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各展神通斗锋芒(求订阅!)
    陈岩持剑入阵,衣袂带风。

    抬头看去,白水森森,霜光未满。

    眼前横竖怪石,嶙峋陡峭,中有细孔,寒气出没。

    风一吹,发出千百清音。

    声音或高或低,或大或小。

    如同日光下自枝头挂出的烟光泡沫,看上去五颜六色,不停变化,有的还随时破裂。

    “居于北,玄冥在上。”

    陈岩目光平静,看着白水,霜光,寒气,冷石,翩翩然的画卷中抽离去斑斓的彩色,只剩下前所未有的萧杀和冷冽。

    锐利,冰冷,难以想象。

    杀机,沉在下面,含而不露。

    可是一旦爆发,则是铺天盖地,弥漫周天,难以抵挡。

    “那又如何?”

    陈岩洒然一笑,踏前一步。

    轰隆隆,

    这一步,引动四周的气机,俄而传出清亮的龙吟,青虬出水,威猛霸道,结成大阵,凝固空间,如同金铁。

    与此同时,水上的怪石同样生出变化,凝成一柄柄的利刃,薄如蝉翼,纯白如雪,似真似幻,洋洋洒洒。

    如果从上往下看,剑阵一起,霜白一片,光是杀机,就耀人双目。

    “哈哈,”

    陈岩云袖一摆,恢宏的力量发出,层层叠叠,在身子周围激荡,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雷霆风云,生生不息,往来不绝。

    法力运转,空间扭曲,所有的攻击打在上面,发出雨打芭蕉的声音,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如同绵绵长长的曲子。

    嘈嘈切切,杂乱之中,别有风采。

    陈岩不去管它,脚下一点,幽幽深深的黑水托住身子,拔地而起,继续往里走。

    所有的攻击,所有的冰剑,都在脚下。

    任凭如何凌厉,如何锋锐,如何繁多,都无法沾身。

    如同在疾风暴雨中闲庭散步,坐观云起云落。

    法衣飘飘,神仙风采。

    陈岩长啸一声,纵身而起,破第一关。

    “上有青天下有仙,世上岁月万万年。”

    镇海王面对身前滔滔不绝的海兽虚影,身子一拔,肉身激荡,吞噬周围元气,然后双手一收,似拨似推,打出一招。

    正是天上仙人,地下万民,仙凡隔绝。

    轰隆隆,

    拳意精神化为实质,凝而不散,徐徐如画卷,铺开之后,长有三十丈。

    上面是青云祥光,仙人端坐,垂钓日月。

    下面是百姓百态,红尘万丈,碌碌终身。

    两者之间,有天堑在,永不相同。

    轰隆,

    一招仙凡永绝打出,拳意精神,直接横扫,眼前的海兽虚影一下子分成两截,中间细细长线。

    上下两截,不再相通。

    咔嚓,咔嚓,咔嚓,

    一个接一个的海兽虚影掉到地上,摔成两半,然后身子一扭,重新化为元气,消散在大阵中。

    “真是不怕死。”

    镇海王见到前面再次出现的海兽,哼了一声,再是一拳打出。

    西门中。

    展道渊脚踏贝叶,莹莹宝光上卷,若倒璎珞,护住身子。

    他负着手,看着不远处的刀山火海。

    烈焰滔滔,呈现纯白,上面是折叠如山的各种兵刃,交互碰撞,发出杀伐之音。

    这样的阵势,就是金丹宗师前来,都得丧命。

    “来势汹汹。”

    展道渊在四人当中,阵法造诣最高,他没有像陈岩或者镇海王那样以力破阵,而是仔细观察之后,自袖中取出一个星盘,掷了出去。

    叮当,

    星盘落地变化,通体晶莹,似羊脂美玉,最中央是五行轮盘,外围是二十四星宿图案,栩栩如生。

    叮当,叮当,叮当,

    五行轮盘不停地转动,从四面八方汲取气机,化为金液,然后顺着进入二十四星宿图案上,折叠出璀璨的星线,如触手般摇摆。

    “在这里。”

    好一会,展道渊看清楚星盘上的纹理,大袖一挥,收了法器,循着气机的痕迹,踏入阵势的中枢。

    东门中。

    百世侯整个人笼罩在神铠中,龙首人身,狰狞若魔神,他悬在半空中,气机深沉。

    如果说展道渊是四人中对阵法最有造诣的,那么这个南州而来的武中圣者就是最为谨慎小心的人,他最喜欢谋定而后动。

    百世侯放出自己的拳意精神,璀璨若灯火,悬在天门之上,照亮周围。

    星星之火,光明温暖。

    以之为中央,向四面八方扩散。

    轰隆隆,

    在灯火所照之地,只见水面黛青如碧,平平整整,可是并没有让人感到精致,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阴森,似乎能够抓住人的心,让人毛骨悚然。

    这可不是幽幽碧水,澄清明净,而是真真正正的毒液,剧毒无比,要是沾上一点,连人的灵台都能够侵蚀。

    更为可怕的是,毒水正在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扩展,将之合拢。

    到时候,就是绝境。

    “不能再等了。”

    百世侯虽然谨慎,但有了决断,行动绝不迟延,他身子一拧,力量打出,清出一片。

    且说大阵中央。

    大龟浮水,腿若天柱。

    上有阵图,阴阳造化,太极两仪,纵横生玄妙,霞光任逍遥。

    层层叠叠的空间中,五个水族有龙王称号之人,稳稳当当端坐,手中各自持有法器,监视大阵。

    从上往下看,五个人距离不远,可实际上大龟太过庞大,他们的距离一点不近。

    当然,这么做,也主要是每个人需要镇压一个阵眼的缘故。

    水族摆下的大阵可不简单,四门环锁,生生不绝,到最后积蓄的煞气甚至能够让金丹宗师嗅到都能够陨落。

    况且五人离得远,也不用担心沟通问题,他们座下的大龟可是异兽,有天赋神通,折叠空间,传递信息,宛若就在眼前。

    最中央主持大阵的人,头戴银冠,面若敷粉,看上去俊美年轻,可是深不见底的眸光,却让人知道,这位的存在,不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在泾河龙王之上。

    “如何?”

    此龙王单名一个琨,不知道活了多久,是整个南海都数得上的大人物,他来主持,没人不服。

    “正常。”

    “来人很一般啊。”

    “能够困住他们。”

    三个人相继开口,都自信满满,他们本来的实力就不逊色于对方,再加上大阵的威能,如虎添翼。

    就在这个时候,看守北门之人突然发出一声惊讶之声,道,“这个人破阵有点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