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求订阅!)
    次日。

    松下影斜,枝上有鹤。

    水洗石骨秀,莲开风吹香。

    大小不一泉池,横竖如棋盘,氤氲丹色,如烟似霞。

    大胖娃娃找来一个鱼竿,笨呼呼地坐在小藤椅上,兴高采烈地在钓鱼。

    它的脑袋随着肉呼呼的小身子摇来摇去,笑个不停。

    看小东西笨拙的样子,能钓上鱼来才怪。

    陈岩则坐在亭前,一动不动。

    檐下细细缕缕的日光垂照,披在身上,法衣上的日月纹路,熠熠生辉。

    他微微仰着头,眸子深深,法身晶莹无垢,圆满无暇。

    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周围的所有光线,都变得似乎缓慢,在周天灵窍中吞吐,发生蜕变。

    元气大法王的威能,日渐延伸。

    好一会,陈岩用手一指,眼前升起细细密密的流光,倏尔往上一冲,化为卷轴,上面是浩瀚若烟海般的文字,有的暗淡,有的光明。

    陈岩目光一凝,平平扫去,一个接一个的符号点亮,若星辰悬空,大放异彩。

    很快,流光金辉充塞整个榜单,暗淡的挤在角落。

    不多时,他收起榜单,心中有数。

    和大燕王朝的交易,可谓是及时雨。

    炼制尸解法器所需的材料,只剩下寥寥,不再千头万绪。

    接下来,针对性去寻找即可。

    陈岩四下而望,神情轻松。

    苍松蟠郁,青竹翠玉,玉水可濯足。

    还有苔痕上阶,新雨过后,鸟声忽来。

    这个时候,突然传来胖娃娃奶声奶气的叫声,只听声音,就能够听出小东西的惊慌失措。

    下一刻,

    只见胖娃娃抓着鱼竿,鱼线绷得紧紧的,自上面传来的力量越来越大,把它拽的左右摇摆。

    噗通,

    小东西脚下一滑,连人带鱼竿,一下子冲入池中,水花四溅。

    “咿呀呀,”

    胖娃娃落水,马上就哇哇大叫,可是这个样子,免不了喝了几口水,呛得小脸通红。

    “咿呀呀,”

    胖娃娃浮出水面,小胳膊小腿乱蹬。

    陈岩看得好笑,大袖一卷,把落汤鸡似的胖娃娃从水里捞起来,道,“你钓鱼啊,还是鱼钓你?”

    胖娃娃坐在地上,嘴里汩汩往外吐着水泡,羊角小辫上还趴着一只大螃蟹,周围是杂乱的水草。

    “咿呀呀,”

    小东西还抓着鱼竿,眼泪鼻涕直流,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陈岩看它委屈的样子,用手一抓。

    在他浑厚的法力之下,当初青云宗宗主送出的那一株遭劫的天生灵药一下子化开,精纯的草木香气化为实质,如光如水。

    “咄。”

    陈岩口诵咒语,所有的精气,如同乳燕归林一样,源源不断,进入地上胖娃娃的口鼻里。

    一呼一吸,香气盈空。

    似乎天地间所有的香气聚集,都在这里。

    胖娃娃软绵绵地叫了声,小身子被香气裹住,眉心的参叶子晶莹生亮,郁郁青光,几乎要滴出水来。

    “去。”

    陈岩用手一指,将胖娃娃送到亭中,待小东西醒后,或许会有不小的变化。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亘古以来的道理,正是如此。

    陈岩现在是中土世界真正的巨头,神通无量,自然是要让身边的人更进一步。

    哗啦啦,

    正在这个时候,漫天交织的光线出现,五颜六色,似有似无。

    倏尔光线纵横,上下相对,凝成画卷。

    凤舞龙盘,鹤栖猿跃,神龟浮水,麋鹿奔走,等等等等。

    走兽飞禽,栩栩如生。

    旋即卷轴一开,自中央游出一头异兽,牛头蛇身,长有半尺,鳞呈赤红,玲珑娇小,古古怪怪。

    “呜呜呜,”

    小家伙一出现,就冲着陈岩欢快地游过来,小尾巴乱摇。

    “睡醒了?”

    陈岩抓过牛头,发现其额头上的黑白纹理灼灼其华,难以形容的玄妙流转不定,纵然是以他现在的境界,都看不明白。

    不过虽然看不懂,但他知道,小家伙肯定在吞噬了自己从宝会上得到的莫名光线后,有了不小的进步。

    “这样的话,”

    陈岩自袖囊中取出一件宝盒,雕龙潘凤,样式古朴,两个拇指大小的铜环上,镌刻文字。

    此宝盒是当日斩杀金济人得到的,里面蕴含神秘空间。

    上次的探寻浅尝则止,这次倒是可以试一试。

    轰隆,

    念头一起,陈岩和小家伙两人进入宝盒。

    像上次一样,里面是一个神秘的空间,似小实大,宛若一个洞府,玉树琼花,灵草青青,一种玄之又玄的宝气氤氲,四下弥漫。

    宝气呈天青之色,高贵而神秘,蕴含不可测度的能量。

    仔细看去,彼此交织,形似葫芦。

    福禄,气运,寿命,尽在其中。

    稍一吞吐,陈岩就觉得自己的法身周天灵窍激荡,有一种说不出的惬意。

    再往前走,就是祭台。

    四四方方,幽幽深深。

    非金非铁非铜非木,镌刻经文,字字珠玑,阐述大道至理。

    乍一看,似乎来到了万古星空,浩瀚、光明,而又深沉。

    不同于上次,现在陈岩法身圆满,差一步晋升元神大道,已经可以看出祭台的少许玄妙,它如同一个坐标,连接不知名的时空。

    “这样的祭台在金济人体内。”

    陈岩来回踱步,眸子中泛着精芒。

    原本对方的打算,应该是随着金济人修为的不断提升,从而冥冥之中沟通祭台,然后于不知名时空接引下力量,增强自身。

    金济人修为越高,接引下的力量越大,反馈给自己的越多,然后再度增强自己的力量,一个真正的良性循环。

    或许等金济人的修为提升到一定程度,他背后的存在就可以以他为媒介降临。

    “了不得。”

    陈岩绕着祭台来回走着圈儿,这样的力量超乎想象,反正不是他能够做到的,难道是传说之中的仙人手笔?

    “这个因果真是不小。”

    陈岩神情变幻了几次,到最后,转为坚毅。

    反正做都做了,过去之事,后悔也没用。

    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了结因果吧。

    小家伙和陈岩心意相通,身子一摇,就上了祭台,小口一张,生出吞噬之力。

    轰隆隆,

    天青色的宝气重重叠叠地降落下来,无穷无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