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明道玄神踏莲来 百世争锋聚风云
    ps:求下订阅,求下月票!

    清晨。

    绿叶翼翼,霜花翩翩。

    环顾日影,横斜于假山沼池之间,纤细精致,光暗如锦。

    三五只仙鹤在松下悠闲剔着翎羽,不时发出轻鸣。

    镇海王和陈岩对坐,中间白玉香案,茶香袅袅。

    大胖娃娃则在地上爬来爬去,奶声奶气叫唤,自己玩耍。

    清脆的笑声,给园中平添三分活泼之气。

    陈岩看完六甲藏真元元符的玄妙,压下心中的欣喜,开口道,“据王爷所讲,要破阵的话,需要四人,不知道明道玄神宫的道友什么时候能到?”

    镇海王静若渊海,气息深沉,答道,“展道友稍后就到。”

    轰隆隆,

    话音一落,

    倏尔响起呜咽之音,似是秋日泉光拂过冷石,呖呖清清,绵绵长长,剪不断,韵连环。俄而郁郁水光浮现,大有半亩,晕光生黛,不见其底,白石横斜其中,冷冽,雅致,出尘。

    到最后,枝枝丫丫的白莲自水中探出,馥馥朵朵,相继盛开,风裳轻摇,冷香诗句。

    最中央一朵种,立有一个道人,头梳道髻,月白法衣,面容俊美,肌肤如玉,身段风流,乍一看,似是女子一样。

    道人踏莲徐徐而来,凤眉上扬,手中拂尘飘飘。

    花想衣见此异象,连忙出来迎接,道,“展师兄。”

    “师妹。”

    展道渊一摆拂尘,声音也有一种中性之感,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

    花想衣一笑,往里面引,道,“师兄跟我来。”

    “果然是明道玄神宫之人。”

    陈岩看着来人俊美如处子般的容颜,心中一动,明道玄神,可是鼎鼎大名。

    “嗯?”

    展道渊来到园中,目光扫过全场,面上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

    对于镇海王,他们以前打过交道,并不陌生。

    可是另一个人,风姿特秀,温润若君子,可是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却如同星空般浩瀚,覆盖四方,即使自己尚未接近,都感到深深的压抑。

    浩浩荡荡,深不可测,周天在握。

    这样的力量,让展道渊恍惚间有种面对自家掌教的感觉。

    “这是,”

    花想衣只告诉他镇海王亲自寻来一个帮手,没有多说,展道渊真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可怕的人物,真正的天下巨头。

    展道渊念头转动,和心中的这个等级的人物对照,很快有了答案,道,“想不到落云谷的陈谷主在此。”

    虽然落云谷离明道玄神宫很远,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互不交往,没有音信,但前段时间陈岩强势回归的举动天下瞩目。

    赫赫声名,根本不是空间能够抵挡的,天下任何有心思的修道之人都会关注。

    何为天下巨头?

    这就是天下巨头,能够举世瞩目,不敢轻忽其影响之人!

    陈岩还了一礼,目光清亮,朗声道,“见过展道友,道友的浮空玄玉天妙诀鼎鼎大名,即使是我在北方都是如雷贯耳啊。”

    “陈谷主客气了。”

    展道渊摆摆手,他确实是在中土南方有不小的名气,但一日不踏入金丹三重,也只是鲤鱼,无法化龙。

    四人寒暄了几句后,各自落座。

    陈岩看了看左右,开口道,“展道友一来,只剩下最后一位了。”

    镇海王不疾不徐地提着壶续水,道,“百世侯马上就到。”

    “嗯。”

    陈岩不再多说,举起茶盅,一边饮茶,一边和几人交谈,谈天说地,无拘无束。

    等到半壶水喝完后,虚空之中,蓦然传来一声大响。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日光晕晕如醉,一道金虹贯空而来,冷冽的萧杀之气弥漫,拖曳在后,如同徐徐展开的战旗,金戈铁马,百世争锋。

    轰隆,

    金虹迅疾如电,眨眼就到了庭院上空,往下一落,化为人影,龙首人身,金灿灿一片,正面镌刻山河社稷,下面是烽火处处。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整个铠甲如同活物一样,不停地呼吸,时时刻刻都有天地灵气灌注到里面。

    “这个铠甲,”

    展道渊目光一凝,其上的篆文似乎有新的变化,和以往不同,难道是大燕王朝的天工院的新发明不成?

    只看铠甲的气息,真的要比以往的时候强大。

    别具一格,生生不息。

    咔嚓,

    铠甲发出一声清音,然后节节变小,由实化虚,融入到窍穴中,显出百世侯的真面容。

    百世侯肩宽如山,双臂过膝。

    长长的浓眉垂下,几乎要遮住眼睛,但只露出的少许,就给人一种锋锐之感。

    百世侯,来自于南州,虽然修为比不上镇海王,但身上的铠甲是真正的宝贝,两者结合,发挥出的战斗力,还在金丹二重修士之上。

    要不是镇海王亲自写信邀请,一般人是真没法请得动对方。

    “王爷。”

    “陈谷主。”

    “展道友。”

    百世侯一一上前打招呼,面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别看他生的严肃,却不像镇海王的性子,反而喜欢交际。

    众人再次落座,庭院中松柏青青,照下影子,让他们的眉宇间染上一片烟绿。

    镇海王咳嗽一声,率先开口,他先将自己观阵所得重复一次,让在场的人们对大阵有充分的了解,然后又缓缓地把自己破阵的打算提出,道,“大阵有四个阵门,我们肯定要同时推进,切断对方彼此的联系,才有可能破阵,任何一方都不能出纰漏。”

    在场众人中,陈岩修为最为高深,是真正的半步真人,比镇海王的修为还要高一截,神情最为轻松,道,“若是我们四人有人能够提前破阵,到时候还可以接应另一方。”

    展道渊出身玄神宫,博学多识,对阵法同样有自己的理解,对镇海王的破阵之法进行了完善,道,“南海广袤无限,说起来比我们整个中土都要大,水族既然信心百倍的要以大阵赌输赢,不能大意。”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己见,一直到夕阳西下,才停下来。

    镇海王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眼身边的花想衣,道,“你派人去水族走一趟,三天之后,我们破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