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京城风云(求订阅!)
    逍遥天,上元观。

    树旁有池,下深百尺。

    浮光空明,绿洗石骨。

    日光寸寸照入,朱鱼跃鳞,曳影摇摆,耀人目光。

    仔细看,树上枝叶玉白,翩翩然若活物,形似蝉儿。

    数量万千,蝉翼相对,自树梢倒垂而下,一直铺到水面,风一吹,发出悦耳的清音。

    在钟道人运转神通卜卦之时,观中奇书上枝叶猛地摇动起来,发出凄凄切切的蝉音,似乎秋日到来,天地同悲。

    白于玉抬起头,白衣胜雪,气质出尘,他眸子倏尔变得深邃无比,看透时空,尽在掌握。

    好一会,他散去异相,念叨一句,道,“是离火宫。”

    “离火宫的那位?”

    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树上响起,给人一种冷漠如霜的感觉,道,“他是什么意思?”

    “不知。”

    白于玉刚一摇头,倏尔法衣一振,晕开水纹涟漪,目光变得晶莹,道,“原来是我飞升之前留下的气息,怎么会落到对方手中?”

    想了想,没有头绪,白于玉坐直身子,道,“不去管它,且等我先炼化自众妙之地得来的法宝。”

    待白于玉口吐清光炼化法宝之时,风吹过,齐树上枝叶飘飘,传出声音,幽幽如歌,道,“也不知道谁人能够得到跨蝉飞升图啊。”

    且说陈岩,坐在祭台上。

    他的法身灵窍激荡,晕光生辉,玄音不绝。

    宝灯滴溜溜转动,五色五行五方灵焰熠熠生辉。

    “小元神,”

    陈岩观神内照,发现自己的法身里面,一股郁郁气血流转,色泽天青,每一次转动,都有深不可测的力量。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即使是在典籍上,都没有任何的记载。

    当然,陈岩也并没有太惊讶,不少秘要口诀不落文字,口口相传,是一等一的辛秘。

    现在看来,小元神这一关就是如此。

    “真是非同一般。”

    陈岩眯着眼睛,现在他这个状态,才是真正的离元神境界一步之遥。

    “灯来。”

    陈岩坐了一会,用手一招,宝灯落到掌中。

    乍一看,精致的花纹镌刻灯盏之上,纷络绎,五色焕然。

    灯焰熊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声音不大,但冷冽霸道。

    这一次,除了他自己,本命法宝同样得到很大的好处,有了神奇的变化。

    “这样的话,”

    陈岩把玩着宝灯,若有所思。

    “呜呜,”

    牛头蛇身古古怪怪的小东西摇着尾巴过来,身上的气息隐晦,它绕着陈岩不停地转圈,好像在提醒他,这里还有一个呢。

    “对,还有你。”

    陈岩用手指头点了点小家伙,道,“再接再厉,我们不能白白挨打啊。”

    “呜呜,”

    小东西叫了两声,表示明白,额头上的黑白纹理再次闪烁,再次从不知名的时空中接引下来宝气。

    不知为何,即使对面之人发现不妥,但依然无法完全封闭。

    这个坐标,或者称之为通道一旦开启,难以停止。

    现在虽然无法像刚开始那样绵绵不绝,但断断续续,也是好的。

    “就是不知道对面之人是何等人物,”

    陈岩自祭台上起身,来回打量,玉盒中的空间不算小,格外稳固,有一种冥冥的力量加持,果然不愧是仙人手笔。

    “别有玄妙。”

    陈岩越看越是觉得玄妙,以往境界不到,看不出来,现在才明白其中的高深。

    “再等一等。”

    陈岩本来想出去,现在一看,索性在待一段时间。

    轰隆隆,

    陈岩用手一指,整个法身化为星辰般的念头,在空间中乱飞,六角生光,映照周围。

    文字,图形,声音。

    观纹理,见真章,窥玄妙。

    所有的一切,统统不放过。

    京城,八王府。

    三步一楼,十步一阁。

    假山活水,山石树木,峥嵘轩峻,富贵堂皇。

    其中的八景,贤王堂,鉴古斋,镜中亭,垂虹桥,塔影楼,听泉轩,绿水榭,三春堂,更是鼎鼎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的时候,还会有文人士子被邀请进府,赏花看景,听泉观水,吟唱诗文。

    像垂虹桥,就有“曲折双桥接水亭,朱栏倒影绿波亭,试思何以彩虹号,闪影波翻无定形。”的诗句传下,镌刻在桥前石碑上。

    八贤王之名,就随着一首首诗词,越来越响亮。

    可是这一天,府中是没有任何的文人才子的,虽然从外面看,依然是歌舞升平,但是没有人知道,暗地里都有全身铠甲的侍卫,将整个府邸守卫地风雨不透。

    典型地外松内紧。

    在贤王堂,三人团团而坐。

    正上首的是一个金冠青年人,面如冠玉,身姿挺拔,眉宇间紫气东来,却没有任何的逼人,反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很明显,这个人就是大燕王朝鼎鼎大名的八贤王。

    八贤王看了眼右首的璐王,笑道,“十弟这一趟可是不虚此行啊,”

    “是啊,”

    老九也是笑容满面,打趣道,“小十去了一趟落云谷,不光是自己晋升为武中圣者,还得了一件神铠,连我都眼红了,早知道就我抢着去了。”

    “哈哈。”

    八贤王用手敲着玉案,咄咄有声,非常清脆,道,“九弟说的是。”

    “两位哥哥,你们饶了我吧。”

    璐王在两位兄长面前,可以没有任何的威严,如同普通人家,满脸被人欺负的可怜相,道,“我最近回来,可是没少让人聒噪死,那群神灵几乎每天都来府中,我都要烦死了。”

    在自己的两位兄长面前,他没有任何的保留。

    不得不讲,三王党能够从建立到现在势力越来越大,他们三兄弟的亲密关系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无论经过多少风雨,经过多少挑拨,经过多少坎坷,依然是同舟共济。

    皇室之中,能够有这样亲近关系的兄弟,闻所未闻。

    “让他们去找陈岩,”

    老九是三人中长得最放荡不羁的,洒脱而又锐利,翘着二郎腿,道,“他们不敢找那个杀神,就来骚扰你?可笑!”

    “这都是小事。”

    璐王坐直身子,看向两人,道,“八哥,九哥,陈岩的提议怎么讲?”

    ps:有条件的书友,请开启下自动订阅,需要你们的支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