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章 勇斗陆判官(第二更求订阅!)
    月下。

    涉涧白沙,峰峦晴洗。

    冷光自上而下照出,横斜疏密,交织若新诗飞上枝头。

    石光,鹤唳,林外泉声。

    陈岩脚踏无形剑,法衣带风,目光锐利,在夜中的画面中,是浓墨一点。

    他的对面,陆判手持判官笔,脚下是黑白漩涡,似阴阳鱼,徐徐转动。

    一个是法剑横身,雷霆如龙,霸道强势。

    一个是身入万界,纵横开阖,笔判生死。

    两人对峙,互不相让。

    陈岩轻轻一笑,弹剑长鸣,声音传出很远,惊动空谷回音,雁声四起,开口道,“陆判非要咄咄逼人不可?”

    陆判负着手,黑衣遮天,不紧不慢地道,“本尊做事,从来不会虎头蛇尾。”

    “好。”

    陈岩话音一落,无形剑斩出,倏尔雷音激荡,风云四起,弥漫天穹。

    轰隆隆,

    雷音起,由小到大。

    初始之时,细若风起,继而拔高,到最后,轰传八荒*,域内四极。

    听在耳中,响在灵台。

    若煌煌天威如实质,层层叠叠,压下来。

    陆判神情凝重,他身上法衣猎猎,晕开轮轮的黑光,最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冤魂,嚎叫嘶吼,上面则是孽镜高悬,规矩森严。

    幽冥地府从来不像是冥狱黑海那样杀戮不断,狼烟处处,而是上下有序,赏罚分明,从上而下的森然规矩,绝对是大燕王朝都无法比拟的。

    幽冥地府的力量来源,就是吸纳冤魂,进行管理,建立秩序。

    简简单单的一幅图,却是展现出幽冥地府的真谛,蕴含莫测的力量,抵挡雷音。

    “哼。”

    陆判突然发出一声冷哼,他手中的判官笔笔尖之上发出璀璨的光芒,晶晶然一点,剧烈炸开,向中央塌陷。

    轰隆,

    虚空塌陷,生出吞噬之力,原本平平常常的空间里,倏然生出一点剑芒,然后由虚化实,无形剑自里面跳出。

    叮当,叮当,叮当,

    无形剑无风自鸣,在漩涡中左右冲突,但一时半会,离不开晶空纤细的光线的束缚。

    “无形之相。”

    见到无形剑出现,陆判点点头,莫看刚才雷音激荡,横扫四方,但这杀人于无形中的飞剑才是真正的杀招。

    要是不小心被雷音夺了心志,将注意力放到雷音上,肯定要吃大亏。

    即使是他,都不愿意让法剑斩中。

    “此剑的力量,”

    陆判眯起眼,打量着无形剑上的花纹,霜白如雪的剑身上面,晕开的道理,有形无形,永恒不灭。

    有点陌生,有点熟悉,似是而非?

    “在哪里见过?”

    陆判皱起眉头,拧成疙瘩。

    这就是化身万千的坏处之一,不计其数的信息堆积,沉淀在识海中,或许本体可以以无上境界驾驭,看透过去现在未来,但对于化身就很不好了。

    就像是现在,他应该见过这样的法剑,但记忆浩瀚若烟海,要在无尽的时光中找出,显然不是他的分身能够做到的。

    “咄。”

    陈岩用手一指,无形剑轰然散开,化为万千的篆文,再次消失不见,脱出了判官笔的力量磁场范围。

    “一言断生死。”

    陆判想不明白,索性不想,身子一动,手中大笔轻摇,以天穹为纸张,凭空勾勒,文字浮现,讲述生死之道,轮回之秘。

    郁郁死气,收割生命。

    这一击,灭绝生机,带来死亡。

    “这就是判官笔,”

    陈岩脚踏虚空,身子周围的空间扭曲折叠,日月星辰悬挂,风暴弥漫,自身的力量磁场就是最好的防御法宝,护住周身,风吹不动。

    可是一笔落下,夭矫如龙,任何的阻挡都在笔尖下的力量崩溃,归于死气。

    看似轻描淡写,但委实霸道。

    “看你如何应对。”

    陆判法力激荡,他虽然只是一具分身,但随着在这个世界上幽冥地府的力量扩大,他降临下的力量越来越强。

    陈岩眼看自己的领域磁场如同纸糊一样破裂,静而不慌,知道此判官笔发挥的力量,恐怕不逊色于一般的至宝。

    如果算是其诡异而不同于仙道的法则,更是难缠。

    自己的领域磁场只是领域磁场,不是真正的洞天,抵挡不住这样的力量。

    “起。”

    陈岩同样有自己的杀手锏,大袖一挥,身上的法衣上扬,日月之下,惟山与海,一种冥冥之中的力量弥漫升腾,挡在身前。

    轰隆隆,

    法衣鼓荡,实为五岳真形图,里面绵绵不休。

    叮当,

    判官笔落下,从法衣上划过,尖锐的笔尖带起一连串的火花四溅,向四面八方乱飞,叮当作响。

    “这是什么?”

    陆判官悚然而惊,盯着陈岩身上的法衣,再接触的刹那,他感应到一种莫名的力量,似乎是来源于幽冥地府,又似乎是来自于另外的时空,但高高在上。

    判官笔与其碰撞,同源而生。

    “什么法宝?”

    陆判停下动作,目光灼灼,以他的记忆,都不知道,世上还存在这样的法宝。

    “果然。”

    陈岩出了一口气,前世之时,他手中的五岳真形图就对幽冥之物有克制作用,这一世也不例外。

    面对陆判官的询问,他挺直身子,道,“无可奉告。”

    “此宝虽然力量不足,但本质惊人。”

    陆判官知道这一次恐怕要无功而返了,不过他没有任何的愤怒,只是平平静静地道,“你最好是交出来,不然的话,以后会有大麻烦。”

    “我可不是怕威胁的人。”

    陈岩挑了挑眉毛,用手摩挲着无形剑的剑身,霜白的剑光映照出他眉宇间的萧杀。

    别说是五岳真形图是他上一世起势的开始,又随他来到这个世界,感情很深,就是寻常之宝,他也不可能让人威胁一句就交出来。

    那成什么体统?

    陆判官没有多说,只是道,“诸天万界,凡是有阴面之地都会有我们地府,即使是是飞升之后,离开此地,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到时候,其他的世界,可不会像现在的世界一样,无法容纳力量。”

    “或许下次你再见到我,面对的就是仙人级别的力量。”

    “我等着。”

    陈岩面带笑容,剑光如秋水。

    “好。”

    陆判官最后深深看了陈岩一眼,身子一转,踏入虚空,很快消失不见。

    ps:再说一遍,亲爱的书友们,签到灌水的,请到签到楼去,已经置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