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石破天惊狂飙进
    火焰。

    有五彩。

    流光净明,经日不散。

    清丽而映宇,广气则凝香。

    郁郁光泽璀璨,如流烟四起,当空照下,裹住少女,猛烈燃烧。

    少女娇呼不止,玉体蜷缩,精致的容颜上满是凄美和哀怨。

    形似轻舞,环佩叮当。

    发飘飘阻火焰,心悠悠则寻生路。

    看上去在哀求,实际上听风声自生变化,在虚实间腾挪。

    陈岩看破对方的小伎俩,法力一起,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再次爆发,熊熊燃烧的火焰刹那间拔高三尺,光晕悬空,定住周围。

    咔嚓一声,

    少女的法印顿时灰飞烟灭,再次浴在火海里,森森的毁灭之力在她眉心凝聚,似圆非圆,似扁非扁,五行循环,毁灭不止。

    火焰篆文弥漫,自上而下,细细密密。

    其中蕴含的毁灭意志,不光是要灼烧其身,甚至连灵台神魂都要遭殃。

    没有办法,少女螓首低垂,面抵峰前,口中吟唱真言,道,“转。”

    轰隆,

    话音落下,刚才汹涌澎湃的火焰顿时消退。

    与此同时,翘足坐在莲花上,怀抱琵琶的妖女,一个接一个化为灰烬。

    无声无息,红颜陨落。

    风一吹,青烟袅袅升起,虚空中似乎有催人泪下的曲子,淡淡的香气流转。

    陈岩冷漠不语,大袖一挥,无形剑再次斩出。

    千千百百,霜气冲霄。

    森森然,冷冷然,疾疾然。

    整个空间中,都是清亮的剑啸,纵横开阖,杀伐果断。

    这一击,直接将剩下的莲花上的妖女,全部屠戮,一个不剩。

    “斩。”

    陈岩看着花容失色的少女,神情不变,再引一道剑光,煌煌然携带天地威势,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浮现其上,轰然击下。

    “啊,”

    没了近乎分身的妖女分散力量,出身奇异的水族少女,在追魂夺命的剑光之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旋即陨落。

    轰隆,

    少女一死,水面之上,原本郁郁的风裳莲叶花朵开始枯萎,先是从青转黄,然后又黄化白,到最后,全部凋零,坠落到水里。

    红颜死,莲花落,虚空中再次响起曲子,前所未有的哀怨和凄美。

    陈岩大袖挥动,莽莽大力充塞期间,将遗留下的气机扫荡之后,收起无形剑,再次踏步向前。

    大阵中央。

    翠幔如风卷起,珠帘垂藕丝,细细碎碎。

    舞龙女抬起头,红裙浅浅,新妆照人。

    她感应到北门的变化,黛眉皱起,身上的法衣若蝴蝶翩翩而动,道,“这次破阵的人来的很快。”

    “来的很快?”

    龙王琨法目一开,照出三尺金光,灿灿然,道,“还有意外不成?”

    舞龙女惊而不乱,玉手轻点,施展神通,气定神闲地道,“来人境界修为之高,应该还在镇海王之上,不过他就是再厉害,在第二关也得停下来。”

    “不错。”

    “是这个道理。”

    “到时候能够看他的虚实。”

    其他三个主持大阵的龙族强者自然知道北门中的各种杀阵,他们同样是信心十足。

    舞龙女笑了笑,刚要继续说话,蓦地神情一变,俏脸如同凝霜一样,她如春葱般的手指连续点动,自大阵中收拢气机,集合消息,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道,“来人居然将第二关也破了!”

    “什么?”

    “怎么可能?”

    在场几人立刻震惊了,连龙王琨都下意识坐直身子,面容一正,道,“看来有硬茬子。”

    “咄。”

    舞龙女最后一个法诀打出,身前浮现出一面铜镜,椭圆如月,晶莹剔透。

    宝镜一动,里面的影子由虚化实。

    然后就是漫天绽放的剑光,宏大深沉的法力,璀璨激烈的五色火焰。

    满满的霜气冷光,似乎要随时溢出来一样,跃跃而动。

    看在眼中,非常震撼。

    时候不大,镜光散去,场中安静下来。

    即使是模糊不清,但所有人都能够感应到北门破阵之人的强大,睥睨四方,无与伦比。

    “只看境界实力,几乎不逊色于天下巨头。”

    泾河龙王用手中的如意敲了下铁木,发出一声锵然而鸣,道,“想不到镇海王还能请来这样的人物。”

    他们虽然居于南海之中,很少和中土打交道,但同样明白,这样的境界修为的人都是镇宗人物,常年坐镇大势力中,基本不出现。

    一来坐镇宗门,震慑四方;

    二来感悟天道,孜孜不倦以求元神大道。

    像这样大摇大摆出现,并正好出现在海州,还能够被镇海王请到来破阵,只能说太巧了。

    龙王琨沉吟少许,当机立断,道,“你亲自去一趟,不能让他这么横行。”

    “好。”

    舞龙女点头答应,她本人当然不是天下巨头的对手,但在阵法之中,身上还携带水族重宝,则是截然不同。

    “我去了。”

    舞龙女在原地留下一个分身,然后身子一拔,消失不见。

    且说陈岩,在斩杀水族少女之后,整理衣冠,继续往前。

    前面桂舟横渡,琴弦声瑟。

    绿光层层叠叠,阴蔽云日。

    看似是美丽,实际上是步步杀机,稍有不慎,就容易触动禁制机关。

    陈岩神念覆盖周围,面上轻松写意,但外松内紧,小心谨慎,以他的修为境界,即使是被困在阵势当中,但法力浩瀚,还有五劫升天门自虚空中捉拿元气,并没有生命之危。

    可是这样一来,很容易消耗时日,影响破阵大计。

    陈岩看得很清楚,不少的禁制机关,甚至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涉及到空间运转,触动之后,很有可能将你挪移到不知名的地方,要是真进了虚空断层,那真麻烦了。

    现在的局面,不比刚才的斗法简单。

    叮当,

    正在这个时候,珠光照出,玉水涟漪,与月上下。

    飞羽片片,香气潺潺,银河从天而落,腾虹奔电,激射四方。

    一个女子曳裙而来,细眉长目,玉颜冷冽,手中的法器似刀非刀,似月非月,弧形圆润,弥漫杀机。

    舞龙女降临之后,目光径直看向陈岩,道,“阁下一定要搀和镇海王和我们南海水族的浑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