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二章 天上仙境不夜天 水下龙宫万万年
    殿中。

    玳瑁为梁,绿玉作栋。

    雕栏朱窗,笙歌细细。

    自池中央横斜千枝万叶,朵朵盛开,托举明珠,四壁晶透,光彩照人。

    钱塘君坐在高台上,赤眉入鬓,火光绕衣,威严霸道。

    陈岩居于下首,星芒疾行,如轮如环,不可捉摸。

    两人谈笑风生,若风拂绿萝,像云过霜水,似露湿秋叶,气氛融洽。

    钱塘君见眼前的少年,风姿特秀,谈吐风雅,又是一路护送自己的侄女来天池,古道热肠,蓦地心中升起一个念头,暗自道,“小十九受了那么多罪,断然是不能再回修罗海,要是委身此人,”

    想到这,他咳嗽一声,道,“小友以后有何打算?”

    陈岩身姿如松柏,长袖翩翩,答道,“在下见中土人杰物灵,气运所钟,暂时没有回东荒的打算,准备一览河山。”

    “中土虽好,奈何大劫来临,妖魔横行,劫难重重。”

    钱塘君听得目光一亮,声音不由得变得笃定而令人信服,道,“我们四海之上,才是安静之乡。”

    顿了顿,钱塘君继续道,“小十九淑性茂质,温柔恬静,不幸见辱于匪人,今则绝矣。若小友不弃,欲求托高义,世为亲戚,可否?”

    陈岩面露惊讶,他真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

    他虽然是分身,但是真要答应,因果不断,总是牵扯。

    到时候,可是违背初衷。

    正在此时,祥风庆云,融融恰怡,幢节玲珑,箫韶抱以随。

    红妆千万,笑语熙熙。

    中有一人,自然蛾眉,明珰满身,绡觳参差,正是卢心悦。

    比起刚回龙宫时候的凄凄惨惨戚戚,现在真的是笑语晏晏,神采飞扬。

    她曳裙行走,麝香弥漫,来到下首坐下,环视左右,开口道,“二叔,你和陈道友在讲什么呢?”

    “哈哈,”

    钱塘君大笑几声,掩过不提此事,转移话题,道,“刚才在听陈小友在讲东荒趣闻,和中土风情是大不相同啊,真是大开眼界。”

    卢心悦螓首点头,玉蕊琼英,道,“是啊,东荒听着和我们这不一样呢。”

    这一下子,两人开始交谈,很久不见,有不少的话要说。

    陈岩就开始充当看客,喝着茶,面上带笑,不言不语。

    接下来,就是龙宫大宴,接风洗尘。

    热热闹闹,熙熙攘攘。

    不得不说,龙子龙女龙孙真是不少。

    待宴会结束,卢心悦和陈岩两人走出大殿,向安排好的宫阁而去。

    原本的大殿,众人离开后,杯盘狼藉。

    似乎刚才还醉醺醺的钱塘君坐直身子,貌耸神溢,眉宇间满是猛烈之气,一敲案上的玉磬,喝道,“来人。”

    “大人。”

    一个英姿勃发的少年人入内,手持方天画戟,额头上的细鳞,泛着金黄,引人注目。

    钱塘君坐在高台上,声音低沉,“十九公主刚回来,不要让无关的人打扰他。”

    “属下明白。”

    少年人得令,转身出门布置。

    “小十九,我这个做叔叔的,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钱塘君喃喃一句,闭上眼睛。

    轰隆隆,

    殿门关闭,从外面看,门户上的铜环细纹缠绕,铮铮然森立。

    陈岩缓步来到给自己准备的楼阁中。

    珊瑚床上挂着宝石,玛瑙,翡翠,猫眼,等等等等,珠光宝气,彩光照人。

    榻前是玉案,烟绿香炉,象牙毛笔,水晶砚台。

    还有三五卷纸,薄若蝉翼,白若秋霜,散发香气。

    大气,奢华,宝光十色。

    “难道龙族真的喜欢亮晶晶的东西?”

    陈岩笑了笑,并不在意,坐在书案前,不是写字,而是要等人。

    果不其然,时候不大,只听环佩叮当,妙音生香,卢心悦自外面进来。

    她看了看左右,皱了皱鼻子,在珊瑚榻上坐下。

    融合了真身后,当时落魄的少女容光焕发,看其力量激荡,稳稳胜过一般的金丹宗师或者武中圣者。

    陈岩抬了抬眼皮,开口说话,“你来的不慢。”

    卢心悦抬手将帷帐挂起,流苏上辍着拳头大小的明珠,照出她如霜似雪的肌肤,她挑了挑细眉,道,“我来看大恩人,这个理由足够充分。”

    陈岩不再多说,手举八景金阳宝镜,沉声道,“从宴会上看,不想你出现的人很多。”

    “那当然。”

    卢心悦晃着自己的脚丫,收回本体后,她多了三分活泼,道,“当年我母亲给我留下的不少宝贝,就是被他们瓜分了,他们肯定不愿意看到我回来。”

    实际上就是这样。

    她母亲给她留下不少的宝贝,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是飞升之辈也无法算尽人心,当年的那位孽龙同样没想到,自己所托身之人是何等的冷漠无情,翻脸不认人。

    于是无依无靠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各位兄弟姐妹们以各种借口瓜分自己的财产,到后来自己被强行远嫁修罗族,更是无能为力。

    这样的局面下,分到宝贝的兄弟姐妹们当然不愿意看到她出现了。

    “我要全拿回来!”

    卢心悦说的斩钉截铁,声音前所未有的冷冽,道,“凡是属于我的,我要亲手拿回来!”

    “你什么打算?”

    陈岩并不关心眼前人对她兄弟姐妹的愤恨,他只关心要是能够完成计划,自己所得之物。

    “我有计划。”

    卢心悦凑上来,红唇微启,吐气如兰。

    陈岩听得暗自点头,用手摩挲着八景金阳宝镜。

    珍云宫。

    灵花妙草,仙乐阵阵。

    大红大红的地毯铺在地上,不知道是何等材料编织而成,泛着美妙是色彩,一起一伏,如光如水。

    最中央,有一个三丈高下的玉贝,半张半合,里面是象牙宝榻,垂光结珠,熠熠生辉。

    一个慵懒娇艳的少女躺在象牙榻上,精致的玉足一下下点着珠子,曲线玲珑,风情万种。

    她听完手下人的讲述,手托香腮,吃吃而笑,声音又媚又酥,好像是棉花糖,咬在口中,甜丝丝的,回味无穷,道,“有我那几个傻哥哥在,不用急,他们会对付那个丫头片子的。”

    “嗯,看来我要出去走一走了。”

    ps:周一,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