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幽冥地府通万界 中土神州大不同(求订阅!)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幽冥地府通万界 中土神州大不同(求订阅!)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

    夜中。

    云起崖前,水过松下。

    瑶台生莲香,钟声晕清凉。

    幽幽竹色绿,翩翩雁成行,漱寒玉成酒,月上非他乡。

    陈岩目送璐王离开,大袖一摆,将依偎在自己身前打瞌睡的胖娃娃送到秋千上,然后扶了扶道冠,站起身。

    透过琉璃小窗,极目远望,夜静无寐,花开千树,森森然的霜光落下,在枝叶上打着转儿,叮当一下坠地,发出清音。

    空谷,松声,风音,落花。

    静幽而平静。

    陈岩眸子深深,想着以后的计划,要是能够扶三王党上台,自己会获得难以想象的好处。

    至于神灵一系,则是势不两立。

    原因很简单,新仇旧恨,难以化解。

    不提当年在府城的各种龌龊,他已经通过化神戒寻到蛛丝马迹,自己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很可能就是丧命于神灵之手,不可不报。

    另外三十六品化神补天章中记载的补天之意,也需要踏着神灵的尸骨前进。

    “神灵。”

    陈岩踱着步子,冷冽杀意,呼之欲出。

    “咦,”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陈岩灵台之中,浮出幽幽深深的黑色,深不见底,有一种难言的压抑,似乎是来自于深渊,有不知岁月的沉淀。

    不同于阳世的光明,黑暗沉沦。

    井然有序,规矩森严。

    “这是,”

    陈岩抬起头,双目一凝,显出日月之意,洞彻虚空,立刻就看到一缕幽影浮现,倏尔散开,化出一个人。

    轰隆隆,

    陈岩身子一拔,脚踏祥云,似缓实疾,来到半空中,挡住黑影去路。

    黑影由虚化实,长袖飘飘,身材颀长,面容儒雅,他见到陈岩,长眉一挑,道,“想不到你居然到了这样的境界。”

    “是你。”

    陈岩看清楚来人,身上五岳真形图化出的仙衣猎猎生风,道,“我也想不到,堂堂幽冥地府的大人物,当年竟然和周然这样的纨绔混在一起。”

    “在我眼中,没什么纨绔不纨绔。”

    陆判鬓角霜白,给人一种沉凝之情,道,“只有有用没用而已。”

    陈岩没有在这方面纠缠,而是径直问道,“阁下不在云州主持大局,来我落云谷何事?”

    “我刚才日月山回来,见到了两个有意思的小家伙。”

    陆判负着手,没有回答,而是提起另一个事儿,道,“他们两人还是知进退的。”

    陈岩哼了一声,别人或许不了解,但他他可知道日月山的底子,道,“昊日和寒月两人,一心要建立天书世界,是痴心妄想。”

    “哦。”

    陆判真的惊讶了,眸子中显出晕轮光影,似乎是想将陈岩看透,道,“你消息很灵通啊。”

    “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陈岩感应着对方的气机,面无表情,以他现在的境界当然能够看出陆判的恐怖,但他同样不会有任何畏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陆判双袖扬起,长长裂开,如同伸展的蝙蝠之翼,遮天蔽日,轰隆向前,覆盖天穹。

    “杀。”

    陈岩见对方动手,立刻踏前一步,用手一引,无形剑自背后跃出,滴溜溜一转,化出万千的剑光,迎了上去。

    哗啦啦,

    剑光斩出,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变化莫测,角度诡异。

    “破灭。”

    陆判身子不动,长袖再起,冥冥之中的力量,镇压四方,任凭剑气再是纵横多变,都近不了身。

    陈岩没有意外,念头一起,盘旋的剑光上面,覆盖一层雷霆,细细密密,蕴含无量的毁灭力量,还有煌煌不可测度的天威。

    雷霆,来自于诸天之上,造化毁灭。

    可以荡云气,绝四海,呼啸八方。

    可以灭妖孽,慑邪魔,浩荡正气。

    陈岩特意唤来罡雷,都是最为纯正的天威,最是刚烈霸道,扫荡妖气,破灭邪魔。

    轰隆隆,

    天雷炸响,团团生威,凝成漩涡,深处甚至在演化神灵,都是雷公脸,肋生双翅,来回游走,密密麻麻,望之不尽。

    这样的威势,普通的妖魔邪怪别说是卷入其中,就是听到雷音,都能够震得三魂离窍,死地不能再死。

    即使是陆判是来自于幽冥地府的大人物,但面对漫天呼啸罡雷,爆炸后还要似环非环,似轮非轮的精光烈焰,依然是不敢大意,先天雷霆,本来就是有震慑之意。

    “咄。”

    陆判用手一指,细若凝笔,精致花纹,幽深古朴,泛着莫名的光华。

    笔尖若大椽,生死两望。

    轻轻一摇,颠倒乾坤。

    漫天的雷霆受此牵引,轰隆一声,进入明明不可测的空间。

    陈岩停住身子,打量着横在对方面前,似乎蕴含无量伟力的如椽大笔,笔身上的花纹流转,熠熠生辉,蓦地念头一动,识海中一段记忆浮现,开口道,“判官笔,你是陆判不成?”

    陆判眯起眼,眸子深沉,他手持判官笔,生死在脚下轮回,黑白漩涡触目惊心,好一会才开口道,“陈岩,看来你的传承真不简单。”

    在中土的玄门大宗,传承久远,肯定是有幽冥地府的记载,可是幽冥地府作为整个宇宙时空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他们得到的消息会非常有限。

    能够一眼看出判官笔,并知道自己身份之人,肯定会有古老而强大的传承。

    因为他现在手中的判官笔可不是真正判官笔的全貌,而是借助力量投影而成,只有对其真正了解,见神而忘形者,才可以做出准确判断。

    “真是个不同的世界。”

    陆判感慨一句,判官笔笔尖跃动,撰写古朴文字。

    幽冥地府,连同浩瀚若烟海般的世界。

    凡是阴面积累到一定程度,在宇宙的时空法则下,都会自然生出引力,照入幽冥地府体系中。

    从来没有例外。

    陆判作为幽冥地府中的代表人物之一,更是化身万千,进入过不计其数的世界中。

    饶是他见多识广,但眼前的世界依然是让他感到惊讶。

    眼前的世界,上层战力薄弱的很,远远比不上他曾经见过的几个仙人往来的世界,但整个世界的法则之凝练,之完善,之强大,出乎意料。

    更不要讲,世界中的仙道玄门的传承,来自古老,不少的内容,恐怕很多仙人立宗的门派都不一定知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