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零六章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天上光。\r

    山峦晴洗,晶晶如玉。\r

    重叠斜照,光暗交织,映出金雄图痛苦扭面容。\r

    美丽和扭曲,对比之后,显得诡异。\r

    二十下,一下不少。\r

    让这位曾经的落云谷权势人物颜面扫地。\r

    他现在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像是落魄凄凉的乞丐,哪里还有往日言出法随的威风?\r

    众人见此,不由得自心底升起一股寒意。\r

    一言不和,就能把金丹宗师鞭挞。\r

    其中的霸道和强势,不容置疑。\r

    这一刻,没有人能够忽视云辇上的少年,不少人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r

    青蝉打完之后,不管其他,收起魔鞭,身子一纵,拔地而起。\r

    正在这个时候,北海王雄霸八荒的一拳打到,原本空空如也的虚空,倏尔变得晶莹剔透,如同冬日飒飒寒风下的冰镜,光棱凹凸,扭曲多变。\r

    很显然,这就是至宝建立的领域磁场,开始具现化。\r

    咔嚓,\r

    从天而落的力量,如千重山压下,莽莽不可测度,于是镜光之上,浮现出裂纹,然后由小变大,最终爆开。\r

    轰隆隆,\r

    千千百百的清光向四面八方散开,如同月下清冷的鹤舞,又好像是经冬日而不凋零的青竹,叶叶摇摆,幽韵自生。\r

    “啊,”\r

    没了束缚,金雄图一身的法力恢复,他大喝一声,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只是面容狰狞,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r

    刚才的遭遇,不死不休!\r

    轰隆,\r

    北海王身子不动,再出一拳,玄黄龙爪,大有半亩,如影随形,覆盖青蝉。\r

    从上往下看,青蝉娇小楚楚,微不可见。\r

    真的是覆山压顶之相,一碰则死。\r

    青蝉抬起头,看着似缓实疾的龙爪落下,自身的妖力受到禁锢,无法运转。\r

    不过他还是不慌不忙,底气十足。\r

    果不其然,眼看青蝉就要被北海王一拳打爆,替金雄图报仇雪恨,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通天彻地的神光从天而降,笔直一线。\r

    其上有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雨,剑光佛理,包罗万象,起源造化。\r

    莽莽如沉雷,浩浩凝光阴。\r

    神光打在龙爪之上,刚开始,无声无息,须臾后,龙爪猛地爆开,血肉,鳞片,筋骨,洋洋洒洒,天地之间,下了一场血雨。\r

    哗啦啦,\r

    血雨落在霜河中,红白交映,泛着莫名的奇妙色彩,化出烟光,大小不同,和真实的一样。\r

    这就是武中圣者和道术高手不同的地方,他们的拳意精神中糅合了血气之力,打出去,有血有肉有筋骨。\r

    力量之凝聚,超乎想象。\r

    北海王望着神光消失的地方,隐隐之间,空间折叠里,大星摇曳,垂光生姿,蕴含无量的伟力。\r

    这就是至宝,连他都忌惮不已的存在。\r

    青蝉返回云辇,躬身交令,道,“大人,已责罚完毕。”\r

    “好。”\r

    陈岩一摆手,大袖如翼,绵绵铺开,他踏前一步,居高临下,看向高台上的众人,有金丹宗师,有武中圣者,有神灵,都非常陌生。\r

    陈岩面无表情,声音一起,煌煌若天威般的力量弥漫天地,万象生灭,道,“本座作为落云谷的缔造者,是落云谷的主人,你们这群外人无事生非,兴风作浪,胆子不小。”\r

    “现在你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臣服,要么死。”\r

    “没有第三条路。”\r

    真的是字字如铁,生硬霸道,落在人的耳中,要打入心里。\r

    “霸道啊。”\r

    前来的宾客左右看了看,都是面面相觑,这个陈岩未免是太霸道了。\r

    文衡山却是上下打量着陈岩,越看越是惊讶,以他的修为,居然看不出对方的深浅。\r

    只觉得浩瀚若星空,无边无际,无穷无尽。\r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容纳万物。\r

    “怎么回事?”\r

    文衡山心中有一个猜测,但却不敢相信,因为太过匪夷所思。\r

    “狂妄不为人子。”\r

    闲行公听到陈岩话,目中冒火,他踏前一步,指着陈岩,道,“你原本还是我们大燕朝云州的解元公,居然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罪可诛九族。”\r

    “诛我九族?”\r

    陈岩轻轻一笑,冷峻的面容上却没有半点笑意,道,“这样的威胁,我还是第一次听到。”\r

    哗啦啦,\r

    话音一落,自他的身后,倏尔跳起一团银光,然后腾空而起,锋芒毕露,不可思议的杀意,纵横天地。\r

    无形剑若出水之青虬,快到难以想象,似乎连时空在这一瞬间都变得短暂,一瞬而至。\r

    锋锐,迅疾,冷冽。\r

    闲行公大骇,身子一扭,想要躲避。\r

    可是莽莽大力降下,凝固周围空间,如同精铁,让他根本无法动弹。\r

    他眼睁睁地看着剑光落下,然后自己的头颅高高飞起,越飞越高。\r

    “这就是死了?”\r

    死亡的姗姗来迟,应该是闲行公最后的一个念头了。\r

    噗通,\r

    死尸栽倒,切口处平滑如镜,半点看不出血迹。\r

    “什么?”\r

    “怎么会?”\r

    “生机绝无,是真的死了。”\r

    “不敢相信。”\r

    场中先是一阵死寂,然后猛地一下,炸开了锅。\r

    金雄图被当众鞭挞二十下足够震撼人心,令人不寒而栗,但一个武中圣者的死亡,明显是更有冲击力。\r

    武中圣者,和金丹宗师同一个级别,虽然保命手段或许差一点,但战斗力说不定更为强悍。\r

    这样的人物,一旦成就,就会在大燕王朝由皇帝亲自册封爵位,地位超然,能够呼风唤雨,令家族兴旺数代。\r

    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绝对能够称得上。\r

    可是现在却成了一具冰冷冷的尸骨,往日的一切都化为烟云。\r

    文衡山霍然起身,紧紧地盯着半空中的人影,刚才的一击,看似简单,但实际上蕴含的玄妙,连他自己都看不懂。\r

    “怎么可能?”\r

    文衡山这样冷静的让都受不了,这才几年的时间,对方居然离元神真人只有一步之遥,和金丹三重修士不分轩轾。\r

    陈岩手一招,无形剑重新落入身后的神光中,他踏云而下,彩光成阶梯,一步步,向高台去。\r

    ps:说一下,家里的中央空调坏了,漏水,在这个供暖的季节,简直太糟心。今天抽空才写了这一章,晚点了,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