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二十七章 何时石上月 三人论新朝
    贤王堂。

    四柱笔直入云,梁栋涂金描彩,然后文以龙凤,饰之风云,昂首摇尾,磅礴大气。

    这个时候,天光自琉璃瓦上照下,稀稀疏疏,晶莹如玉。

    一青一金,上下相磨,嶙峋而有节气。

    八贤王坐在高台上,后面是青玉屏风,绘有狮象深山,他听到璐王的话,眸子变得幽深,转头问向翘着二郎腿的的容王,道,“老九你是怎么看?”

    容王坐直身子,收起刚才的吊儿郎当,他看着外面的绿叶红花,生机勃发,若有所思地道,“我们三人的上限也是如此了,得需要新力量。”

    璐王眉头皱了皱,开口道,“陈岩神通无量,颠倒乾坤,可谓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人物,只是他行事过于刚猛,非常强势,我们和他合作,恐怕动静不小。”

    顿了顿,他继续道,“到时候,要是惹得父王不满,可是真的大事了。”

    听完两人的话,八贤王没有言语。

    他从座上起身,踱步到下面,推开轩窗。

    外面溪水潺潺,跳珠湔雪,郁郁青莲花盛开,层层叠叠,馥馥香香。

    风一吹,绿阴入室,榻上生凉。

    堂壁上的禽鸟花草图案染上一层青绿,泛着莫名的光泽。

    森然,冷冽,还有一种压抑。

    容王和璐王两个兄弟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目中的诧异和不安。

    他们两人可是知道,他们这个八哥,在文人口中和朝廷官员眼里,都是令人如沐春风,态度和善的贤王,但实际上,老八是外圆内刚,非常果断。

    他们三人的组合中,老八一直是主心骨,善谋善断,很少见他现在这样的犹豫。

    好一会,八王爷转过身,用低沉的声音,道,“昨天从宫中传来消息,对我们不利啊。”

    “宫中传来的消息。”

    璐王和容王神情一凝,不约而同地站起身。

    他们确实在宫中埋下了一颗钉子,但因为很重要,轻易不会动用,现在既然传话了,那就是惊天大事。

    还是关系到他们三王党上下的大事!

    八贤王叹息一声,神情有点落寞,道,“父皇还是老了,宁可便宜外人,也不愿意放弃手中的权力。”

    两人目瞪口呆,他们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兄长这样抨击他们的父亲。

    可是八贤王接下来的话语,更是石破天惊,道,“父皇和神灵一系达成和解,有一个要求,就是要神灵一系出手,化解我们三王党的势力。”

    “什么?”

    老九和老十再也忍不住,惊讶出声。

    “父皇还是老了。”

    再一次听到这句话,老九和老十打了个激灵,明白过来。

    三王党声势浩大,蓬勃发展,到现在,终于免不了功高震主。

    要是当今的皇上正值壮年,可以自信压服任何人,不会在意,但自从上次试图突破人仙境界失败后,天子日渐虚弱。

    现在的天子,像是夕阳下垂垂老矣的老虎,前所未有地对自己地盘依恋,他不容许任何人威胁到自己的权力和地位,即使是亲儿子都不行。

    “帝王,寡人。”

    璐王念叨一句,天下之主,九五至尊,帝王心术,很多时候,就是这么冷酷无情。

    八贤王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两侧是檀香木架,上面放置宝瓶,珊瑚,贝叶,金鼎,烟气袅袅,让他的声音有一种难言的情绪,道,“事实上,在老十去落云谷之时,父皇已经动手了。”

    “聂家被父皇寻了个由头,要斩立决,整整八百九十六口,只有一个叫小倩的女孩踪迹不见,其余人都被砍了头。”

    “嘿嘿,聂家兢兢业业,官声甚好,居然落了个满门抄斩。”

    最后的笑声中,有一种悲愤。

    老九和老十没有说话,心有戚戚,聂家可谓是他们三王党铁杆支持者,对他们的支持不遗余力,落到这个下场,说不过去。

    “这样的话,”

    璐王想到在落云谷见到的那个冷峻而又从容的少年,眉心跳了跳,道,“就是陈岩不来找我们,我们也得找他合作。”

    “不错。”

    八贤王坐的四平八稳,慢条斯理说话,道,“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得广结联盟,寻求反击,不能坐以待毙。”

    “老九,聂家灭门之事虽然可以封锁消息,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总会被其他人得知,对我们三王党影响很不好。你去处理这件事,最好能够将聂家的那个聂小倩找到。”

    “是,八哥。”

    容王点点头,袖中长剑发出铮然长鸣,他是三人中当之无愧的行动派。

    “老十,你主要负责联系陈岩,让他尽可能配合我们的行动。说起来,无论是我们三王党还是陈岩,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就是神灵一系。”

    “我明白,八哥。”

    璐王和陈岩打交道最多,深知对方可不是善茬,开口道,“陈岩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我们要是有求于他,恐怕付出不会少。”

    “不要怕付出,付出才会有收获。”

    八贤王目光幽幽,盯着外面的高大石望柱,其上雕刻云龙,见首不见尾,飞腾变化,隐于九天之上,缓声道,“刚开始之时,我以为陈岩只是一个有才华的士子,可是最近慢慢琢磨,才真正发现,他是一个纯粹到不能纯粹的修士。”

    “不重势力,不看善恶,不乐荣华,不好女色,只是勇猛精进,舍大道之外,别无所求。”

    “和他合作,不用担心以后威胁我们的统治。”

    璐王想了想,点头赞同,道,“八哥说得对,陈岩这次重回落云谷,可不是他恋栈权势,而是要借助众人的力量,为他积累资粮。”

    “燕国之大,举国体制,会让他受益无穷。”

    八贤王身子坐直,道,“十弟你不用顾忌,放手去做。”

    “嗯。”

    璐王答应一声,这样来看,双方合则两利,各取所需。

    “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随着八贤王最后一句话,代表着大燕王朝国内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开始行动起来,从而引起诸多不为人知的变局。

    ps:悲剧,今天暖气突然不热了,冻得要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