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算计在心头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星辰摇曳。

    乍一看,何止千百。

    晶晶然,辉辉然,莹莹然。

    似贯珠穿度,像鼻相缀理,交织纵横,自成图案。

    左有北辰,右有北斗,周天之妙,尽在其中。

    陈岩一振法衣,目光清亮,法力所到之处,漫天的星辰之相演化,巨熊,蝎子,猎人,宝瓶,天马,等等等等,倏尔化为一点,轰然落下。

    龙十五太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陷入到无量的星光中。

    任凭他如何挣扎,面前都是绵绵长长的星河。

    似是在未来,不可捉摸,难以企及。

    “啊,”

    龙十五太子大怒,身子一摇,化出蛟龙之身,翻江覆海,力量之强,超乎想象。

    “镇压。”

    陈岩占据上风,威风八面,手中的宝镜晃动,洋洋洒洒的镜光入内,和星光纠缠在一起,千变万化,更为复杂。

    星辰经过镜面反射,一化二,二成四,四变八,。

    千千万万,万万千千。

    分不清楚,眼花缭乱。

    龙十五太子有力使不出,而且经常击中之后,发现是幻象,更是暴跳如雷。

    没多久,就成了阶下囚。

    “束缚。”

    陈岩见到星光中的蛟龙越来越无力,念头一起,星光化为枷锁,将之彻底困住,绑在柱子上。

    “嘻嘻,”

    卢心悦提着裙裾,绕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龙十五太子转了一圈,喜笑颜开,她还伸出玉足,踢了几脚,打趣道,“不是以前很威风嘛,现在怎么成这副德性了?”

    她抬手将龙十五太子腰间的玉佩摘下来,收到袖中,还不罢休,顺手牵羊,洗劫一空,留给对方两个字,道,“蠢货。”

    “我们走。”

    陈岩见此,收起八景金阳宝镜,率先出门。

    轰隆隆,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在天池中纵横来去,掀起一场无人能够抵抗的风暴,所到之处,人仰马翻。

    殿中。

    火树银花,翩叶挂枝。

    风一吹,片片瓣落,锵然有声,满地霜光,照人影子。

    钱塘君听完手下人的汇报,眉头皱成疙瘩,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小侄女回来,会办成这样的事儿。

    “大人,”

    下人低眉顺眼,小声道,“四五个太子和公主们现在闹得很凶,非要吵吵着擒拿十九公主要个说法。”

    “要个说法,什么说法?”

    钱塘君眼皮子一抬,眉宇间满是威严,呵斥道,“在龙宫中,什么都不缺,却只知道享乐玩耍,到头来,连在修罗族受苦的小十九都敌不过,他们还真是有脸闹腾。”

    “真真是不像话。”

    下人不敢说话,只能苦笑。

    钱塘君自宝座上起身,绕着骊龙案走了一圈,心中再次想到当年自己受到的恩惠,声音缓和了三分,道,“我们龙族之人,兄弟姐妹之间的切磋实属正常,技不如人,就得好好修炼。”

    他也知道光是这个难以压下现在龙宫中的怨气,想了想,道,“下个月正好是我们的宝海会,到时候,擂台上见输赢。”

    “宝海会之前,让他们都老实点!”

    黑水宫。

    阶上青苔,窗前梅花。

    笙管幽幽,处处金灯悬挂,璀璨光明。

    打眼一看,有五个人坐在贝叶宝榻上,或男或女,都是面容阴沉,几乎要滴出水来。

    一种压抑的气机弥漫,让周围的下人大气不敢出。

    龙十五就在其中,他现在的伤势已经痊愈,不过没了以往的从容霸道,整个人如同待人而噬的凶兽,咬牙切齿。

    时间不大,珠帘卷起,祥云阵阵,自外面走进一个青年人,头戴银冠,身披四海白蟒袍,额生竖瞳,纯金的眸子夺人光彩。

    来人大步流星,径直上了高台,稳稳当当坐下。

    从容自如,理所应当。

    这样的姿态,显示出来人高人一等。

    “见过三哥。”

    众人行礼后,目光咄咄。

    龙三太子当然知道下面的弟弟妹妹们的心思,直接了当地道,“二叔已经开口了,技不如人,各凭本事,要是不服的话,下个月宝海会上见真章。”

    “二叔真会偏袒。”

    龙十五太子非常不满,站起身,来回走动,带起呼啸风云,道,“就知道护着那个惹人厌的小十九!”

    其他人也纷纷声讨,骂声一片。

    “都别废话!”

    龙三太子呵斥一声,额头的竖瞳睁开,射出三尺毫光如墨,冷声道,“我们龙族本就是鼓励弱肉强食,要不然的话,你们以前怎么从小十九手中夺得宝物,而且一占就是这么多年?”

    作为天池龙符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龙三太子实力强横,很有威严,他这一开口,场中立刻静下来。

    “三哥,”

    十七公主是龙君和一个贝女所生,最为娇媚妖娆,声音甜腻酥软,吐气如兰,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龙三太子用手摩挲着扶手上的玉石,缓声道,“盯着他们,不要让他们离开龙宫,下个月宝海会见分晓。”

    且说在六个龙太子和公主商量对策之时,离他们不远处,两个目标人物陈岩和卢心悦对坐。

    穹顶上拳头大小的宝珠晕着天青的光华,照在两人的身上。

    轩窗半开,又卷入一片绿意。

    青绿交映,有一种欣欣然的感觉。

    陈岩先开口道,“你猜的不错,钱塘君果然替我们挡下了。”

    “二叔当年受了我母亲很大的恩德,不会坐视不理。”

    卢心悦美目晶莹,心中有数,道,“不过也不会拖太久,我们要抓紧时间。”

    她说完之后,指了指身前的各种收回来的宝贝,有玉佩,有铃铛,有宝瓶,有香囊,等等等等,五颜六色,气机强大,道,“法宝到手,我就可以运用当年我母亲传给我的口诀,以它们为阵眼,布置法阵,接受母亲冥冥之中留下的意念。”

    “我母亲来历神秘,以孽龙之身飞升,意念之中蕴含磅礴而深奥的玄妙,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拭目以待。”

    陈岩点点头,他这次来天池,目标之一就是这个,道,“要是一切顺利,接下来我就会联系本体,让他亲自降临。”

    “好。”

    卢心悦美目陡然间发出一阵玄黑的光晕,笼罩住身前的各种法宝,莫名的变化生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