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四章 窥得天心灭神灵 六甲藏真元元符
    ps:又是周一,求下推荐票!

    园中。

    檐月挂枝,冷光入寒。

    稀稀疏疏的光线垂下,凝石,则玲珑剔透,化花蕊,则梅香之沁人,倏尔流转,横出岩上,宝水叮咚,汩汩有精气神。

    仔细看,石有云气,松栖鹤唳,如同活的水墨彩画;翩翩然神意沉凝。

    陈岩睁开眼,目光炯炯。

    他缓缓伸出手,指尖上千百的光暗影子,交织勾连,隐有人影,只是光怪陆离,匆匆而过,看不清楚。

    到最后,所有的流光溢彩收敛,凝成一朵琪花,蜕骨有晕,片片高洁。

    风一吹,万般玄音发出,喃喃轻语。

    “神灵之道。”

    陈岩念头一起,散去异象,眉宇间却有喜意。

    最近的闭关,以三十六品化神补天章为根基,融合雕像中记载的道理,对神灵的种种法门有了深刻的了解,并凝练出杀招。

    到时候碰到神灵,相信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真不知道此化神戒和雕像是何人传下?”

    陈岩大袖一摆,站起身来。

    看着庭中绿树攒攒,白水波波,冷光铺下,晴色染之,面带笑容。

    对神灵来讲,此法门就是悬在顶门上的利刃,一出现就要见血的。

    轰隆,

    这个时候,上空布置的禁制开始层层散去,雷光和水光收入大哉九真天玄宫里,然后滴溜溜一转,瞬间缩小,投入到陈岩的眉心。

    庭院深深。

    长松参天,霜光未满。

    弥漫如光环,远近可见。

    褪去刚才的森然禁制,显出月下的精致细腻。

    早就在门外等候的陈文昌见此,立刻扬声道,“陈谷主,在下求见。”

    “嗯?”

    陈岩剑眉挑了挑,自己刚撤去禁制法阵,陈文昌就登门求见,看来是一直在外面团团转,于是他沉吟一下,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

    陈文昌推门进来,三两步后,敛去眉宇间的焦急,平平稳稳走到跟前,躬身行礼,道,“见过谷主大人。”

    “不用客气。”

    陈岩摆摆手,大袖如云,身姿挺拔,在冷光之下,目光炯炯,似乎能够看透人的心思,道,“你急匆匆赶来,可有要事?”

    “大人,”

    陈文昌没有废话,直接开口道,“家主有要事相商,谷主若是方便,可否跟我去一趟吴园?”

    “镇海王,”

    陈岩手拢在袖中,面上看不出喜怒,点头道,“我已完成心愿,正好见一见镇海王,你带路吧。”

    陈文昌一听,面露喜色,道,“大人请跟我来。”

    “走吧。”

    陈岩用手一招,将躲在树下玩耍的大胖娃娃拎过来,不顾小东西咿呀呀的叫唤,足下生风,出得庭院。

    时候不大,陈岩就来到吴园。

    园中。

    古松茂柏,白石玲珑。

    石上芙蓉花开,冷光临之,磨如霜雪,晶莹无垢。

    镇海王负手而立,整个人如同山岳般沉稳,拳意精神铺天盖地。

    任何进入园中的人,都感应到沉甸甸的压力。

    陈岩却没有任何的意外,缓步进入,自在从容,身上法衣无风自动,涟漪晕开,隔离周围,很有飒飒的风采。

    镇海王见他进来,邀请入座,吩咐侍女上茶。

    “咿呀,”

    胖娃娃瞪着可爱的大眼睛,盯着茶盅中鹅黄色的茶叶,沸水冲服后,似乎有灵性一样,香气升腾,化为精灵,似真似幻,翩翩起舞。

    环佩叮当,曳裙飘带,不到拇指大小,看上去非常精致可人。

    舞动之间,香气袅袅,嗅一下,神清气爽。

    “咿呀,”

    胖娃娃好奇地伸出手,胖乎乎的小手从香气上穿过,仿佛还惊吓到了小精灵,让它们的舞步变得凌乱。

    镇海王看出胖娃娃的底细,面上不动声色,笑了笑,道,“陈谷主有这样的天生灵药,我拿出的灵茶可是拿不出手了。”

    “雾隐仙女茶,久仰大名了。”

    陈岩拿出茶盅,抿了一口,感应着一种莫名的气机在经脉中流转,生生不息,眼睛微微眯起,道,“好浓郁的生机。”

    “名不虚传。”

    陈岩放下茶盅,道,“多谢王爷招待啊。”

    “不管怎么讲,我们都是一个姓,招待你是应该的。”

    镇海王说了一句,然后接着道,“大长老他们闹得不像话,我已经安排好了,让他们最近安静待在族堂中,要多待一段时间。”

    “呵呵,”

    陈岩将坐在自己腿上的胖娃娃拎起,放到地上,让小东西自己爬,对此事不在意,道,“王爷不必如此。”

    他真的不在意,要不是还念得陈家的一缕香火情,像大长老他们这样不识时务利益熏心之辈,他挥挥手就能将他们灭之。

    镇海王也明白这个意思,他提起这个,是为了表达善意,没有其他的,径直开口道,“我这次请陈谷主来,是有一件事。”

    “王爷请讲。”

    陈岩坐直身子,他可以不在意大长老等人,但和镇海王这样的人物交好没有坏处。

    “是这样的。”

    镇海王完完整整地将事情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隐瞒,连同他对大阵的认识,一点没有保留,开门见山。

    陈岩听完,没有说话,端着茶盅。

    镇海王知道对方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没有讲什么朝廷大义,什么海州百姓安危,也没扯什么都是一家人,而是给出条件,道,“当年我无意间进入一个洞府遗址,得到先辈遗蜕,其中的六甲护身之法,可以抵御晋升元神中的天劫。”

    陈岩目光一亮,元神之劫,分为天地人三劫,乃是真正的成道之劫难,非常厉害,任何能够抵挡的手段,都是万金难求。

    “六甲藏真元元符箓。”

    陈岩掂量其中利弊,下意识用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

    镇海王也不催促,静静喝茶,反正底牌已出,听天由命。

    “咯咯,”

    倒是胖娃娃听到这熟悉的咄咄声音,摇摇摆摆地从地上站起来,扎着小手,肉嘟嘟地晃来晃去。

    “咯咯,”

    胖娃娃笑的很开心,转来转去,还以为陈岩在逗他玩耍。

    待镇海王喝完杯中茶,再次让侍女续水时,陈岩终于有了决断,道,“南海龙族,早闻大名,这次正好见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