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日暖竹影起 霞光坠鸟音
    辰时一刻。

    日光自霜叶红枝上来,赤彩跃然,云居其上,灿然锦绣。

    烟光水气,鸟音拂晓。

    还有叶落松来寒气,妙光生香。

    璐王坐在柱下,全身气血如龙如蛇,盘旋上升,发出偌大声音,如惊涛骇浪,一往无前。

    好一会,他睁开眼,压下躁动,目光平静。

    “王爷,”

    下人上前,躬身道,“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出发了。”

    璐王点点头,展袖起身,走在前面,刚出门口,就见苟淮仁在等候。

    两人寒暄客套几句,苟淮仁在前引路,往山上去。

    惊虹飞瀑,瑶草奇花。

    曲池照丘影,丹泉有鹿鸣。

    猿猴上树,灵龟浮水,白鹤栖枝,玉象打滚。

    欣欣然生机,如诗如画。

    大将军看在眼中,暗自点头,根基深扎,气运暗藏,了不得。

    璐王却是将目光更多地在来来回回的谷中人身上打量,沉稳刚毅,镇定从容,目不斜视,完全看不出半点不安。

    “看来陈岩是完全将落云谷掌握在手中。”

    璐王心下一沉,要不是他得到准确消息,只看景象,都不相信前段时间发生过一次血腥大清洗。

    路上无话,一行人很快来到目的地。

    抬头见,双谷对峙,如狮虎横卧。

    中有一线,自上而下,晕开光华,照出玉璧上虬松阴竹,绿云筛动。

    置身其中,眉眼皆绿,尽是水音。

    苟淮仁止住脚步,指着遥遥如翼挂悬阁,道,“谷主就在上面,诸位贵客可以自行上去,在下还有别的事情,就先走一步了。”

    “多谢苟道友带路。”

    璐王回了一礼,目送苟淮仁转过谷口,消失不见。

    “走吧。”

    璐王深吸一口气,摆摆手,一行人继续前进。

    再往前,地面变得崎岖。

    两侧矗立石象,高有十丈,昂首挺胸,口含利齿,肋下肉翅展开,前肢踏出,踏威猛霸道。

    生卷毛,无角,似狮子。

    金灿灿的眼珠子瞪大,活灵活现。

    似乎嗅到了人的气血,石象上的卷毛抖动,发出奇怪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大,如同打雷一样。

    “嗯?”

    大将军听此声音,都觉得气血浮动,让人暴躁不安,开口道,“这是什么?”

    “这应该是辟邪,也可以叫天禄。”

    璐王目光咄咄,道,“当年雄才大略的帝王,最喜欢让它们守护自己的墓地,以此国运绵长。”

    “镇。”

    说完之后,璐王自袖中取出一枚宝印,金灿灿,明晃晃,镌刻古朴文字,有一种不可描述的威严。

    大印一起,让武中圣者都难以忍受的怪音消失。

    “这是下马威?”

    大将军眉头挑了挑,有点不高兴。

    他们可是大燕王朝的使者,行走在外面,代表的是整个朝廷的体面,不容别人轻侮。

    要是真是对方的下马威,马上就会冲突升级。

    正在这个时候,队伍之中,队伍之中,有六七个人身子突然一震,血气上凝,突破了境界。

    “这个,”

    大将军目光一动,将之尽收眼底,他发现,突破的几个人都是刚才面对怪音没有抵抗的。

    璐王见此,先是一怔,随即苦笑,道,“看来我们是辜负了对方一片好意啊。”

    大将军嘿了一声,沉默不言。

    他虽然奉命而来,但由于陈岩的作法,对这位谷主心中还是很忌惮的,心里提防很重。

    遇事先往坏处想,小心谨慎。

    可刚才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陈岩对他们一行人不轻不重的敲打,还有展现自己的善意。

    其中的意思,两人心中有数。

    接下来,他们就放下包袱,心平气和,沿着谷底的路,用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亭前,见到了最近声势如日中天的陈岩。

    是一个金容玉姿的少年。

    坐在亭台檐下,手中握有玉如意。

    松影竹光照在身上,青浸法衣。

    脚边有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大胖娃娃,咿咿呀呀的叫唤。

    天光,清影,少年,娃娃。

    看上去像是富家公子赏玩,完全没有传说中王者归来的霸道强势。

    璐王和大将军可不会被假象迷惑,上前行礼,道,“见过谷主。”

    “不用多礼。”

    陈岩一摆手,一股力量发出,托住两人,轻若鸿毛,笑道,“我当年和王爷见过一面,还是三王党人,说起来不是外人。”

    三王党,这三个字在大燕王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容易惹祸上身,他却轻轻松松说出来,并不在意。

    璐王只能干笑一声,道,“当日就知道陈谷主天人之姿,不可限量,现在想一想,还是低估了谷主。”

    “哈哈。”

    陈岩一摆手,亭中的青藤倏尔垂下,山花斜插,交织成椅,镂空生风,稳稳当当。然后白鹤飞来,口衔玉杯,放在案上,拍翅离去。

    “给两位贵客倒茶。”

    陈岩用手敲了敲身边的胖娃娃,吩咐道。

    “咿呀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答应一声,小手抓着兜肚,摇摇摆摆的,小脸上满是怯生生的。

    “天生灵药,”

    璐王身为十皇子,博览群书,一看小东西不同于娃娃的特质,剑眉就是一轩,随即赞叹一声,暗自道,“在别的地方,天生灵药出世,非得腥风血雨不可,而这里就是当个冲茶的童子,真正境界不到,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胖娃娃用最快的速度给两人泡上茶,然后一溜烟跑到陈岩身后,躲了起来。

    陈岩笑了笑,招呼两人用茶。

    璐王品了一口,立刻就觉得体内气血涌动,是昨日见到石柱的十倍以上,甚至封闭的关隘都有松动之感,前所未闻。

    好一会,他才开口道,“好茶啊。”

    两人闲聊了几句,叙了叙旧。

    陈岩还重点问了问当初的崔学政,得知一切安好,心中有数。

    有自己在,自己的这位老师应该会顺风顺水。

    璐王经过昨日今日所见所闻,早就收起了前来时候的小算盘,径直道,“陈谷主,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化解我们双方的误会。”

    “是误会。”

    陈岩放下茶盏,道,“早解开早利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