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四章 隔空斗法有底气(求订阅!)
    ps:感恩节快乐,感恩每一个支持的书友。

    陈岩坐在祭台上。

    手披日月,朗若星沉。

    流金生足下,绿盖遮天门。

    吐纳六虚乾坤气,呼啸八景天地烟。

    周天灵窍,天青宝气,上下绵长,不知时光。

    叮当,叮当,叮当,

    再仔细看,细细密密的篆文自体内激出,晶莹剔透,上浸三光,坠到地上,叮当一声,化为福禄寿,晕开金辉。

    轰隆,

    不知何时,陈岩身子一震,周天灵窍齐荡,又打开了一个神秘的穴窍。

    法身之上,冒出一股浓郁的血气。

    不动肉身,纯以神魂,驾驭元气,生出气血。

    这一刻,居然给人一种精气神融合,上存天道,下覆自身,是为小元神。

    “小元神?”

    陈岩从来没有从典籍中见到过,但他知道,确实存在。

    轰隆隆,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浩瀚的力量轰然降临,然后凝成手掌,五指伸开,捏成古怪手印。

    九凤朝阳,龙鳞在握。

    八极之外,灵变玄机。

    时空,生死,阴阳,五行,造化,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在一瞬间扭曲,居高临下,覆盖下来。

    陈岩猛然抬起头,看着大手落下,五指捏印,时刻变化,引动时空之力,交织规则光线,虽然力量不强,但神妙非常。

    “斩。”

    要是以前,陈岩或许忌惮一二,但他现在却是精神抖擞,无形剑随心而动,倏尔跃出,霜白如雪,剑刃上花纹璀璨,平平斩出。

    叮当,

    无形剑窄细狭长,由虚化实,自下而上,斩中法印,发出一声清脆的金石之鸣。

    “哈。”

    陈岩趁势追击,弹剑长啸,整个人和无形剑合二为一,化为一道剑气,锋锐不可匹敌,斩天灭地。

    咔嚓,

    剑光一闪而过,落到台上,陈岩踱步而出,转身看去。

    下一刻,

    大手之上,出现一道白线,然后轰然一声炸开,化为漫天的云气。

    “我的主场啊。”

    陈岩笑了笑,身姿如松,静待接下来的变化。

    洞府中。

    蓝衫少年站在三足丹炉前,神情冷峻,他能够感应到对面之人的力量,哼了一声,道,“一个蝼蚁般的角色,也敢动手?”

    话音一落,

    天门大开,自里面涌出一股伟岸到难以形容的力量,贯通时空,混乱五行,排山倒海。

    举日月,摘星辰,拨动风云。

    在现在,破未来,时空一线。

    力量节节升高,囊括四海,并吞八荒,狠狠落下。

    这一击,已经用上全力。

    蓝衫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对方要死无葬身之地。

    “嗯?”

    突然之间,蓝衫少年的笑容凝固,面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他感应着力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弱,飞快流逝。

    “不是大能禁制,而是天地胎膜。”

    蓝衫少年见多识广,一下子就有了判断,然后就是深深的疑惑,道,“可是这是什么样的世界,有这样的天地胎膜?”

    作为真仙一流,他横渡虚空,游走万界,不知道去过多少时空,可是这样能够将自己一击无声无息散去的世界,闻所未闻。

    “不对。”

    蓝衫少年蓦地想到一个可能,眸子一片纯青,喃喃道,“想不到我的化身还有这样的奇遇,可惜让人破坏掉了,真是该死。”

    蓝衫少年在丹阁中来回踱步,大袖猎猎,风起云涌,目中的萧杀之意越来越浓,道,“要是以往,有天地胎膜在前,我无能为力,但你窃取我的上清玉胎三全气,就是结下因果,彼此相连。”

    “那是你自己找死。”

    蓝衫少年细眉一挑,被天地胎膜消融的力量,陡然间生出丝丝缕缕,然后左右交缠,化为一枚四四方方的金箓。

    金箓长有三尺,飞龙翔凤,青光隐隐,日月星辰在其中流转,玄音清越。

    轻飘飘落下,看似没有任何的力量。

    “看你如何应对吧。”

    蓝衫少年负着手,看着门户,他刚才的仙人一击虽然被天地胎膜化去,但牵着一份因果之线,将神念化符,还是传递下去。

    没有力量,但蕴含着仙人的理念精神,真知灼见。

    到时候,会给对方一个惊喜。

    连元神都不到的人,怎么能够受得了仙人的真知?

    局面一定很精彩!

    在同一时间,陈岩看到了从祭台上空飘飘然落下的金箓。

    真的是,暖日霞升,晨风朝阳。

    阴阳五行,六合八卦,尽在其中。

    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叮当,

    金箓顺着因果牵引,往陈岩身上飞来,躲是躲不掉的。

    “用心歹毒啊。”

    陈岩目光一凝,金箓中囊括数不胜数的各种玄妙,超乎想象,要是自己真的接到,别说是消化,恐怕瞬间就会被夺舍。

    “该如何应对?”

    陈岩抬头看着金箓越来越近,知道自己无法遁走,而自己身上的神通法宝肯定对付不了。

    “咄。”

    想了想,陈岩大袖一挥,自里面冲出一幅画轴,然后徐徐展开。

    浩瀚的星空下。

    一个白衣少年,手持竖笛,目光清亮。

    座下是一只青蝉,晶莹剔透。

    宝图一出,虚空中响起绵长的蝉鸣,声声清脆,有一种说不出的出尘脱俗。

    轰隆隆,

    跨蝉飞升图一起,裹住金箓,万千的清辉激射,压制气息。

    “果然如此。”

    陈岩手一招,将跨蝉飞升图收入袖中,目光平静。

    跨蝉飞升图是白于玉留下的宝贝,作为以仙人之姿飞升之人,正好可以抗衡对方的意念。

    彼此交锋,占据上风。

    “宝气要消失了。”

    陈岩看着祭台,天青宝气化为丝丝缕缕,如果以往是长江大河,现在恐怕已经变成小溪,断断续续。

    不过有牛头蛇身的小家伙在,它还是能够通过额头上不知来历的黑白纹理从遥远时空吸收宝气。

    对方留下的祭台,像是时空坐标,即使是单方面关闭都困难。

    “我就慢慢地吸血就是。”

    陈岩笑了笑,重新在祭台上坐下,他微微低下头,神识内照,自己的法身又有变化。

    咔嚓,

    这个时候,在丹阁中的蓝衫少年面色一变,他已经感应到自己发出意念的变化,神情第一次变得阴沉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