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零一章 山云压水低 好戏待开锣
    轩亭。

    立于水中。

    半带烟云,半含青翠。

    不事雕饰,而自然成画。

    陈岩踱步而出,轩昂伟岸,身子一拔,澎湃气机充塞内室,有一种难言的威压。

    他看向下面的苟淮仁,抬手道,“苟家主不用多礼。”

    “大人。”

    苟淮仁本来还有少许疑虑,但今天的见闻让他彻底死了心,决断一下,他自然是要表现地忠心耿耿,道,“我苟家上下,都支持大人王者归来,重新执掌落云谷。”

    顿了顿,苟淮仁用更为庄重有力的语气道,“只有大人的带领下,才可以拨乱反正,让落云谷兴盛!”

    陈岩负手而立,目光似乎透过禁制,看到外面。

    石出白水。

    间杂松柏,老梅。

    各种光晕辉映,风吹来,摇曳生姿。

    不少的宾客纷纷到来,或是驾驭飞宫,或是乘坐宝辇,或是骑乘仙禽,气机碰撞,和霜河交映,异象频出。

    其中不乏气机深沉之辈,是金丹宗师或者武中圣者,天人交感。

    甚至还有绵绵长长的神唱之音,空明通透,带着一股众生信仰的味道,应该是赶来的神灵。

    陈岩点点头,接下苟淮仁的投诚,开口道,“阵势不小,看来他们要真正抢班夺权了。”

    声音平静,不喜不怒,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苟淮仁以己度人,知道眼前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少年人心里肯定不会像他表现的那么平静,于是加了把火,道,“原本有汪容甫和徐元吉照应,虽然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人不停渗透,但总有个度。”

    “可是自从两人被调离之后,这群人就不顾吃香,打压异己,提拔亲近之人,弄得谷中是乌烟瘴气。”

    “大人你留下的不少人都被架空,金雄图就是冲锋在前之辈。”

    他对金雄图恨之入骨,有机会,自然要下眼药。

    “汪容甫和徐元吉两人离开,也是聪明人。”

    陈岩对两人的离开不置可否,重复了金雄图三个字一遍,突然笑出声来,道,“这个名字,我可是如雷贯耳,这两天都要听得耳朵生茧子了。等一会,真要好好会一会他。”

    苟淮仁听到这似乎是轻描淡写的话,却是心中大定。

    以眼前这位王者归来的强势表现,到时候金雄图肯定是在劫难逃。

    “让你再嚣张。”

    苟淮仁想到那个小小的执事提到金大人三个字时候的笃定自信,心中冷冷一笑。

    陈岩自然不会去管苟淮仁的小算计,要不是他从青瑾那里得知消息,今日会有大会召开,各路人马到来的话,他抵达落云谷后,就要进行斩首行动,进行大血洗了。

    现在忍而不发,就是要来一场大的,进行彻底处理。

    陈岩站在室中,眸子深沉,显出日月之影,巡查周天,方圆千里之内,尽收眼底。

    一个个高台,一个个亭榭,一个个殿堂。

    没有任何的疏漏,历历在目。

    随着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支持,加上落云谷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机遇,最近几年真的是滚雪球般壮大,在很多势力中左右逢源,建立联系。

    正是因为此,这次落云谷大发英雄帖,呼朋唤友,来的人非常多。

    陈岩不光是见到了自己熟悉的金剑门,真武两仪道外,还发现了其他宗门家族之人,关系亲近的,来的都是金丹宗师,关系一般的,也派了亲传弟子。

    很显然,落云谷在阴阳对冲中展现出来的价值,让它变得分量十足。

    “正好。”

    陈岩目光幽幽,深邃无比,身上法衣猎猎生风,道,“他们已经搭好舞台,正好让我唱一出大戏。”

    离他们不远,同样有一个浮水楹堂,梅枝枝枝丫y,横生细密小花,很有一种花团锦簇的感觉。

    一个头戴高冠,身披玄黑法衣,上面绣着秩序锁链的花纹的中年人,皱着眉头,开口道,“陆青青还不肯屈服?”

    “是的,大人。”

    身边人回复,道,“昨日两位师兄刚刚传回消息,陆青青还是执迷不悟,冥顽不灵。”

    “等这次整合之后,就是雷霆激荡,彻底清除遗老遗少,任何人都不例外。”

    中年人做得四平八稳,眉宇间很有威严,道,“像陆青青这样的顽固分子,就是重点打击对象,到时候有她的苦头吃!”

    “把他们两人叫回来吧,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是,大人。”

    道童点点头,转身出门,祭出一件飞行法器,往后面飞去。

    中年人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刚想缓一缓,他负责会场的布置事宜,大大小小,千头万绪,可把他忙得够呛。

    现在有时间了,抓紧歇一歇。

    可是这时,他感应到宏大煊赫的气机由远而近,天穹上金灯万盏,垂光璎珞,熠熠生辉,气象万千,忍不住心里哀嚎一声,这下子真的没法休息了。

    想到这,中年人不敢怠慢,连忙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推门出去。

    轰隆隆,

    沛然不可抵御般的力量降临,祥云阵阵,瑞彩条条,结成宝灯,璎珞,如意,小塔等等等,大方光明。

    高台上,烟云四起,恢宏若朝霞,然后显出几个人影,都是气势沉凝,如渊似海。

    只是静静而坐,就令人自然而然将目光投过去。

    “金丹宗师,武中圣者,神灵。”

    陈岩微微抬起头,目光一下子穿透场中的禁制,看清楚高台上的人,他虽然一个人不认识,但知道他们就是自己接下来要动手的对象了。

    苟淮仁同样坐直身子,这个大戏上,他会是冲锋陷阵的先锋官。

    哗啦啦,

    见高台上人影晃动,气机弥漫,场中的各位邀请来的宾客同样知道来人的身份,都开始停止交谈,正襟坐好。

    真武两仪道的人坐在接近高台的位置,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的人行事很聪明,他们只是在内部打压异己,但是对以前的合作者都是一视同仁,甚至支持力度更大。

    像真武两仪道和金剑门,等等等等,以前陈岩的关系,他们掌权之后,合作继续,没有任何的幺蛾子。

    这一次两仪道来的人是文衡山,他最近闲来无事,正好被掌门抓了苦力,来参加这次大会。

    此时文衡山坐在云榻上,看着上面的人影,不自然地想到了曾经的陈岩,物是人非啊。

    叮当,

    一声玉磬响,大会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