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五章 离火宫中三两事(求订阅!)
    丹阁。

    紫烟从三足鼎炉口中出,如光胜水,幽韵绵长。

    有银树,枝枝丫丫,横斜左右,下照冷水。

    池中里面,白沙细石,锦鳞吐泡。

    烟光,树色,寒池。

    三者交映,勾勒出一幅难以形容的景象。

    蓝衫少年坐在银树下,目光沉沉。

    好一会,他右手一探,自门户之中,抓住一缕气机,化为青蝉,振翼而鸣。

    “蝉音,”

    蓝衫少年听到清音,细眉皱成疙瘩,眼前的气息,非同寻常,超乎凡尘,遗世独立。

    玄而化物,梦中成蝉。

    音传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只是一看,就知道非比寻常,只在自己之上,不在自己之下。

    “看来要到离火宫去一趟了。”

    想到这,蓝衫少年不再犹豫,出丹阁,唤来童子,坐上云车,向正东方而去。

    十天后,祥云绵绵,香风阵阵,抵达离火宫。

    道童在门外恭候,垂手而立。

    蓝衫少年是宫中常客,不用通报,大袖一展,径直往里走,道,“种师兄呢?”

    “上真,”

    道童梳朝天髻,精灵古怪,脆生生地答道,“我家老爷在园中赏花。”

    蓝衫少年不再说话,点点头,脚下生风。

    穿中门,绕寒圃,经虹桥。

    最后过玲珑山屏风,眼前出现姹紫嫣红。

    金灿灿的牡丹,翠绿的青藤,郁郁的莲花,不拘一格的芍药,节节通透的竹子,还有晕光生姿的芭蕉,等等等等,何止千百。

    都是仙家之物,不似寻常,枝叶摇摆,哗哗作响,灵性十足。

    在花园中央,有一个道人,半躺在石床上,双抓髻,衣槲叶,腰间悬有酒葫芦。

    仔细看,天生福相,:顶圆额广,耳厚眉长,目深鼻耸,口方颊大,唇脸如丹,乳远臀长。

    半卧而眠,日月相随,时光变缓。

    似乎感应到有人来,道人睁开眼,呵呵一笑,道,“原来是蓝师弟,你可是大忙人,怎么有空来我离火宫?”

    蓝衫少年找竹椅坐下,打开折扇,笑道,“我天资愚钝,比不上诸位师兄福缘深厚,只能指望勤能补拙了。”

    他虽然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但有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

    比如眼前的这个师兄,就是出身大不凡。

    降生之时,就有异象,其母梦到有巨人入室。口吐真言,旋即赤光自腹中生,升腾于空,如同烈焰金灯。

    出生之后,立刻开口能言,下地会走,神物法宝来投,等到十岁,出外在山中得仙人遗宝,太乙刀圭,火符金丹,直指大道。

    从此扶摇直上,翩然入真仙。

    想一想眼前人的平步青云,再看看自己的坎坷修道之路,蓝衫少年哪里敢怠慢,只能苦修。

    道人知道自己这个师弟的心思,坐起身来,道,“天关好过,人心难进,师弟你勇猛精进,锐气十足,未尝不是好事。”

    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不过刚不可久,因果纠缠,也要当心。”

    蓝衫少年点点头,他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天资福缘不足,就得要手段来弥补,也是无可奈何。

    人不同,道不同,就是如此。

    道人点到为止,不再多说,开始另一个话题,道,“蓝师弟今日匆匆而来,可有要事?”

    “是有事要麻烦师兄。”

    蓝衫少年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疏漏。

    “蓝师弟你修炼的是破迷正道十二玄玄,化身千百入轮回。”

    道人有了兴趣,接下腰间的酒葫芦,通饮了一口,道,“这么多年来,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看来你化身所在的世界,大不简单。”

    “来,让我看一看是哪一位高人。”

    道人接过蓝衫少年装在壶中的气机,目光一凝,就看到里面云气环绕,化为青蝉,空空灵灵,不受拘束。

    “咦,”

    道人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他打眼看去,居然看不出根底。

    “咄。”

    想了想,道人身子一摇,天门上云气升腾,托出一具奇特的法相,丫头坦腹,手摇棕扇自若,赤面伟体,龙眼虬髯,一手抱玉匣,一手持青龙剑。

    轰隆,

    法相一出,力量节节升高,道人运转神通,拨开迷雾,直指根本。

    叮当,

    清亮的蝉音似乎从时空深处传来,然后视野拉长,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人蓦地转过身,眸子晶莹。

    咔嚓,咔嚓,

    目光在扫来的同时,景象似破裂的镜光,支离破碎,然后归于虚无。

    道人散去法相,面上的笑容敛去。

    蓝衫少年等了一会,开口问道,“师兄?”

    道人手一摆,拿起酒葫芦,又喝了一大口,然后笑道,“真是出乎意料,没想到的这个人。”

    蓝衫少年坐直身子,道,“是谁?”

    对方毁自己的化身,窃取自己好不容易凝练的宝气,因果不小。

    到时候,总要讨回。

    道人摇着酒葫芦,园中的香气从四面八方汇聚,凝在口上,如水流转,答道,“白于玉。”

    “是他。”

    蓝衫少年听到这三个字,眉头皱了皱,对方最近声名大噪,在诸天中传颂,他不会不了解。

    “应该是白于玉门下弟子或者亲近之人。”

    道人一挥手,青蝉散去,他想了想,道,“听说白于玉当年是以仙人之姿飞升逍遥天,轰动一时,灭你化身者,很可能和他来自一个世界。”

    蓝衫道人眉头皱成疙瘩,过了一会,才展开,道,“灭我化身,我总要找他要个说法。”

    “是该要个说法。”

    道人接了一句,缓声道,“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白于玉现在气运正盛,要等一等。”

    蓝衫少年听了,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凝重,道,“难道诸天中的传说是真的?白于玉真有那样的来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道人又躺在石床上,蜷曲如龙,慢悠悠地道,“白于玉根脚不简单,不过我们师兄弟也不是软柿子,五百年后,就是蟠桃会,到时候再说。”

    “蟠桃会。”

    蓝衫少年点点头,道,“我听师兄的。”

    “对了,”

    道人在入睡之前,又想起一事,道,“何师妹最近要炼制一味丹药,蓝师弟你要是无事,就走一趟吧。”

    “何师妹啊,”

    蓝衫少年苦笑一声,道,“她对自己的家族太用心了。”

    ps:恭喜潋滟紫涩成为神话一书的第二位盟主,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高兴。另外,也要重点感谢一下灵魂搜捕者和无法被救赎两位书友,几乎每天都在打赏,非常感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