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世人只道长生好 福祸无门运飘渺
    两人出得门来。

    就见外面。

    竹光蒙蒙,玉树亭亭。

    ?15??风香水叶露初定,石上有蝉鸣。

    古木奇卉,细菌长芝,五颜六色,桥下结荫。

    早就等候多时的道童簇拥着云车上来,白犀套缰,精致华丽,日月之印,灼灼其华。

    天光一照,犀牛踏雷,溢彩流转,煞是不凡。

    看得出,青云宗的准备很充分,很隆重。

    龚玉真曳裙上前,素手一抬,道,“道友请上车。”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陈岩点点头,牵着大娃娃,先踏上云车,稳稳当当坐好。

    轰隆隆,

    待两人坐定,白犀一声低吼,四蹄踏雷,腾云而起,到了半空中。

    哒,哒,哒,

    云车之前,有四头白犀。

    它们的蹄子踩在祥云上,发出悦耳声音,如同乐曲一样,而且飞行起来,非常平稳。

    云车上五彩华盖高举,晕光生辉,挡住吹来的风。

    陈岩坐在软榻上,牵着怯生生的大娃娃,居高临下,用望气之术,观看山门。

    日月之下,无所遁形。

    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升腾,化为麒麟瑞兽,吞吐霞彩,发出玄音。

    天生瑞祥,气运深厚。

    看一眼,深沉到不见底色。

    以此可见,虽然外面都传青云宗每况日下,一代不如一代,但事实上大不一样啊。

    陈岩眸子动了动,若有所思。

    轰隆隆,

    两架华丽复杂的云车,八头难得一见的踏雷白犀,滚滚向前,这可是迎接最为顶尖的贵宾的架势,一下子就引得了宗门中不少弟子门人的注意。

    “这是哪一位大人物?”

    “看上去很陌生啊。”

    “我也不认识。”

    众人驻足观看,低声交流。

    三五个女弟子却是将注意力放到陈岩身边的小东西身上,她们看着扎着羊角辫,穿着兜肚的大胖娃娃,爱心泛滥,道,“真是好可爱啊。”

    胖娃娃身为天生灵药,六感敏锐。

    它感应到下面人的注视,不由得更加不安,靠在陈岩身上更紧了,奶声奶气地叫了声。

    陈岩捏了捏胖娃娃小脸,安抚了下小东西,嘴角挂起淡淡的笑容。

    从刚才下面弟子的反应来看,很多青云宗弟子心直口快,依本性行事。

    这样的性格,对于修炼来讲,未必是坏处,很多时候还是好处,心念纯粹,不容易起心魔,更容易勇猛精进。

    可是现在天下局势大变,妖魔出世,烽火不断,再是这么天真的性格,可就不合适了。

    适者生存,相信以后他们应该有痛苦的转变过程。

    龚玉真则是笑语盈盈地看着下面的门中弟子,欣欣向荣,活泼自然,感到非常高兴。

    正是由于他们的努力,才使得青云宗在纤空云域一家独大,占据足够的资源,门中弟子不需要为修炼资源去天天算计,可以安安心心地依着本性修炼。

    前人栽树,他们可以安心纳凉。

    两人心思不同,各自转着念头。

    半个时辰后,云车越过金河,稳稳停下。

    再前面,就是青玉金府。

    坐北朝南,五层八面。

    有云气弥漫,冉冉馥馥,紫青间之,自成玄音。

    尚未接近,就有一种宏大浩瀚的气息扑面而来。

    两人下了云车,门前站定的童子童女见到后跑下来。

    手脚麻利的道童接过金绳,将白犀栓到铜桩上,然后头梳朝天髻的童女上前,用脆声声地语气道,“陈上真,龚长老,掌教大人在宫中等候多时,请两位直接进去即可。”

    “请。”

    “请。”

    陈岩和龚玉真一听,没有客套,虚让一次后,并肩进入大殿。

    下一刻,

    陈岩就见到了在中土有着诸多传说的青云宗宗主,大名鼎鼎的费青玉。

    只见此人头戴莲花道冠,身披祥云玄光仙衣,腰束龙虎宝带,青眉长长,垂到两颊,整个人坐在云榻上,气息深沉。

    乍一看,是在原地,再一看,感应却无。

    周围的空间断层,折叠了人的感知,让人难以把握。

    是的,就是空间断层。

    这位掌教身子周围半亩之内,空间断裂,一层又一层,如同迷宫一样。

    任何的神念探入其中,都会被扭曲到不知到何等方向。

    很显然,这个青云宗宗主虽然和庞公一样,都是金丹三重,但明显实力不在一个层次。

    “有至宝的气息。”

    陈岩心中有数,对方拥有至宝之力,才会造成这样的状态,只凭法力是不可能的。

    “咦,”

    比起陈岩,费青玉的吃惊更甚。

    在他的法目下,对面缓缓走来的少年,周身日月星三光圆满,牵引诸天之元气,拢在身子周围,如龙如蛇,衍生出世间万象,生灭不定。

    晶莹,无垢,圆满,至高。

    上上下下,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的瑕疵。

    “怎么可能?”

    费青玉要不是城府深,恐怕都要惊讶出声了。

    众所周知,修道路上,落子不悔。

    而很多时候,限于自己的眼光,或者经验,或者其他客观原因,不可避免地留下了种种的瑕疵,积累起来,就会影响到以后的晋升。

    你在金丹境界能够看透的问题,在筑基境界就看不透,你在筑基境界能够看透的道理,在养气阶段就是懵懵懂懂。

    没有前后眼,就是这个道理。

    可是眼前的陈岩,就打破了这个常理,违背了规则。

    在费青玉的眼中,对方的法身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的缺点,起码是在自己看来,没有发现缺点。

    “在刚开始修炼之时,眼光见识很低,这个陈岩是如何走的这么完美?”

    “气运所钟,天之骄子?那得是多大的气运。”

    费青玉很快否决了这个看法,他见过的气运之子不在少数,但也不会有这般的逆天,很快他又有一个想法,“或许是大神通者转世?”

    大神通者转世,天生拥有诸多神异,更有不可测度的记忆,修炼起来,高屋建瓴,自然是顺风顺水,规避所有的瑕疵。

    “也不对。”

    “大神通转世之身,觉醒记忆之后,自然会有那种轮回万古的深沉气质。那种千百世积累的气质和一般的修炼者截然不同。”

    费青玉想不到东荒中会有白于玉这样超乎想象的存在留下坐忘玉璧这样堪称逆天的异宝,自然是百思不得其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