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一十三章 孽龙遗宝
    夜半。

    波光摇月,星影入亭。

    琼树挂金叶,岩冷凉如秋。

    林间多鹤,唳于松下,声音清亮,远远传开,空谷回应。

    陈岩稳稳端坐,看着水石萧然,景象干净,然后屈指一弹。

    下一刻,

    眼前明光散开,如晕如环,往下一落,像桩子一样。

    金灿灿的桩子,镌刻精致的花纹,层层叠叠。

    每一个都束缚着一个人,任凭他们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当然,有人从头到尾没有挣扎,比如北海王。

    陈岩看得饶有兴趣,轻笑一声,道,“北海王,你怎么没有动作?”

    北海王抬起头,面容如铁,背脊挺直,冷声道,“有什么用?”

    “你就不担心我杀了你们?”

    陈岩手似白玉,泛着光泽,却蕴含举世无匹的力量,杀人如麻。

    “你不会的。”

    北海王眉心跳了跳,却没有任何的慌张,道,“这样的举动,与你无利,还彻底得罪了大燕王朝上下,是吃力不讨好。”

    陈岩让咿咿呀呀叫唤的胖娃娃过来倒水泡茶,抬了抬眼皮,道,“我难道会怕大燕王朝?”

    “你当然是不怕大燕王朝。”

    北海王很冷静,目光沉沉,答道,“可是你要晋升元神境界,就不能举世皆敌,那样的话,平添风险。”

    “元神大道,本就是与天争锋,要是再有*纠缠,因果之下,岂能独步青云?”

    “其中选择,阁下是真正聪明人,自然是该知道如何选。”

    陈岩端起胖娃娃刚刚泡好的灵茶,水清白晶,若云出山,又似霜后的石骨,香气浸染人衣,他不疾不徐地吹了吹茶叶,才开口道,“说的很有道理。”

    抿了一口后,陈岩继续道,“不过,死罪饶过,活罪难逃,你们几人这段时间就好好给我做苦力吧。”

    话音一落,立生变化。

    金灿灿的桩子倏尔缩小,化为符牌,拇指大小,印在他们的眉宇间,似乎是刻出来一样。

    “来人。”

    陈岩做完之后,抬手敲了下案上的玉磬。

    侍立的道童听到声音,马上上来,道,“大人。”

    陈岩用手一指,吩咐道,“将他们几人带下去交给青蝉。”

    “是,大人。”

    道童答应一声,上前领着众人,往下面走。、

    北海王都是精明之人,即使是心中怨气冲天,不会自找苦吃,非常听话。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陈岩目送他们离去,嗅着茶香。

    天竹和寒梅在亭下交映,满座生风。

    时而有小鹿蹦蹦跳跳过来,和肉嘟嘟的大娃娃玩耍。

    陈岩品着茶,目光幽幽。

    他确实是没有杀掉北海王一行人的想法,因为他不在意荣华富贵,不在意声名威望,不在意势力兴衰,元神大道在前,一切都是舟船,可用可舍。

    当然,北海王等人有很大的价值,拿到书,就要狠狠宰一顿。

    饮完杯中茶,陈岩打掉发在自己脚下滚来滚去的胖娃娃,让小东西自己去水边捉鱼玩耍,然后想了想,自袖中取出一枚珠子。

    “咄。”

    陈岩用手一指,法力运转,打入珠子中,沛然不可抵挡的意志降临,破除封印,打破空间。

    咔嚓,

    不多时,一声清音,继而烟气袅袅,异香郁郁,往下一落,化为一个少女。

    少女翩然而立,自然蛾眉,容颜憔悴,手中挥着小鞭子,身前围着一群羊,矫顾怒步,非常神骏。

    她出来之后,看了看左右,似乎是不敢相信,好一会才道,“你破解了神金囚神珠的禁制?怎么可能?”

    陈岩没有回答,上下打量了几眼,然后笑道,“看来卢姑娘可不像你讲得那么可怜。”

    “法身圆满。”

    卢心悦只觉得自己目中满满的光明,完美无瑕,晶莹剔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红唇轻启,道,“只是短短几年而已,怎么给我一种天翻地覆的感觉?”

    陈岩坐直身子,眸若日月,洞彻一切,道,“观你魂魄如龙,却潜于深渊,这可不是天池龙君之女的状态,应该是称呼姑娘孽龙吧?”

    卢心悦没有指望自己的本质能够瞒过对方,开口道,“我是孽龙之身,可是也是天池龙君之女,只不过是我母亲来历不明罢了。”

    陈岩静静听完之后,只能感慨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为那天池龙君默哀三秒钟。

    想不到堂堂威震天下,为一方霸主的龙君,居然还有一天被孽龙*即使是孽龙是倾城绝色,但对于龙君这样的人物,被强迫肯定是很不好受。

    妥妥的黑历史啊。

    卢心悦收敛心情,自顾自找地方坐下,青丝垂到身前,遮住玲珑凹凸,道,“因为此事,他当然对我很不待见,不过当日我母亲飞升之时,曾留下重宝,没有我的口诀,无法发挥出全力,他也不能对我置之不理。”

    “哦。”

    陈岩听到重宝两个字,目光动了动,道,“天池龙君也不能免俗啊。”

    “当然。”

    卢心悦嘴角微微勾起,讥讽的味道显而易见,道,“男人就是死要面子还无耻。”

    “当年要不是有我母亲帮助,他怎么能够从竞争中胜出还坐稳龙君之位?”

    “结果等我母亲一离开,他就翻脸不认人了,不光是把我母亲留下的人全部清洗掉,不准人们再说,还要对我下手,把我嫁到修罗一族,受尽折磨。”

    “这事儿,没完!”

    或许是积蓄的仇恨太久太深,卢心悦说完之后,俏脸狰狞,似乎要噬人一样。

    陈岩不动声色,看了一会,道,“恕我直言,你现在只是一缕龙魂,别说和龙君斗法,就是一个金丹宗师,都能够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知道。”

    卢心悦恢复平静,长长的睫毛抖动,道,“天池龙君最近百年实际上都是在闭关,现在主事的是他的二弟,我的二叔。要是我哀求二叔一次,他肯定要出手帮我夺回肉身,因为他当年受我母亲恩惠很大,发誓要照顾好我。”

    “等我取回真身,我就能够施展我母亲留下的不少法门,恢复力量,虽然和天池龙君还差一截,但肯定可以自保。”

    说完之后,她顿了顿,看向陈岩,道,“如果道友能够帮我,是最好不过的。”

    陈岩听完对方的条件,怦然心动。

    ps:求下订阅!!!

    前几天上限免,算是本书上架以来最好的一个网站推荐,让作者君兴奋了好几天。

    两天时间,涨了九千收,当时简直有一种走上巅峰的快乐。结果证明,高兴的太早了!

    九千收转化为订阅,不到八十个,这个比例,真让人有瞬间从悬崖蹬空掉下去的感觉,惨不忍睹。

    下限免一周了,也没敢再跟责编说一句话,这个成绩让人没有半点底气。

    很难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