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一十章 千点清光晕云生 佳人描眉浸晚晴
    洞府中。

    风生绿云,霜照竹松。

    花气浸小径,鹤唳有清音。

    陆青青一身白衣,顶中作髻,余发垂到腰间,用铜环束起,容颜精致,冰清玉洁,赤足之下,湖光莹莹,氤氲寒气。

    她素手放到身前,精致面容上神情变幻,从妖冶,到娇媚,到慵懒,到风情万种,到茕茕自立,到若即若离。

    与此同时,天门上,各种光华交织,五彩斑斓。

    而每一个神态变化,都会剔除掉一种色彩,少一种绚丽,多一种沉淀明洁。

    不知道多久,所有的色彩都被抽离,只剩下晶莹剔透的清光。

    乍一看,如同雪后的峰峦,像是拭去灰尘的镜面,似是风吹过未解冻的冰皮。

    晶晶然,欣欣然,看似没有色彩,却是最为纯粹。

    “繁华多姿,照见自我。”

    陆青青口吐咒语,漫天的清光倏尔一收,在她的天门上,凝成一枚金丹,混元如一,上面交织细密的花纹,似是鲸鱼,隐有潮音。

    叮当,叮当,叮当,

    虚空之中,响起莫名的曲子,在苍茫的大海上,在凸起的礁石下,在风暴雨中,清媚而好听,有一种神秘色彩。

    道经中记载,只有参悟水之真谛的水族之人,才能够激发血脉中的远古气息,发出此音,护佑灵台,不生心魔。

    很显然,陆青青成就的是上品金丹。

    这一刻,陈岩就看到,自洞府之上,冲出一道绵长通透的水光,浩浩荡荡,长有千尺,飞琼溅雪,回望汹涌。

    天光一照,形似一头古老的龙,双角昂霄,五爪腾空。

    圣天玄将立在他的身后,如松如竹,如龙如鹤,身上的气息古怪而又强大。

    陈岩面上露出笑容,道,“其光纯正,黛青生翠,金丹成就。”

    话音一落,

    洞府门户打开,陆青青从里面出来,容光清丽,淡扫蛾眉。

    不娇媚,不艳丽,不妖娆,不勾人,不成熟,不清纯。

    乍一看,没有特色,但越看越是有味道。

    她站在洞府松下,仰着俏脸,光线织衣,条理分明。

    陈岩剑眉一挑,开口道,“金丹一成,浮华散去,可喜可贺。”

    “嗯。”

    陆青青答应一声,美眸中神采出现,她感应到体内的法力流转,和天地间的玄妙联系,如环环相扣,让人着迷。

    两人就这样坐下来,在崖上,背后是清冷的新月,前面是森淼的湖光,说着话,谈着心。

    有修炼感悟,有困难磨砺,有儿女情长,有困惑坎坷。

    无拘无束,随心而谈。

    两人相识已久,第一次这样敞开心扉。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第一缕日光自山峰上激来,如猎猎生风的赤旗展开,拖曳光辉,将地面映出一片红彤彤的彩色。

    陆青青裙裾上晕着光,摇着彩,曳着音,她细细的长眉挑起,如山的青黛,道,“我要回去一趟。”

    陈岩用手帮她捋了捋被山风吹乱的鬓发,没有多说,只是道,“水族虽然没有受到妖魔之祸的冲击,但自古以来,就是复杂,你要当心。”

    陆青青莞尔一笑,幽香细细,道,“我可是正宗的水族人呢,不用你提醒。”

    “哈哈,”

    陈岩大笑几声,然后敛起笑容,上前一步,抱住身前软玉温香的娇躯,郑重地道,“注意安全,真吃了亏,记下来,我去替你算账。”

    “走啦。”

    好一会,两人分开,陆青青脚下一点,升起一朵水花,托住身子,杳然离去。

    走的干净利索,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现在的她,不再是藤蔓,不再是牵牛花,需要找大树攀着护着,而是真正的莲花,出水蕴香,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陈岩坐在石头上,看着霞光升腾,紫气东来,好一会才开口道,“水族,是个大漩涡啊。”

    玄天神将突然说话,道,“任何的历史悠久,并能够长存下来的势力,肯定是盘根错节,从无例外。”

    “玄天你说的没错。”

    陈岩听到这说话的声音,没有惊讶,他眸子深深,道,“底蕴和麻烦从来都是双生子,有得有失。”

    顿了顿,他继续道,“青青凝结金丹后,激内的天鲸血脉,需要回族中密地一趟,得到传承,才可以继续修炼,这是她自己的事。我们现在要做的是,肃清落云谷,扩大交流平台,跟更多的势力建立联系。”

    圣天玄将的话语还是生硬,没有别的感情,道,“这个我不懂,我替你杀人。”

    “是要杀不少人。”

    陈岩站起身,刚才的和煦温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冬日般的萧杀。

    京城,王府。

    金石玉树,亭亭如盖。

    上覆宝石,珊瑚,玛瑙,绿玉,等等等等,五彩十色,熠熠生辉。

    风一吹,自上面落下光晕,生灭不定。

    十皇子璐王坐在树下,头戴金冠,身披长衣,上面绣着青虬出水,活灵活现。

    他手中翻阅着竹简,眉头不时蹙起,舒展,再皱起。

    “哎,”

    半个时辰后,璐王重重地放下玉简,叹息一声,这个任务可不好完成。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书生打扮的中年人从外面进来,见璐王愁眉不展,直接开口问道,“王爷可是为去落云谷一行犯愁?”

    “是啊,”

    璐王对自己的心腹谋士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拢着袖,如揽日月,身上气息沉凝,可见同样是修为提升很快,可对自己的这一行没有半点把握,道,“我跟陈岩的一点香火情,可是没有用处。”

    他自嘲一笑,道,“我现在是将宝骊千叶甲融入自身,以心血祭炼,才勉强可以飞行,离武中圣者还要差一截,可对方已经看武中圣者如同孩童一样,天堑般的差距啊。”

    “王爷不必如此。”

    中年谋士说话不紧不慢,给人智珠在握的感觉,道,“王爷血脉特殊,虽然突破武圣要比别人难,但一旦成功,雄厚的积累足以可以打开更为宽广的路子。”

    说了几句后,他继续道,“八王爷接下这个烫手任务,也是早有准备,听属下一点点道来。”

    璐王听完之后,沉默不言,缺少了不少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