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二章 金贝岛上三两事(求订阅!)
    三日后。

    南海,金贝岛。

    层崖叠石,老松如虬。

    林林秋色晚,雁雁夜归西。

    真的是,藤萝遍地,古木森郁,怪鸟出没,走兽横行。

    整个岛屿上弥漫一种金精火气,每到正中午,就如同炎炎赤日,火光流转,金芒贯空,异象频频发生。

    王伯当二十上下,身子挺拔,甲胄在身,目光锐利。

    他的身后,是大名鼎鼎的悬剑铁卫,共三百人,侍立两侧,身上杀气升腾,隐成白虎之相,待人而噬。

    “水族,”

    王伯当年纪轻轻就能率领悬剑铁卫,当然是一等一出色的人才,已经隐隐摸到武中圣者的门槛,是知情人之一。

    他看着眼前浩森幽深的水光,似乎能够见到水族嚣张嘴脸。

    水族来势汹汹,在南海摆下杀阵,可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本来就处于下风的海州,该如何应对?

    过不了半盏茶的功夫,金贝岛上倏尔响起清亮仙音,由远而近,妙音生香,似乎一下子将岛上的锋锐之气遮下,山风吹来。

    王伯当抬起头,就看到片片清光腾空,似鹤羽在月下翩翩起舞,冷光萦绕,纤细美丽,其中倩影徐徐,美轮美奂。

    夜迷离,人憔悴,美容颜。

    王伯当一见,连忙领着众人行礼,道,“恭迎军师。”

    话音一落,清羽千百,敛为一根,化成霞衣,披在身上,一个女子曳裙前来,玉足踏莲,容貌清丽,只是眉宇间的憔悴,怎么都化不掉。

    女子踩莲而下,径直落到早建好的高台上,在璎珞宝伞下坐定,用柔软的声音道,“都起来吧。”

    “是。”

    众人答应一声,见女子坐在高台上不说话,下意识地都保持安静。

    能够在层层选拔中进入悬剑铁卫的,都是精锐,镇海王的忠实手下,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军事花想衣和自家王爷间的关系。

    花想衣是堂堂金丹宗师,传承大宗,喜好清净无为,可是却对镇海王一见倾心,不惜盘门而出,投入世俗,充当军事,整日勾心斗角,出谋划策。

    其中的付出,任何一个海州军队体系的人都得佩服。

    正在此时,突然之间,天尽头出现大片大片的火云,上有麒麟之相,踏空行走,威严肃穆。

    一种铺天盖地的血气弥漫而来,战旗猎猎,腥风血雨。

    王伯当再次上前,道,“恭迎坚石侯。”

    三百悬剑铁卫跟在后面,都是躬身行礼。

    只是眨眼间,火云就到了近前,似实还虚,并不像刚才花想衣来的时候那样复杂,实际是浓郁气血化为实质,如同大团的火云。

    轰隆,

    火云聚拢,凝成铠甲,披在身上,坚石侯一步踏出,同样上了高台。

    咔嚓,

    坚石侯稳稳坐在宝座上,拳意精神凝成一团,如狼烟笔直升起,在半空中演化出火云连绵,圣者麒麟之相,来回奔腾。

    他眸子深深,看向远处,和花想衣交谈,道,“这次水族气势汹汹而来,准备的很充分啊。”

    “嗯。”

    花想衣声音软媚,眉宇间的憔悴令人生怜,她用手扶了扶额前的青丝,道,“南海的水族传承久远,底蕴很深,要是真要狠下心来摆下大阵,确实很麻烦。”

    “幸好当日抓到了敖阳。”

    坚石侯想到在寿阳城的景象,幸亏是陈岩果断出手擒下了那个水族奸细,要不然的话,肯定是糟糕透顶。

    又过了半个时辰,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正东方向,道,“王爷来了。”

    轰隆隆,

    话音一落,一道恢宏光明的天光横斜而来,若惊虹,像闪电,似霹雳,分明是迅疾到极点,反而给人一种庭中散步的闲适。

    像是风吹绿藤,舟摇白水,涧水淙淙。

    从容,优雅,精致。

    只看这一点,就知道来人修为之高,远在花想衣和坚石侯之上。

    哗啦,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正中央高座上已经多了个人影,头戴金冠,面容冷峻,静静而坐,就有一种巍峨如山的气势。

    “见过王爷。”

    众人齐齐行礼,声势震天。

    “免礼。”

    镇海王一抬手,然后目光一凝,身上的拳意精神横空而起,在半空中缓缓展开,山河社稷,乾坤日月,浩浩荡荡,覆盖八荒。

    金光青云,覆盖半亩大小。

    片片凸起,自有锋锐之意,直指海中央。

    轰隆隆,

    拳意精神,似乎可以肉眼可见,这样的境界,要比神通都要可怕。

    “哈哈。”

    就在镇海王释放出自己身上冲天气势扶摇而上的同时,一道清亮的笑声从海上传来,旋即

    整个金贝岛上所有的人听到澎湃的水音在耳边响起,奔腾之声,如同风雷大作,震得人要站不住。

    众人骇然抬头,就发现,不知道何时,从正南方,海中的水似乎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拔高百尺,覆盖在岛屿上空,层层叠叠的波澜向前,如同龙鳞,金光闪闪。

    水光铺天盖地,似乎随时都要降下来,将金贝岛淹没。

    王伯当都能够嗅到浓郁的水气,让人有一种置身汪洋当中,风暴眼里,自己却孤苦无依,彷徨不知所措。

    他都如此,更不用提其他的悬剑铁卫,更是不堪。

    所幸他们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狠角色,心志坚韧,慌而不乱,没有出丑。

    “哼,”

    坚石侯见此,冷哼一声,自宝座上起身,遥遥一拳打出,轰隆一声,如同万箭齐发,根根杀伤力惊人,道,“少在这里装神弄鬼,出来吧。”

    “哈哈,坚石侯还是这样的急性子。”

    水光一起,挡下凌空击下的一记泉势,半空中的水族之人也无法再保持隐身,于是从其中走出,头戴银冠,身披锦衣,上绣蛟龙图案,俊美飘逸,只是眸子呈现金黄,熠熠生辉,一看就不是人类。

    水族来人稳稳当当立在潮头上,金黄的眸子闪烁着光辉,扫过全场,笑道,“我乃南海京龙宫五太子,这次前来,就是要当个带路之人,领着诸位观阵。”

    他吐字清晰,如小泉击石,有一种别有的韵味,气势不凡。

    坚石侯和花想衣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这又是个陌生的人物。

    南海实在太大,水族实在太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