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章 风生霜河松柏绿 早有故人上心头(求订阅!)

第六百章 风生霜河松柏绿 早有故人上心头(求订阅!)

    次日。

    纤云留影,光照山深。

    时有桂花落,鹤唳三两声。

    再往前,丘色渐浓,松音渐近,叠翠涌浪,一片松林竹海。

    紧接着,霜气长河自中天垂下,浩浩荡荡,不知从哪里来,不知道从哪里去。

    上构白玉高台,二三十丈,惊虹上下,往来呼啸。

    再往下,则是厅事楹堂,前后开窗,种植老梅三四株,花开胜火,风一吹,香气满室。

    一大早,就有成千上百的俏丽少女,如同穿花蝴蝶一样,在走廊里来来回回,

    悬彩灯,挂蕊带,铺红毯。

    喜气洋洋,红红火火。

    时候不大,只见半空中银光璀璨,翩若长翼,绵长铺开,垂天之姿态,覆盖天空。

    随之而来的,还有清越玄音,覆地香气。

    侍女见此,知道是有金丹宗师降临,马上避到一旁,垂手侍立。

    少顷,虹桥落下。

    苟淮仁展袖从上面踱步下来,他头戴金冠,身披法衣,气质沉凝。

    他的身后,十二名苟家子弟,都是少男少女,英姿雄发。

    再后面,是带的道童玉女,捧着香炉,拂尘。

    “苟大人来的真早。”

    有迎客执事上前,笑容满面,道,“大人请跟我来。”

    苟淮仁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示意对方带路即可。

    转了个大圈后,众人来到目的地,迎客执事推开木门,道,“根据安排,大人可在此地等候。”

    苟淮仁看了一眼室中摆设,眉头皱起。

    他的侄子苟云见此,立刻上前一步,指着执事,道,“怎么回事?以我家大人的身份,怎么能够在偏厅,要在正堂才对!”

    执事陪着笑,连连打躬,道,“本来以苟大人的身份,是要坐在正堂,不过这次来的贵客太多,超乎想象,没有办法,只能让大人多多包涵。”

    “难道来人要比我家大人身份还尊贵?”

    苟云疾言厉色,反正他是小辈,自家叔叔不方便说的话,他可以大肆讲出,没人会责怪,于是声音很大,道,“莫非是你在暗做文章?”

    “小人怎么敢?”

    执事连连摆手,看上去诚惶诚恐,可是眼神中却有一分笃定,道,“都是金大人亲自安排的,小人可不敢乱自改动。”

    提到金大人三个字,他的后背不自然地挺了挺。

    好像这个名字有着无穷的力量,可以让他面对金丹宗师都很有底气。

    苟淮仁将一切眼里,眸子中的厉色一闪而逝,他摆摆手,压制下身后弟子的躁动,语气生硬地道,“就这样吧。”

    “多谢大人体谅小的。”

    执事点头哈腰,一脸卑谦,道,“小的只是按照安排行事。”

    “好了,你下去吧。”

    苟淮仁摆摆手,吩咐他离开,然后迈步进入室中。

    窗明几净。

    梅枝横出水中,香气扑鼻,冉冉而转。

    看在眼里,清洁有致。

    苟淮仁坐在正中央,嗅着花香,心中的郁郁之气,似乎减轻了少许。

    苟云却是年轻气盛,非常不满,直接开口道,“大人,正堂何其多也,难道都要给宾客?来人是金丹宗师,大人更是老牌金丹宗师,我看金彬绘明显是故意为之。”

    苟云越说越气,道,“我们到底是外人,不是他们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现在他们得势了,就不把我们苟家看在眼里!”

    “说的是。”

    “就是这样。”

    “我们不服。”

    其他苟家子弟最近可能没白受气,个个义愤填膺,他们在落云谷中的地位和待遇下调,不满很久了。

    “都给我住嘴!”

    苟淮仁断喝一声,目光锐利如鹰隼,缓缓扫过全场,任何一个苟家子弟对上这样的目光,马上垂下头,不敢对视。

    苟淮仁也知道苟家如今的处境,明白自家子弟的心理落差,于是缓和了下语气,沉声道,“我是一家之主,自然会给你们做主。”

    “是。”

    家主的威严是很大的,众人很快安静下来,各自找云榻坐下。

    正在此时,就听玄音阵阵。

    倏尔漫天气机若珠帘般拉起,挂在半空中的玉钩上,星星点点的宝焰连绵而来,宛转九曲,彩光如檐下滴水,叮当作响。

    看此声势,是又有人到。

    苟淮仁目光一动,他能够感应到,半空中的飞行法器上,有一股磅礴的血气,贯空而出,明明煌煌,应该是武中圣者。

    “小的恭迎闲行公。”

    巧合的是,又是刚才的迎客执事,光听他的声音,就能够听出他语气的卑谦,比刚才迎接苟家人还要胜过十倍。

    看样子,恐怕都能够将头垂到脚面了。

    执事的声音再次响起,道,“闲行公请随我来,金大人已经给您安排好,在正堂雅居,位置是最好的。”

    “嗯。”

    闲行公从头到尾就答应一声,然后就是连绵的脚步声,越行越远。

    声音不小,即使是在偏厅中,都听得一清二楚。

    一时之间,室中是死一般的沉寂。

    任何的苟家子弟都是面色铁青,双目喷火。

    什么闲行公?

    根本都没有听过!

    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大燕王朝一个普通的武中圣者!

    这样的外人,难道分量比自家家主还要重?

    区别对待。

    非常不像话!

    即使是以苟淮仁的城府,嘴角都抽了抽,差点压制不住怒色。

    过了一会,苟淮仁站起身,往里面的内室走去,吩咐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能进来。”

    “是。”

    众子弟答应一声,不敢多说。

    内室空间不大。

    垂地画轴,两个檀架,上面摆放瓷器古玩。

    正中央是简单的木榻,一尘不染。

    苟淮仁看了看左右,深吸一口气,双手若莲花般盛开,打出一道道的法诀,密密麻麻的篆文自指尖生出,交横相错,成天罗地网。

    不到半刻钟,整个内室就化为龙潭虎穴,不会有半点的气机外露。

    做完这个后,苟淮仁又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的问题后,才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符,举过头顶,道,“苟淮仁,恭迎大人。”

    轰隆,

    话音一落,玉符燃烧,有火而不灼热,晶莹其光,化出一个少年人模样,俊眉长目,大袖飘飘,正是陈岩。

    唠叨一句,刚下限免,成绩很重要,希望神话本书的书友,订阅一下。拜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