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零四章 任凭口舌胜剑 也是跳梁小丑
    天穹上。

    祥烟袅袅,羽扇翩翩。

    白鹿衔宝芝,灵龟驮参果。

    瑶草琪花齐开放,玉磬金钟奏玄音。

    千百明光瑞气升腾而出,自诸峰而来,紫青交映,氤氲霜河,将整个天地映照成琉璃之色。

    青青翠翠的松柏,晶晶莹莹的宝石,枝枝丫丫的仙树,大大小小的精灵。

    天上清光,地上霜水,中间异香。

    乍一看,不是人间,而是天上。

    纵然在场的宾客都是见多识广,但看到这样的声势,依然是叹为观止,真真是好大的排场啊。

    天地共迎四个字当得起!

    “青瑾!”

    金雄图却是看得火冒三丈,咬牙切齿。

    他最是明白,肯定是谷中镇压气运的真阳神钟全力出手了。

    那个老家伙,自己找他的时候,只知道推脱,不愿意出力气,原来早就有了反心啊!

    以后旧账新账一起算!

    轰隆隆,

    这个时候,天花坠地,悬彩生香,一架云辇徐徐而来,曳出无量光明,长长展开,宛若尾翼。

    华盖之下,一个少年人负手而立,宽袖法衣,龙章凤姿,轩昂俊美。

    他的身后,有一男一女,垂手而立,气息沉凝。

    “咦,”

    有眼尖的宾客已经认出,后面的女子容颜精致,正是以前善于交际很有名气的陆青青,不少人还惦记过,不过后来销声匿迹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出现。

    像文衡山等人,却是把目光投在最前面的少年身上,不少人露出惊讶之色,暗自道,“他怎么回来了?”

    不多时,云辇来到霜河上空,稳稳停住。

    水中千千百百的赤红鲤鱼轮流跃出水面,口衔玛瑙,翡翠,珍珠等等等,做出朝拜姿态,非常壮观。

    一起一伏,一升一落。

    气势之盛大,先声夺人。

    苟淮仁迎上去,行礼道,“谷主大人。”

    “嗯。”

    陈岩点点头,目光幽幽。

    苟淮仁转过身,面向全场,运足力气,道,“有什么可争辩的?陈大人是落云谷的缔造者和创始人,更是当之无愧的谷主,归来之后,肯定要领袖群伦。”

    轰隆隆,

    声音若雷霆,远远传开,在每个人耳边炸响,化为清音。

    于是无论是来客嘉宾,还是落云谷中的新人,一瞬间就明白了云辇上少年人的身份。

    当年风头正盛的陈岩。

    落云谷的开创者和缔造者。

    曾经斩杀过多位同境界修士的超卓天才。

    王者回归?

    众人一下子被引起了兴趣,真是越来越精彩了啊。

    “陈岩,”

    就是向来自诩能力出众的金雄图这个时候都有点错愕,他真是没有想到,在关键时候,消失了几年没露面的陈岩会突然出现。

    “也没什么可怕的。”

    金雄图很快稳住心神,对方的心腹早被自己打压的打压,流放的流放,现在根本没了根基,只是顶着一个创始人的名号,又有什么用?

    空架子罢了!

    想到这,金雄图大笑一声,道,“原来是陈道友,真是好久不见。道友你在落云谷岌岌可危的时候消失不见,现在兴旺发达了,又回来了?”

    “真是让人佩服啊。”

    话语不多,但句句如刀似剑,锋芒刺人。

    称呼陈道友,不是谷主。

    指责对方故意逃避困难,却来摘桃子。

    三言两语,尽显嘲讽讥笑之手段。

    在场不少人暗自叹服,难怪金雄图能够上位,果然有自己的手段,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陈岩,看这位王者归来的人物该如何应对。

    事实上,消失这几年,真的是硬伤,

    无论怎么讲,恐怕都会被抓到口柄,然后越说越错。

    陈岩抬起头,看了一眼,道,“跳梁小丑。”

    众人听得就是一愣,这个应对是怎么回事?

    陈岩的声音继续响起,字字如玉,清清凉凉,道,“青蝉,将此人拿下,重重责罚。”

    “是,大人。”

    青蝉应了一声,自后面转出,手中捧着一道玉符。

    仔细看去,玉符清光隐隐,上面托着一个玲珑天宫,形似大星,包罗万象,蕴含无量伟力。

    稍一震荡,就是无量光环溢出。

    青蝉走出云辇之后,身子一拔,体内那一种森然的妖王之力弥漫出来,浩浩荡荡,无穷无尽。

    他趾高气昂地来到高台前,用手一指金雄图,开口道,“呔,小子,我家大人让你受责罚,还不过来老老实实受刑?”

    他本就是妖王出身,肆无忌惮,说话可没修士那样温和,要多刺耳有多刺耳。

    那个嚣张,那个跋扈,那个气人,简直难以用言语描述。

    其他人看得都是心里来气,别说是被指着的金雄图了,他简直要怒发冲冠,浑身上下冒出火焰了。

    金雄图强压心中的杀机,怒斥道,“无知妖孽,这种场合哪里有你插口的地方,还不速速退下!”

    “看来你是冥顽不灵。”

    青蝉剑眉一竖,煞气逼人,他再用手一指,道,“既然如此,那就让小爷拿你好了。”

    “去。”

    青蝉拿起手中的玉符,高高祭出。

    轰隆隆,

    下一刻,玉符迎风而涨,清光大盛,轻而易举地撞破高台上布置的禁止法阵,化出万千的光环,五彩缤纷,而又精致致命。

    “这是?”

    金雄图一看,就是一惊,因为他发现,莽莽大力罩住他的身子,让他根本无法动弹。

    他体内千锤百炼,能够拔山破丘的法力,此时如同消失了一样,无论怎么运转,都没有动静。

    “怎么可能?”

    金雄图要大喊,却说不出话来。

    叮当,

    光环层叠,交响清音,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落下,困住一动不动的金雄图,把他拎了上来。

    刚才还指点江山般的金雄图,现在被困的像个粽子似的,到了青蝉的脚下。

    “这个,”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金雄图连反抗都没有反抗,就被如擒拿了。

    难道这个家伙只是嘴皮子溜,实际上是个水货的金丹宗师?

    “嗯?”

    就连北海王都第一次哑然失声,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早知道的话,自己就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