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漂洋过海 永夜毫光(求订阅!)
    是日。

    岁仲夏夕,皓月浮天。

    群峰朵朵若莲开,而霜气跃出其上,昭昭若霞彩。

    天光照下,纯白胜雪,给人一种空灵之感。

    少顷,正北方有声发出,细且纤,若金石激荡,旋即云光擘开,一座宏伟的飞宫飞来,似缓实疾,六角垂光。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天宫之上,细细密密的篆文从上而下,若垂帘璎珞一般,字字珠玑,讲述日月星辰,山河大地的道理,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陈岩坐在云榻上,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手中托举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宝盏,闭目养神,他的脚下,大胖娃娃缩成肉球,呼呼酣睡。

    正在这时,珊瑚窗一开,微风徐徐,卷来一片青绿。

    温润润的湿气弥漫,化为水珠,叮当叮当,掉在地上。

    叮当,

    水珠滚来滚去,滴溜溜转动。

    陈岩感应到气机,睁开眼,掐指一算,自云榻上起身,展袖来到窗前,笑道,“这就要到海州了?”

    轰隆隆,

    大哉九真天玄宫继续前进,闯入海域,乌央乌央的黑云层层叠叠压下来,汇聚成连连绵绵的雷霆,然后炸开,化为如环似晕的毫光。

    毫光纯白如玉,没有任何杂质。

    或大或小,或聚或散,演化异相,弥漫四方。

    看似是美丽到极致,实际上是雷霆毁灭之力酝酿,最是暴戾。

    一时之间,整个天宫都映照出霜玉白光,亮似白昼。

    “咿呀,”

    睡得正香的胖娃娃都被白光惊醒,吓了一跳,小东西扑棱一下爬起来,哇哇叫着,就往陈岩身边跑。

    “咿呀呀,”

    胖娃娃紧紧抓住陈岩法衣的衣角,带着哭音,小身子瑟瑟发抖。

    “哈哈,”

    陈岩抬手抱起胖娃娃,指了指外面,道,“永夜毫光,海州十六景之一,小东西,你在别地还是见不到的。”

    “咿呀呀,”

    胖娃娃把小脑袋放到陈岩的肩膀,摇摇摆摆,小东西才不管什么海州十六景,它只觉得这么蓦地白光一闪,像是日常的霹雳一样,吓人的很。

    夜幕低垂,浓如墨色,倏尔霹雳乍起,纵然没有任何的雷音,但惊人的白光打下来,依然触目惊心。

    陈岩当然是不在乎,他一手抱着胖娃娃,目光在漫天的毫光上打量,似环如晕的白芒里面,最深处是折叠破碎的空间,隐隐显出门户之状,里面有莫名的意志在酝酿。

    是雷霆之精?是天地意志?

    即使是以他的境界修为,都看不透。

    “似乎是有九重?”

    陈岩在窗前来回踱步,看着毫光,若有所思。

    世界之上,自有玄妙。

    雷霆风暴里面,造化暗生。

    “挺有意思。”

    陈岩看在眼中,赞叹一声,然后法力一起。

    本来就迅疾的飞宫再次飙升,以浮天之相,在永夜毫光中前进,任何的雷霆碰到,统统被吞噬进来,化为雷水,存在雷池里。

    轰隆隆,

    天宫横行,安安稳稳。

    “咦,”

    “那是什么?”

    “居然敢在永夜毫光中前行?”

    这样的动静,惊动了海面中巡逻的水族卫队,他们议论纷纷,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

    只有海州附近的人,才明白永夜毫光中的毁灭力量,真的是铺天盖地,无穷无尽。

    就是他们在海面巡逻,都得小心翼翼,贴身佩戴法器,免得引动天上雷霆气机,一下死于非命。

    “嗯?”

    水族的首领高大威猛,身披黄金甲,手持分水宝叉,骑在虎皮鲸鱼上,他眯起眼,运足目力,要看个明白。

    轰隆隆,

    下一刻,

    惊雷炸响,音生威严,只是一下,就把他震得面色惨白,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精血。

    “不要多事。”

    水族首领一挥手,招呼众人,沉入水中,他这下子知道了,上面肯定是有大能之辈,自己窥视不成,气机牵引之下,受到反噬。

    水族首领一边逃走,一边暗自嘀咕,“看对方的方向,是要去海州陆域?”

    陈岩不会去管这种小插曲,他只是抱着胖娃娃,看着外面的风雨雷电,毫光如霜如雪,见证天地伟力。

    “咿呀呀,”

    经过了这一段时间,胖娃娃似乎也知道了白光无法伤到自己,小东西开始欢快起来,摇着肉呼呼的小手乱抓。

    “咯咯,”

    胖娃娃看着白光从自己的指尖溜过,像抓又抓不到,上半个身子摇摆着,咯咯笑个不停。

    轰隆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哉九真天玄宫倏尔一震,眼前弥漫无尽的毫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宏大的大州,如同一只庞大到难以想象的神龟一样,横亘在海域中,岿然不动。

    海州,四面环海,是大燕王朝的桥头堡。

    陈岩放下胖娃娃,自窗户中看去。

    发现千帆激荡,乘风破浪,都是一等一的巨型海船,不惧水域中的风浪。

    不少的海船意见停泊在码头上,跨海而来的人正下船登陆。

    从上往下看,密密麻麻。

    虽然大燕王朝建立之后,太祖皇帝为了加强疆域控制,发动偌大的人力,建了一座大桥,沟通海州和岳州,但由于各种原因,人们还是喜欢坐船。

    “海州。”

    陈岩站在飞宫上,运转法力,灵目一开,发现海州上空金灿灿的一片气运,如烟似霞,重重叠叠,形似宝印。

    可以看出,海州上下,政令畅通,规矩森严,井然有序。

    说一句盛世气象,毫不为过。

    不过这个时候,自海中冲出一道水光,垂空落下,似刀似剑,交锋而鸣,有杀伐之气,绕在海州气运上空。

    “别的地方,都是阴阳对冲,妖魔来犯,海州却是没事。”

    陈岩看得好笑,喃喃自语道,“只是没想到,和水族的冲突变大了。”

    “算了,下去看看。”

    陈岩念头一动,出了飞宫,大袖一展,将至宝收入其内,然后法力一摇,化为一个普通人。

    即使是海州个个口岸上把关非常之严,但他大摇大摆进去,依然没人能够发现。

    就在陈岩正式踏上海州的陆地时候,万里之外的水域底下的龙宫中,开始变得热闹非凡。

    ps:求订阅,求订阅,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