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一章 月上寒山沉 风吹离谷人(第三更求订阅!)
    陈岩见陆判官离开,大袖一拂,回归落云谷。

    正是夜里。

    冷光照霜水。

    绿萝曲曲,青松摇摇,白云冉冉,泉音潺潺。

    半片山色入画,粼粼然,泠泠然,淡妆浓抹总相宜。

    陈岩在云榻上坐下,取来灵酒,邀明月入怀,对影三人。

    叮当,

    绵绵长长的玉线激入茶盅里,满而不溢,晕光生香。

    郁郁馥馥的味道,横浸法衣。

    “咿呀。”

    趴在秋千上呼呼大睡的胖娃娃似乎被声音惊到,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小东西翻了个身,继续睡,小鼻子上海挂着可爱的鼻钉泡。

    陈岩看了眼,笑了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对于刚才和陆判官的交手,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以他的出身,根本不会和幽冥地府是一路人,成为对手,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且说五岳真形图,冥冥之中的因果纠缠,不是不到,时候未到。

    时候一到,难以避免。

    陈岩不去管它,屈指一弹,袖中飞出一个号角,粗纹交织,如龙如蛇,口上冒着细细的白烟,袅袅向上。

    哗啦啦,

    白烟平滑,细腻如水,自四面八方吞噬气机,变得晶晶凉凉。

    精雕细刻,纹理俨然,形成一种莫名的力量,护住法器,不会使得里面的精气溢出。

    陈岩点点头,神念往里一探,透过白烟,进入号角里面。

    轰隆,

    视野倏尔扩大,就发现空间里面,是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堆积如山,五颜六色。

    金灿灿的叶子,出水的莲花,虬曲如龙的怪松,等等等等。

    不少都是世上罕有,价值万金。

    现在聚集起来,价值之大,难以想象。

    陈岩尽收眼底,心中有数,旋即退出龙角,面上露出笑意,大燕王朝的诚意不小啊。

    “这样的话,”

    陈岩念头一起,神念降临后山。

    后山。

    层阁叠楼,出于崖上。

    寒水洗石骨,云外听水音。

    青蝉坐在藤蔓编织的椅子上,手中持有宝镜,纤毫毕现,监视六个人的举动。

    凡是发现偷懒者,定是催动禁制,好好惩罚。

    冷酷无情,让下面的六人心里暗骂不已。

    正在此时,宏大的光华降临,将整个后山氤氲出一层羊脂美玉的霜色,青蝉一看,连忙起身行礼,道,“见过大人。”

    “嗯。”

    陈岩踱步来到崖前,居高临下,看着下面的景象,开口问道,“怎么样了?”

    青蝉面上带笑,道,“有他们六个人出力,大阵马上完成。”

    轰隆隆,

    话音一落,整个落云谷猛地一摇。

    须臾之后,斗大的篆文自半空中坠落,掉到地上,和郁郁白气相托举,宝灯盏盏,照亮四方。

    有光,有影,有力量。

    似乎连同脚下的大地都变得厚重,让人放心。

    “咦,”

    “这是?”

    “好厉害的禁制。”

    谷中其他势力的人,不乏眼光高明之辈,敏锐地察觉到气机的变化,他们抬起头,正好看到异象大放光明,覆盖周围。

    “哈哈。”

    陈岩大笑三声,他重新制定了护山规划,引地气入阵,从此之后,循环不息,生生不停,根基稳固。

    从此之后,落云谷的防御再上一层楼。

    “青蝉,你去一趟,唤璐王前来。”

    陈岩吩咐一声,进入阁中。

    北海王等人来到后山,迎面就看到璐王沿着崎岖山路行来,他头戴银冠,身披瑞兽麒麟衣,风度翩翩,宛若出游的士子。

    可是尚未接近,就有一股深沉若龙象般的力量压过来,沉甸甸的,似山岳一样。

    拳意精神之凝练,匪夷所思。

    “璐王,”

    北海王目中满是惊诧之色,开口道,“你突破武圣之境界了?”

    “是北海王啊。”

    璐王满面春风,抬抬手,道,“最近有所感悟,恰好破了瓶颈,凝练出自己的拳意精神。”

    北海王没有说话,感应着对面之人铺天盖地的气势。

    对方不光是肉身成就武中圣者,而且体内潜伏着一股浩瀚不可思议的力量,应该是神铠护佑,纵然是自己,恐怕一时都奈何不了他。

    这才多久,自己沦为阶下囚,而对方则完成蜕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其他人也看到璐王昂扬奋发的样子,各有念头。

    璐王气势很盛,他不是要打击众人,而是要彰显自己的力量,开口道,“各位不要急,我已经和陈谷主达成共识,诸位一会就可以跟我回转京城。”

    听到这句话,四人的神情好了不少。

    他们最近可是在落云谷做牛做马,身心疲倦,早就想离开了。

    尤其是那个妖王,最不是东西,恨得人牙痒痒。

    北海王上前,行礼道,“多谢十王爷万里迢迢而来,解救我等。”

    “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璐王温润如玉,和每个人都聊了几句,拉近感情。

    身为三王党中的代表人物,璐王可从来不缺少长袖善舞的本领,善于抓住时机,笼络其他人。

    眼前的四人虽然都当过阶下囚,但都是实实在在的高手,回到京城之中还会受到重用,即使是只能拉拢一个,对三王党都大有好处。

    又过半刻,有仙鹤童子出来,手持拂尘,脆声道,“各位大人,我家主人有请。”

    “好。”

    璐王答应一声,招呼四人,道,“我们进去吧。”

    陈岩稳稳当当坐在中央云榻上,天门上云光如檐下滴水,叮当作响,光明晕轮,他眸子青青,有一种洞彻的锐利。

    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璐王身上,陈岩沉声道,“他们四人莽撞无礼,不懂规矩,本来我还要重重责罚,不过十王爷不远万里而来,给他们求情,你们说说我该怎么办吧。”

    声音不大,但字字如玉,有杀伐之音。

    没有人敢忽视话语中的力量,纵然是四人都咬牙不说话。

    璐王苦笑一声,给人一种委曲求全的样子,道,“他们四人也是无意冲撞谷主,谷主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计较了。”

    陈岩面容冷峻,话语如铁,道,“把我的落云谷弄得一团糟,还想让我大人大量?”

    “他们真是无意的。”

    璐王把架子放的很低,不停地说好话。

    两人说了几句,陈岩看火候差不多了,就一摆手,道,“就这样吧,你们四人要是再犯,下次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