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零五章 先声夺人 强势登场
    金雄图站在霜水上。

    晶莹玉润的水色映照出他扭曲的面容,冷冽的寒意沁骨,自上而下。

    他的身上,是大大小小的光圈,五彩流转,有日月星辰之影,玄音清越,时刻流转。

    越是挣扎,光晕束缚地越紧,到最后,勒得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妖孽,”

    金雄图没有办法,只能大喝道,“你还不把本谷主放开?”

    “你这样的跳梁小丑也敢自称谷主?”

    青蝉先是鄙视了一句,然后神情一正,道,“我家大人说过要责罚你,就得责罚你,这是金口玉言。”

    “现在该你受责罚了。”

    话音一落,青蝉手一摇,妖气凝聚,倏尔拉伸,化为一根长长的鞭子,上面纹理交织,如同鳞片一样,怎么看怎么狰狞。

    啪,

    青蝉抓起鞭子,高高扬起,猛地落下,抽在金雄图身上。

    啪啪啪,

    一口气就是四下,又快又狠又重,传出的声音很大。

    “啊,”

    金雄图痛入骨髓,叫出声来。

    实际上,以他金丹境界的修为,是不应该这么不堪的。

    可是先是玉符封印了他的的法力神通,而青蝉的鞭子看似是鞭子,却是一种妖族神通,乃是一等一的酷刑。

    打在身上,疼到骨子里,痛在心头。

    其中的滋味,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什么?”

    “竟然这样?”

    “真敢打啊。”

    在场的人目瞪口呆,他们真没有见过金丹宗师在这样大庭广之下受刑。

    真的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云辇上冷峻如山的陈岩,来势汹汹啊。

    当然还有不少人看着束缚在金雄图身上的光晕,层层如环,弥漫着神秘的气息。

    是何物,能够将堂堂金丹宗师束缚地毫无还手之力?

    至于苟淮仁看得是又高兴,又不自在。

    高兴的是,金雄图受此鞭刑,颜面大失,太痛快了。

    而不自在的是,手段太过刚烈霸道,不死不休。

    整个过程,从陈岩下令,到青蝉手托至宝玉符出来,再到他束缚擒拿金雄图,最后化出魔鞭抽打金雄图,看起来很多,实际上非常快。

    不到五个呼吸,金雄图就挨了四鞭子,颜面扫地。

    这个时候,金雄图的同党才反应过来,怒火燃烧。

    “大胆。”

    当先出现的是一个武中圣者,头戴金冠,身披玄铁如意铠甲,鹰目如电,气质凌厉,正是闲行公。

    他踏出一步,地动山摇,身子扭曲如大弓,力量凝聚在拳头之上,轰隆一声打出。

    远远看去,力量压缩周围的气机,化为一根尖锐的长矛形状,通体银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狠狠冲青蝉插下。

    青蝉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抬起鞭子,又给了金雄图一击,打的他惨叫不已,道,“大人让惩罚,那就得打你最少二十鞭子,一鞭子不能少。”

    “猖狂。”

    闲行公见此,煞气更重,连续出拳,音爆连绵。

    轰隆,

    可是下一刻,

    闲行公就目瞪口呆了,他打出的拳爆在接近青蝉方圆丈许后,自动化为虚无,踪迹不见。

    “怎么回事?”

    闲行公身为武中圣者,对力量的拿捏自然是出神入化,可是这一幕真的超乎了他的认知。

    青蝉不屑地一笑,提起鞭子,对金雄图又是一下,道,“六。”

    “啊,”

    金雄图拉长的惨叫声,似乎是对闲行公最大的嘲讽。

    “这,”

    闲行公真的是摸不清头脑,少见地呆在原地。

    “咄。”

    这次出手的是一个神灵,金灿灿的大手,神光如辉,上面托着一个似实还虚的光球,万千的人影跌坐在里面,诵读神文。

    大手一出,漫天神唱。

    气势之大,更盛刚才武中圣者出手。

    可是结果是一样的,有去无回。

    大手在接近青蝉之时,突兀消失,半点不见。

    神灵坐不住了,目中冒火。

    不同于刚才闲行公打出的力量,他刚才施展的手段,可是结结实实的神力,凭空没了这么一截,相当于从他身上割肉似的。

    啪,

    青蝉斜了斜眼,一抖鞭子,再次抽打地金雄图痛叫连连。

    这一次,场中所有的人面色凝重起来。

    能够在场的,不管是各大势力的代表,还是落云谷的高层,没有一个是酒囊饭袋,虽然有的人看不出其中的玄妙,但总有人可以。

    青蝉周围的空间折叠,力量滔滔,超乎寻常。

    有的人很快想到自家的镇宗之宝,似乎全力催动,才有这样的威势。

    “是法宝的力量,”

    文衡山心思纯粹,神通近乎本能,他眸子晶莹,似乎能够看见青蝉身子周围空间的变化扭曲,那种煌煌若天威的力量,比他们宗门的镇宗之宝还要强大。

    “这个陈岩,”

    文衡山坐直身子,嘴角勾起一个奇妙的弧度,喃喃道,“真是不消停。”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人也都有了判断。

    他们原本对陈岩归来嗤之以鼻,认为是以卵击石,自取其辱,但现在就转了风向。

    至宝之威,就是有这样的份量!

    北海王从座上缓缓起身,他目光一凝,没有法力,没有神通,而是一种纯粹的力量,却如同神电一般,照下去,纤毫毕现。

    他已经发现,一股浩瀚的力量自天穹上垂落,在青蝉的身子周围,凝成一种独特的领域磁场,层层叠叠,不停扭曲。

    任何的力量接触到领域磁场,立刻就不知道被扭曲到哪个空间了。

    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确实是至宝的力量。”

    北海王有了计较,他虚空一抓,恐怖的力量化形,宛若龙爪,自上而下,暴戾恐怖,蕴含无穷无量的威势。

    龙爪在接近青蝉之时,并没有像前两次那样消失,而是突然爆发出惊天的龙吟声。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片片龙鳞翻飞,血液赤金。

    刹那间,青蝉身子周围晕开一层层的涟漪波动,像是空间要破裂。

    青蝉却是无动于衷,继续抽打金雄图,不疾不徐,不紧不慢。

    整整打了二十下,一下不少,他才收起魔鞭,看了下奄奄一息的金雄图,道,“责罚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