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不滞于物 船舟之舍
    正值天月明净。

    风华晴爽,澄辉生姿。

    幽幽清光自上而下,映在峰顶,如凝雪细腻,像水镜不染尘。

    有一种难言的空明,光洁之感。

    大星徐徐而来,徜徉于皓月明辉之中,黛青一点,郁郁高贵。

    哗啦啦,

    大星无声无息,于蔼蔼之中前行。

    陈岩端坐在中央莲花宝座上,四平八稳,气息幽深,不见其底,他双手不断地打出种种法诀,时刻变化,复杂玄妙。

    每一个动作,都是演化万象,有日月,有星辰,有雷霆,有风云,有杀戮,等等等等,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要是筑基修士见此,恐怕不会有任何的感悟,更大的可能是吐血身亡。

    轰隆隆,

    不知道多久,陈岩猛地用手一收,所有的篆文,花纹,纹理,全部敛起,然后猛地爆开,凝成八八六十四个种子,向四面八方射去。

    在同时,自雷池之中温养的六十四具革天星将一跃而出,或擒,或拿,或捉,一个傀儡分一个种子,丝毫不差。

    咔嚓,咔嚓,咔嚓,

    革天星将和种子合二为一之后,立刻发生变化,原本的星光敛去,取而代之的是精致复杂的花纹,天象演变。

    更为重要的是,每一具傀儡眸子中多了一点明光,熠熠生辉,似灵性莲开一样。

    陈岩看了眼形体大变的傀儡,满意地点点头。

    他现在是法身圆满,无垢无尘,通透圆灵,对道术神通,乃至于晋升法门比以往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于是趁此机会,正好重新炼制要跟不上自己节奏的革天星将,投入大量天才地宝,加之意念灌输,让它们脱胎换骨。

    陈岩看着一排排弥漫着锋锐之气的傀儡,用手一点,道,“革天承运,天地正神,从今之后,可为革天神将,混元一切日月星辰,山河大地。”

    轰隆隆,

    六十四具革天神将,齐齐跃出,聚拢在一起,凝成一个庞大的天轮,悬于中天,承运无敌,拨乱反正,掌握众神。

    革天之轮,轮转正神。

    陈岩重新坐回莲花宝座,大袖一挥,手中多了一叠玉简,似幻是真,流光溢彩。

    垂藤自顶架上落下,稀疏叶子泛着青光,照在他的眉宇间,一片翠绿。

    他翻看玉简,一个个消息如同流光一样,出现,幻灭,神情冷峻。

    青云宗收集的情报,非常详细。

    自从劫难爆发之后,阴阳对冲,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发展。

    冥狱黑海,幽冥地狱,无尽血海,等等等等,各种负面阴气凝聚之地,亿万年的积累猛烈爆发,冲击阳面。

    陈岩当时离开之时,就知道金台府落在了幽冥地府人之手,而现在,别说是金台府,甚至连整个大州,附近的大州,都全部沦陷。

    幽冥地府在地上拉拢亲近势力,建立统治,风风火火。

    正是在这样的压力下,原本势如水火,杀个你死我活的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不得不再次合作,抵抗幽冥。

    原因很简单,幽冥地府的人和冥狱黑海不一样,他们本来就是一个完整的朝廷,不重杀戮,而是治理百姓,吸收信仰之力,走神权君权统一的路子。

    这样的作法,分明就是在挖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根基,关系到存续的大道理,两个势力不得不联手。

    “真是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陈岩啪得一下合上玉简,光华通过叶梢投在身上,斑斓出各种不同的花纹,阴鸷而冷酷,散发出慑人的气息。

    正倚坐在树下,有一下没一下的逗弄胖娃娃玩的青蝉,嗅到弥漫的杀机,瞬间脸色一变,抱起还在奶声奶气叫唤的小东西,躲到一边。

    他远远地藏在屏风石边,一边往胖娃娃嘴里塞丹药,一边暗自嘀咕:不知道是谁又要倒霉了。

    在他眼中,陈岩可谓是真正的杀神,招惹的人,不是死,就是被炼制成行尸走肉般的池灵,要么像自己,成了坐骑,以后暗无天日呐。

    “朝廷和神灵。”

    陈岩坐在莲花宝座上,目光深沉。

    这两大势力联合,以前大燕王朝铁板一块的统治再次出现,落云谷以往逍遥的地位自然不再享有。

    落云谷的建立,本来就跟大燕王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毫无疑问,他们不会想不到这一点,很快就派来人马渗透,要进一步接管。

    他们是要掌握这个滚雪球般壮大的势力,作为据点,监视幽冥地府的动作。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点。”

    陈岩大袖一展,站起身来,踱步到小窗边。

    透过玻璃窗,看外面碧空如洗,纤云皆无。

    清风徐徐而来,晕开涟漪,是明光千里。

    当时他离开之前,本是安排妥当,有金阳神钟镇压气运,有高层坐镇震慑,有冥狱黑海下的妖魔提供试炼场,肯定可以良性发展,滚雪球似的壮大。

    可是计划再好,也没有变化快。

    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暂时和好,一下子导致局面扭转,他的布置可以防外,却没法防止内部的颠覆。

    这就是白手起家的坏处了,崛起时间太短,手下的人手五花八门,和其他的势力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一旦有事,就容易被人下手段。

    或许只有经过时间沉淀,才可以洗去他们的印记,然后日积月累之下,培养忠诚,稳稳前进,发展成真正大势力。

    底蕴之说,也是如此。

    陈岩想到这,轻轻一笑,袖中的无形剑无风自鸣,发出杀伐之音,道,“我可没有时间来玩什么培养忠诚,还是杀伐手段,强力压制就是。”

    “要是不从之人,抓之,杀之,斩之,上下统一,一个声音。”

    “令行禁止,听从号令,千万人如同一人。”

    “至于怕而不敬,畏而不服,又有何干?”

    “待我发动全部势力,收集材料,炼制尸解法器,成功之后,自然冲击元神大道,横扫天下,占据潮头。”

    “到时候,进退由心,域内称尊。”

    “势力只是自己晋升的船和舟,用过之后,舍弃就是。”

    陈岩看着大星前进,已经渐渐接近落云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