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扁舟一叶入陈家(求订阅!)
    日到中午。

    天光自上而下,照到湖中,水澄明净,深而浮色,晕则生光。

    白石生于其中,横斜左右,荡纹惊沙,层层叠叠。

    水中石,石上松,松枝鸟,看似杂乱无序,但风一吹,一金一白,一光一影,交织之间,森森然而生出冷冽萧杀之气。

    看在眼中,听在耳里,让人望而却步。

    陈岩负手立在舟上,目光幽幽,似乎能够看透四周弥漫的气机,笑了笑,“能够将地势之利发挥到这种程度,了不得。”

    坚石侯稳稳当当而坐,声音平静,道,“镇海王一家,历代镇守南海,斩杀水族无数,常常引得他们各种手段报复。每一代陈家子弟,都有不少人死于非命。”

    “后来国朝的金玉大师亲自出手,调动上万人,凭借丹云湖之地势,历时两年才布置成此大阵,解除陈家后顾之忧。”

    “镇海王也没有辜负圣恩,从来都是兢兢业业,让水族无法踏上陆地一步。”

    “君臣相得的故事,”

    陈岩笑了笑,看风吹水上柳,条条向西,絮絮如语,声音中听不出任何的感情,道,“我自小就听,听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

    坚石侯不再说话,心中却不平静。

    他现在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乃是落云谷谷主陈岩。

    真正的半步元神境界,天下巨头。

    睥睨四方,纵横无敌。

    这样的大人物,和朝廷的关系还不算好,突然来到海州,并指名道姓拜访陈家,到底有什么事?

    他看着日光照在水上,波纹晕开,荡漾金色,心思不宁!

    原因很简单,像陈岩这种人物,真要是插手南海,不敢说立刻颠覆局面,但绝对造成的影响难以估计。

    举手投足,颠倒乾坤,不是别的军队数量什么的能够改变阻止的。

    两人各有心事,都不说话。

    一时之间,舟上安静下来。

    只有袅袅荷香浮来,山水骨架,熏醉入画。

    轰隆隆,

    好一会,扁舟轻轻一摇,打了个转,安安稳稳地停在水面上。

    下一刻,

    眼前的水光如同画面般卷起,显出眼前的山庄。

    天影斜照,三山拱卫。

    森壁而争霞,云落则白鸟飞。

    时而有钟声响起,静幽之中,才见法度。

    “陈家。”

    陈岩看在眼中,念头起伏。

    轰隆,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中门一开,悬灯结彩,彩毡铺地,一行人自里面出来。

    当先之人,头戴金冠,双鬓微霜,冷峻威严。

    身后跟着二三十人,声势不小。

    “陈谷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镇海王停在十丈外,吐气开声,声音若雷霆,轰然而鸣。

    “不敢。”

    陈岩自舟上下来,还礼道,“见过镇海王。”

    两人站在一块,一个久居高位,严肃冷峻,一个超凡脱俗,翩然似仙。

    气质不同,分庭抗争。

    “咦,”

    坚石侯一看,却是讶然出声。

    以前他没有注意,或者根本没想,但现在看着眼前的两人,虽然气质不同,虽然年龄各异,但站在一块,相貌却有几分相似。

    “真的像。”

    实在是太过惊讶,连坚石侯这样的武中圣者,都揉了下眼睛,再次确认。

    “这是怎么回事?”

    坚石侯真的震惊了,他一路上费尽心思,居然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局面。

    “我这次来,是要完成我父母的心愿。”

    陈岩大袖飘飘,从容自如,心态平静。

    他本是从别的世界而来,从来没有和陈家人接触,自然不会有什么感情。

    至于人身之因果,只是系于父母,亲族之上,不用谈起。

    镇海王沉默少许,开口道,“信物何在?”

    “这里。”

    陈岩将准备好的玉盒递过去,自然有人接过,然后层层审核,关系到宗族问题,每个家族都是慎之又慎,唯恐出半点的差错。

    在这个过程中,一行人站在山庄外。

    半湖水光。

    柳叶浓浓如洗。

    还有枝头上雨后的清圆,夹杂山鸟的声音。

    最后是沉默一句话不说的人们。

    看上去怪异,又似乎很和谐。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人从山庄中走出,快步来到镇海王跟前,递上一张玉纸。

    纸上是从族谱上拓下来的文字,古拙肃穆,族中长老用上的族印非常显眼。

    很明显,已经确定,陈岩的父母是出自于海州陈家。

    镇海王将玉纸收好,笑道,“原来是一家人。”

    事实上,真按辈分算,他还是眼前之人的长辈。

    不过他心中有数,当然不会故意拿大。

    陈岩对镇海王的态度很满意,果然不愧是镇守海州压得水族无法动弹的强人,知道分寸,懂得规矩。

    “那我们就先进府吧。”

    镇海王招呼一声,众人鱼贯而入,进入陈家。

    半个时辰后,镇海王安置好陈岩,大袖一展,前往元都堂。

    轩窗四开,种有莲花。

    角落中有烟绿鼎炉,烟气袅袅升起,凝而不散。

    二十几个人早早就等候在里面,一眼看去,银发苍苍者居多,都是族中宿老。

    他们看上去少有的兴奋,大声交谈。

    镇海王见到这一幕,眉头不自然地皱了皱,然后咳嗽一声,在中央主座上坐下。

    见到镇海王前来,人们更加高兴,眉飞色舞,纷纷抢着开口说话。

    “陈岩真的是我们陈氏一族的人啊。”

    “没想到我们海州陈家有一天也会有半步真人。”

    “祖宗开眼啊。”

    他们越说越兴奋,到最后都要手舞足蹈了。

    “我的小孙子有修道天赋,要是有半步真人教导,以后真是能够成就金丹宗师的。”

    “你的算什么,我的孙子才是真天才,让陈岩耳传身教的话,以后元神大道可期。”

    “都吵什么吵,反正陈岩人在,他一个半步元神,能够一个人教导几十人不在话下。”

    “三长老说的没错。”

    听到族中的长老们的各种异想天开,甚至还想拿陈岩当苦力,镇海王真的听不下去了,冷哼一声,道,“都安静。”

    他锐利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声音低沉,道,“陈岩此来,可不是要认祖归宗,只是要完成父母心愿而已,你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算盘都给我收起来。”

    ps: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