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入阵(求订阅!)
    三日后。

    正是西风霜落,料峭时候。

    王府之中,凌烟浮景,明光熠熠,松柏生于丘色共青,幽云横上檐下成韵。

    鹤唳蝉鸣,鹿呦猿啼,泠泠然,欣欣然,天光交映。

    坚石侯和花想衣两人吩咐下人,正在摆案焚香,遥祝出行顺利。

    不多时,陈岩四人依次从殿中走出,来到园中。

    镇海王抬头看天,见日光垂照,稀稀疏疏,光明晶莹,笑道,“今天是个好日子。”

    “走吧。”

    说完,镇海王上前一步,大袖一摆,自袖中飞出一幅卷轴,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须臾之后,就有百丈上下,郁郁青青。

    展开之后,就见人影绰绰,站竹下,骑白鹤,画蕉若雨,竹似烟,晶晶莹莹的清光自内向外,似乎要溢出来一样,垂到地面,叮当作响,不断生灭。

    四个头戴高冠,身穿杏黄法衣的修士分别站在角上,真气打入其中,鼓风叠浪,横渡四方。

    “很精致的法宝。”

    百世侯看着画轴上的图案,频频点头,卖相十佳啊。

    展道渊则是嘴角情不自禁地抽了抽,很无语。

    他可是知道,眼前的龙子华严松竹图可是自己的师妹花想衣的机缘,是元神真人的遗留宝贝,当年她得到之时,举宗上下谁不羡慕?

    现在看来,自己这个师妹陷得深圳深啊。

    “我们上去吧。”

    镇海王率先踏入宝图,稳稳当当坐下。

    陈岩等人点头称是,扶冠上去,各找地方。

    轰隆隆,

    下一刻,

    龙子华严松竹图轻轻一震,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升空而起,曳虹如龙,向南方而去。

    惊虹闪电,浩浩荡荡。

    声势之大,震动四方,毫无掩饰。

    宝图浮空向南,似缓实疾,迅疾如风,没多久,就抵达南海。

    风一吹,润润水气过来,打湿裙裾。

    波涛声阵阵,海螺的清亮,在耳边回荡。

    陈岩抬头看着浩森水波,幽幽深深,鲸鱼出没,神龟上礁,笑道,“南海风光,别有不同。”

    见到这,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分身。

    分身和卢心悦前往天池,不知道到底如何了,距离太远,无法一念得知。

    这么一段时间,应该有结果了。

    镇海王大袖一展,自云座上起身,三两步来到宝图前方,内敛的气血再不收拢,轰隆一声,宛若天柱一样,擘天裂开。

    刹那间,风起云涌,山河激荡,一股难以形容的武道力量横扫四方。

    哗啦啦,

    这样的举动,不可避免地引起气机冲突,汩汩汩的水音不断,上面弥漫血气,如同莲花盛开。

    轰隆隆,

    少顷,水面之上,升起一团看不透的黑影,发出低吼。

    仔细看,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而遮天蔽日。

    一个个的人影依次出现,气势深沉,沛然不可抵御。

    当先一人,冕冠垂珠,四肢修长,身上的五爪金龙图案似乎要活过来一样,直入青天,朗声道,“镇海王,你来的不慢啊。”

    话音一起,大龟之上的人影变得清晰。

    “是泾河龙王。”

    镇海王认得这个老对手,冷笑几声,道,“龙王你气势太盛,限令我们即日破阵,不然的话,可要我们海州好看,我敢不早来?”

    “哈哈,”

    泾河龙王仰天大笑三声,道,“镇海王,我早就劝过你,你要是转向我们水族,不光是你能够更进一步,连同你们陈家都能够保持千年荣华富贵,香火鼎盛,可惜你是死脑筋,不知道变通。”

    “废话真多。”

    镇海王背脊挺直,声音如雷,传出很远,道,“尔等还不归阵?”

    “哈哈,好。”

    泾河龙王笑了一声后,敛起笑容,然后转身道,“诸位,进阵。”

    “好。”

    “好。”

    “好。”

    几十个声音此起彼伏,庞大无比的大龟轰隆一声,吐出一道绵绵长长的云气,一分二,二化四,四成八,到最后千千万万,覆盖周围。

    轰隆隆,

    不多时,四座阵门立起。

    上连天,下临水。

    森森然的杀机弥漫成实质,冰封空间,刺人心肺。

    即使隔得很远,花想衣和坚石侯都能够感应到比上一次要强盛十倍的煞气,很显然,这一次,水族才是将阵法催动到极致。

    轰隆隆,

    乌云覆盖,雷霆电闪。

    刚刚的日光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黑暗,不见底色。

    难以形容的压抑,沉淀在每个人的心口。

    修罗道场,人间杀狱。

    展道渊法目一看,看着煞云滚滚,如同活物一样扭曲,神情凝重。

    前文讲过,他来自于玄神宫,对阵法禁制很有造诣,现在亲眼见到,更能够确定水族处心积虑摆下的大阵的厉害。

    来者不善啊。

    四人站在一起,又商量了几句。

    百世侯身子一摇,身上肉窍力量勃发,片片鳞甲由虚化实,重新凝成铠甲,穿在身上,龙首人身,宛若魔神。

    他大喝一声,道,“三位,我先走一步。”

    轰隆,

    话音一落,他整个人纵起,笔直一线,直冲东门而去,踏破虚空,力量衍生。

    展道渊紧跟其后,祭出一个贝叶法器,托住身子,飘飘荡荡,莲花篆文在下面盛开,朵朵绽放,向西门投去。

    镇海王和坚石侯,花想衣等人叮嘱了几句,然后踱步到陈岩身前,道,“陈谷主,我们破阵四人中,你的修为最高,见识最广,等会要是有意外,还要你能者多劳。”

    这奉承话,不得不说。

    实在是今天一战,太过重要,关系到海州上下的安危,即使是以他的心性,都觉得压力十足。

    陈岩点头,道,“义不容辞。”

    “好。”

    镇海王身为南州第一强者,肉身之强横,超乎想象,匪夷所思,他根本不借用铠甲,依旧可以肉身飞行,速度之快,比全副武装的百世侯还要强上三分。

    陈岩是最后一个,他整理了下衣冠,脚下纵起一道幽深水光,日月星在其中沉浮,停到北门之上。

    轰隆隆,

    陈岩手持无形剑,昂首进入大阵,不疾不徐,从容自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