啊。”

    虽然从他进入血海到现在才三五年时间,可是天下风起云涌,一天一个变化。

    大燕王朝和诸神同盟的斗法,阴阳对冲的爆发,仙道玄门的组合,等等等等,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你方唱罢我登台,热闹非凡。

    反正是旧的格局被冲破,新的格局尚未生成,各大势力,各种主张,相互碰撞,都要想在新格局下奠定根基。

    “落云谷倒是发展的不错。”

    陈岩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不知道在想什么。

    摆摆手让青蝉退下,一个人待在亭中。

    檐下垂下的珠玉,案上的小炉,还有风吹来的声音。

    静幽,安宁,自然。

    让人心平气和,思维活跃。

    陈岩想了一会,屈指一弹,自直接升起一道明光,倏尔展开,化为光幕。

    光幕上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图像,不计其数。

    有的亮起,但绝大多数都是黑暗一片。

    看一眼,就让人头皮发麻。

    “尸解法器要凑全材料,还真不容易。”

    陈岩目光在光幕上移动,这样多的材料只凭他一个人,得到猴年马月才行,还是需要掌控落云谷,以势力的触角来完成。

    有了决断,陈岩撤去光幕,展袖来到亭外。

    肉呼呼的大胖娃娃正晃着羊角小辫,白嫩嫩的小脚丫伸到水里,啪啪啪地拍打水花,小脸上满是欢快的笑容。

    最近一段时间,这个小东西是一直在天宫中,大哉九真天玄宫虽然自成空间,但到底比不上真正世界地气勃发,生机郁郁。

    现在出来,天青水绿,鸟语花香,让小东西真是一蹦三尺高,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

    少顷,外面响起环佩碰撞的叮当声。

    继而香气氤氲,妙音清脆。

    龚玉真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吐字清晰,有一种莲理的清香,道,“陈道友可在?”

    “龚道友,”

    陈岩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从容道,“请进。”

    吱呀,

    生满细密小花的柴门被一只纤纤玉手推开,龚玉真曳裙扶裳,姿态典雅,轻移莲步进来。

    她美眸一转,正好看到胖娃娃,惊讶之色一闪而逝,不动声色,看向陈岩,笑语晏晏道,“陈道友,在敝宗中可否住惯?”

    陈岩笑了笑,他现在所在的别苑灵机丰盈,地气来聚,称得上一等一的福地,即使是在整个青云宗应该都数得上,当然没有什么住不惯的,于是开了个小玩笑道,“真是个好住处,待了一天,我都不想走了。”

    龚玉真当然不会当真,到了对方这个境界修为,见多识广,超乎人想象,天云阁虽然不错,但肯定不入对方法眼。

    不过对方如此说话,也是表现善意的一个方式,龚玉真黛眉青青,若一抹远山,答道,“要是陈道友真肯在天云阁住下,多待几日,我们可是热烈欢迎,”

    “龚道友的好意我心领了。”

    陈岩是不可能在这里多待的,眸子清清,道,“可惜俗事缠身,不得不早日回归落云谷啊。”

    “那就可惜了。”

    龚玉真叹息一声,然后话题一转,道,“敝宗掌教知道陈道友大驾光临,特意出关,要在青玉金府见一见道友,给道友接风洗尘。”

    “贵掌教真是太客气了,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陈岩摆摆手,面上露出受宠若惊的神情。

    这个表情,四分假,六分真。

    原因很简单,青云宗的掌教费青玉在中土鼎鼎大名,是真正的一代天骄,曾经留下诸多传说,让人津津称道。

    据说此人自得到惊人奇遇后,就一直闭关,参悟元神大道,连本宗的事务都交给太上长老处置,极少露面。

    没想到,自己一到,居然就见到了这一位颇多传说的人物。

    龚玉真对陈岩表现出的恭维神态表示满意,笑容更盛,道,“掌教真人参悟规则,常年闭关,我等也很少见。这次道友刚到,掌教也恰好出关,只能说一声有缘了。”

    “哈哈,那真得要见一面了。”

    陈岩一招手,将地上翻滚的胖娃娃捉了过来,牵着它肉呼呼的小手,道,“一起跟我去见一见世面。”

    龚玉真走在前面带路,道,“陈道友,请跟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