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天水为衣玉作骨 扬眉出鞘胆气舒
    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求推荐!

    陈岩振衣而起,整个人化为一道霜白剑气,倏尔一纵,出了宝阁。

    过寒枝,绕苗圃,经香径。

    如光逐影,虹惊电生。

    任何的禁制法阵视若无物,蛇形曲向,无声无息。

    时间不大,剑光来到一面青玉屏风山前,饶了一圈后,垂地落下,晕开烟霞,陈岩踱步出来。

    “是这里。”

    陈岩目光锐利,看到屏风山半是天然,拔地而起,自有一种冷峻孤拔之气,而其上镌刻有细密花纹,如云铺叠,如幻如真。

    稍一接近,就有禁锢之力,凝成环状,抗拒气机。

    很显然,这是有人精心布下禁制法阵。

    “哼。”

    陈岩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宝图在指尖一转,千千百百的青蝉虚影浮现,振翼生音,晕开涟漪。

    哗啦,

    陈岩裹住光华,越过禁制,从容进入。

    映入眼帘的是层层石阶。

    两侧横有宝枝,盈盈一握,上面有蛟龙鳞灯,烧着上好的鲨鱼油,照亮四方,香气郁郁。

    侍卫甲胄在身,呼吸低缓。

    陈岩走进去后,衣袂带风,空间变幻,虽然从他们眼前走过,但侍卫们根本看不到。

    越往下走,地势越低。

    到最后,湿气浓重,隐隐传来水音。

    和水声一起的,还有一个声音,吐字清晰,很有磁力,给人一种口绽莲花的蛊惑感。

    “陆姑娘何必执迷不悟?”

    “以姑娘的手段和实力,只要投奔我们,肯定会受到重用。到时候呼风唤雨,颐指气使,比现在的阶下囚何止好上百倍?”

    “姑娘很沉默啊,还是在想着陈岩?他现在杳无音信,不知所踪,说不定早已经陨落,识时务者为俊杰。”

    等了等,见劝说无效,另一道声音响起,生硬冷厉。

    “陆青青,你别以为你有一件傀儡护身我们就拿你没办法!”

    “等几位真腾出手来,联手施法,直接将此地夷为平地!,”

    “到时候,你还不是得束手就擒?”

    “我可告诉你,郑大人最是喜欢女色,他可不会怜香惜玉。”

    两人一个白脸,一个红脸,又是劝解,又是恐吓,各种手段齐出。

    陈岩面容冷峻,下了最后一个台阶。

    眼前一下子豁然开朗。

    只见穹顶半弧,黛玉倾斜,连接一个半亩大小的月牙湖。

    霜石出水,寒色入骨。

    一个女子坐在最中央的笋状园石上,头梳高髻,宫裙罩身,容颜清丽,媚而不妖,光彩照人。

    她的身后,玄天神将冷漠而立,晶莹胜玉。

    正是陆青青,几年不见,随着修为提升,气质愈发内敛。

    两个青年人站在湖前,一个白衣,一个黑衣,手握法宝,还在喋喋不休。

    咔嚓,

    陈岩没有再施展神通,走动之间,带出清音。

    “什么人?”

    场中的两个人听到声音,先是祭出法宝,护住身子,然后才转过身。

    当他们看到一个陌生的少年人出现的时候,惊讶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来的此地?”

    陈岩径直把目光投向月牙湖上的女子,开口道,“青青,让你受苦了。”

    听到这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陆青青娇躯一颤,不敢相信地睁开眼,就见到陈岩大袖飘飘,清气环绕,近在咫尺。

    陆青青如释重负,啪嗒一声,凤簪子落地,摔成两截,如瀑布般的青丝垂下,流露出少有的软弱,道,“你回来就好。”

    “委屈你了。”

    陈岩目光一闪,探出手指,携带无量的伟力,轰然落下。

    咔嚓,

    围绕在月牙湖周围,密密麻麻的禁制法阵,一掌之下,化为齑粉,半点不剩,而且还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强大到不可思议,让场中的两人看得瞠目结舌。

    “咄。”

    陈岩继续动作,屈指一弹,一枚枚丹药化开,药香几乎凝成实质,如烟似霞,包裹住陆青青。

    轰隆隆,

    药力一入,元气尽数恢复。

    陆青青很快就站起来,青丝飘飘,美目晶莹,体内的真气如同长江大河,澎湃不休,隐隐有突破的征兆。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她虽然等于被软禁,没法走出月牙湖,但一天天的压迫,反而激发了她的潜力。

    在艰难之下,在绝境里,任何圆滑的手段都无用,只有不停地琢磨道术,尽可能地减少真气消耗,才可以支持更久。

    这样的压力下,成功之后,破茧成蝶。

    陈岩何等的境界修为,一眼就看出陆青青的变化,暗自点头。

    真的是,一啄一饮,因果循环。

    当年的陆青青,巧颜色,喜好言语,挥袖善舞,现在拭去浮夸,沉稳干练,假以时日,肯定能够凝结金丹。

    “是一定能够凝结金丹。”

    陈岩语气肯定,对方有了底子,自己自然可以施展手段,助其成功,不怕拔苗助长。

    “你是陈岩?”

    白衣青年人这时候开口,他已经反应过来,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陈岩没有说话,大袖一挥,一道煌煌力量发出,无声无息,却弥漫穹顶,化为大手,捏住一件符信。

    符信绽放出无量光明,声势浩大,但无论再怎么爆发,也挡不住大手的擒拿。

    “想通风报信?”

    陈岩看了眼咬着牙的黑衣青年人,轻轻一笑,符信化为灰烬,然后再一挥袖,两个人就成了冰雕。

    咔嚓,咔嚓,

    两人的冰雕栩栩如生,须臾后,从中间裂开,化为冰渣,生机绝无。

    “便宜他们了。”

    陆青青看了一眼,收回目光。

    “听说他们要召开大会啊。”

    陈岩负着手,身子挺拔,道,“他们的动作倒是不慢,那我就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青青,联络下我们自己的人,好好唱这一出戏。”

    哗啦,

    话音一落,自他背后的至宝大哉九真天玄宫中射出一道符箓,落到陆青青的手中,立刻,陆青青就觉得自己身子徜徉于一种伟大的力量中。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就是金丹宗师都显得渺小。

    陆青青素手握紧符箓,真气一转,整个人似乎化为虚无,很快出了洞府,消失不见。

    “正好把他们一网打尽。”

    陈岩仰着头,目光冷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