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涌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天穹上。

    倏尔雷光乍现,万万千千,横斜交错。

    日光照下,映出一种天青之色,碰撞之间,发出玄音,如鸣环佩。

    为光轮,为如意,为明镜。

    冷神寒骨,幽邃博大。

    远远看去,浩浩荡荡,弥漫四方。

    “雷法?”

    水族青年见此,蓦然一惊,变了颜色,他不敢多想,身子一摇,脚下的水光轰然暴涨,裹住身子。

    叮当,叮当,叮当,

    水在上,若翠蔓轻摇,垂帘璎珞,参差之间,护佑左右。

    作为水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并被寄予厚望潜入海州行事,敖阳真的是非常了得,应对得当。

    要是换成往常,他有很大的把握逃出生天,可惜的是,这次他运气太糟糕。

    轰隆隆,

    下一刻,

    雷光横空,紫气氤氲,毁灭之力在虚空中扭曲,演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有雷神乘飞兽呼啸,有巨人拔山断海,有宝物镇压诸天,等等等等,光怪陆离。

    这位水族的年轻之人,在漫天雷霆下,身上的防御简直如同纸糊的一样,应声而裂。

    咔嚓,

    雷光往下一落,如织网一样,将目瞪口呆的敖阳裹住,然后猛地收缩,化为拳头大小,往下面飞去。

    陈岩轻轻一笑,上前一步,抬手取下。

    雷光凝珠。

    里面是幽幽深深的空间,敖阳化出蛟龙之身,来回游弋。

    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是无声无息。

    刚才还可以和坚石侯这样的武中圣者抗衡的水族年轻才俊,现在落到这个下场,如同琥珀中的昆虫一样,即使是现在日光融融,暖烟细细,在场的众人都还是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冷意。

    是恐惧,是敬畏。

    似乎连枝头上的叶子都受到影响,吹落之后,在半空中打着转儿,迟迟不肯坠地。

    一时之间,场中寂静。

    如同抽离了所有的声音,平面挤压,化为了淡妆浓抹的画卷。

    还是坚石侯,武中圣者,心志坚定,最先反应过来,他上前几步,来到陈岩近前,抱拳行礼,道,“多谢这位大人出手,才拿下此水族奸细。”

    “侯爷客气了。”

    陈岩摆摆手,目光幽幽,道,“我正好路过,举手之劳而已。”

    “举手之劳,”

    听到这四个字,周围的人们心中又是一震,擒拿活捉一名能够和武中圣者对抗的水族大妖,居然说的如此风淡云轻,人和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坚石侯倒是平静,他深知对方的威能,再开口道,“这位水族之人,对我们海州关系很大,大人可否转交给我们?”

    “当然。”

    陈岩屈指一弹,雷珠滴溜溜一转,飞到坚石侯手中,道,“侯爷尽快拿去即可。”

    “多谢。”

    坚石侯眉间露出少许喜色,他真没想到,对方是这么好说话。

    “侯爷,”

    陈岩声音不大,字字如玉,道,“我此来海州,是为了拜访陈家一趟,只是不识道途,侯爷可否给我带路?”

    “陈家,”

    坚石侯目光一变,只提这两个字,很显然,对方是冲着镇海王所在的家族而来。

    至于对方说什么不识路途更是笑话,以对方表现出的恐怖实力,什么地方找不到?

    现在让自己带路,上门拜访,似乎是在释放善意?

    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坚石侯念头转动,面上不动声色,道,“乐意效劳。”

    “那就麻烦侯爷了。”

    陈岩正了正头上的法冠,丰神俊朗,一举一动,宛若天成。

    不多时,坚石侯唤来两架玄马宝车,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转瞬消失在城中。

    轰隆隆,

    等两人彻底消失不见,整个街道都沸腾了,亲眼目睹整个事情发生的人们,开始交头接耳,不停议论。

    “刚才的是坚石侯吧?”

    “是坚石侯。”

    “那另一位大人是谁?”

    “不知道啊。”

    “真是太强大了。”

    不少的人甚至还涌到那对红衣少女跟前,急吼吼问道,“彩云,红莲,那位大人到底是谁啊?你们都谈了什么啊?”

    “我们也不知道啊。”

    两个少女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刚才好像做梦一样,她们只是随便找人搭讪,居然对象是这么强大之人。

    “还长得很好看。”

    两个少女眉眼弯弯,笑盈盈的。

    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弓弦响,从四面八方涌出整齐的轻铠甲士,面容冷峻,身上萧杀之气很浓,领头的人却是长得很面善,像个弥勒佛似的,团团笑着,道,“各位乡亲,还要麻烦你们一趟,刚才发生之事,要列入保密文件。”

    “没问题。”

    “我们知道。”

    “谁要是不签字,就不让他离开。”

    海州之人经常和水族作战,军事管制非常正常,这样的局面早就不是第一次发生,都非常配合。

    领头的官员看着自发排队的男男女女,心中暗叹,道,“有此百姓同心,水族再是强大,我等又有何惧之有?”

    镇海王府。

    飞楼悬阁,水轩石台。

    古树和青藤,丘壑与泉石。

    来来往往的侍女行走其中,翩翩然,注入一种说不出的色彩。

    像是原本肃容的画面,多了份活泼,栩栩如生。

    镇海王面容冷峻,双鬓微霜,身披锦衣,上绣山河,下描万民,波浪层层,白皙的手掌放在膝前。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镇海王的方圆丈许内,似乎呈现半透明的光泽,气血激荡,隐有雷鸣。

    稍微接近,就令人胆寒。

    不愧是被称之为有望于人仙的绝顶人物,武道精神已经如火纯情。

    他此时正静静地坐在亭子中,看着外面湖水上,白鸟展翼,锦鳞遨游,稀稀疏疏的荷花盛开,香气弥漫,眉头皱成疙瘩。

    他不是发愁自己的修为,而是对现在海州面临的局面越来越担忧。

    自从大燕王朝和神灵一系闹翻之后,水族不再像往常那样老实,而是蠢蠢欲动,不断发起攻击。

    到现在,已经明目张胆。

    要不是他自上任以来,从来没有放松过武备管理,手下军士拼命,恐怕早已经引起大乱。即使如此,也落在下风。

    “嗯?”

    突然之间,镇海王眼睛睁开,目中射出两道精光,照在刚刚出现的传信上,向来冷峻的面容上露出讶然。

    “还有这样的事儿?”

    镇海王站起身,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