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章 冷光风裳传诗句 谁能技高一筹?
    夜中。

    冷光照水上,清莹秀澈。

    风吹下,萦白凝霜,皓白胜雪,聚拢之间,森森寒意杀人。

    镇海王背负双手,目光锐利。

    他缓缓扫过水面,见怪石横竖,上生奇松野柏,盘曲如龙,不可名状。

    乍一看,凌乱写意,却垂阴相对,光暗交织,步步杀机。

    尚未接近,灵识有感,有一种坠入蜘蛛网无法挣脱的束缚。

    “嘿,”

    镇海王吐气开声,大口一张,一股劲道打出,形似箭矢,两头尖尖,带起一连串的空气音爆。

    咔嚓,

    箭矢击中怪石,先是火星四溅,然后闷雷之声发出,细细密密的光亮同时亮起,原来是数以千计的篆文,无处不在。

    哗啦啦啦,

    篆文碰撞,金灿灿中有青色如洗,然后不知名的黑洞出现,一闪而逝。

    镇海王用手一抓,五指如钩,摄取一缕未消失的气机,看出其中的空间之意,目光霍霍,冷声道,“真是够厉害。”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陷阱似乎和冥冥之中的陷空勾连,要是真陷入里面,就会被空间乱流吞噬,即使是不丧命,恐怕也是要被放逐。

    要知道,作为修炼武道之人,他们战斗力很强,但论起生存能力,却比不上修道者,落入空间乱流,会非常糟糕。

    “麻烦。”

    镇海王看着水中石,石上松,松上枝叶,眉头皱起,禁制法阵一环一扣一环,虚虚实实,难以揣摩。

    轰隆隆,

    这还没完,不多时,汩汩的水花冒出,嫣红如火,左右一绕,凝成三尺高的小人,都是手拿阵旗,摇摇晃晃。

    水族的精灵们,手持法器,不停摇摆,让本来死气沉沉的大阵蓦然多了一分灵性和变化。

    “哗啦啦,”

    精灵们踩着奇异的步伐,手中的阵旗摇动,有火焰冒出,冲向镇海王,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让人胆寒。

    “步步天关难逾越。”

    镇海王面容彻底冷下来,身子一摇,体内肉窍中吐出万万千千的银光,然后排列组合,化为一件铠甲,披在身上。

    咔嚓,咔嚓,咔嚓,

    不多时,镇海王身上探出根根的骨刺,银白照人,看样子,比百世侯还要狰狞三分。

    轰隆隆,

    镇海王一跃而起,若青虬出水,白鸟展翼,迎了上去。

    北门里。

    陈岩头戴星冠,身披日月法衣,长袖飘飘,无形剑在背后旋转,层层叠叠的剑光,若孔雀开屏,弥漫四方。

    听到对方的话,陈岩洒然一笑,发出一声清亮的剑啸,金石交鸣,道,“本座此来,就是要破阵。”

    “自寻死路。”

    舞龙女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可是也明白半步真人的实力,她美目中的幽色变得冷寂,云袖一摆,自其中洒落出宝珠。

    叮当,

    万千宝珠,洋洋洒洒,不计其数,坠落到地上,发出清音,似乎生出一种难言的力量,渗透到周围。

    陈岩马上就感应到,自己刚刚才把握到一点的阵势气机重新变化,又变得陌生。

    “这个人,”

    陈岩心中暗自警惕,这个来人不简单。

    见到自己布置完成,舞龙女从香囊中取出一枚宝珠,拳头大小,金灿灿,明晃晃,上面交织纹理,鼓荡风云。

    “看打。”

    舞龙女扬手打出,快如流星,又像霹雳闪电,只是一闪,就到了陈岩的面门前。

    轰隆,

    尚未打到,但其中蕴含的爆炸毁灭力量,呼之欲出。

    “麻烦。”

    陈岩和镇海王一样,吐出这两个字。

    即将落下的宝珠,确实了得,速度快若霹雳,而且还蕴含一种毁灭意志,打在身上,不亚于对方的全力一击。

    可是更为难缠的是,是宝珠将要落下的时候,自己周围的阵势开始挪移,层层叠加,新生变化。

    空间的力量流转,实实虚虚,虚虚实实。

    这一下子,就让人难以选择。

    要是为了躲避宝珠,而踏阵法陷阱,别的还好,可能只会是攻击,但如果进入空间断层,就会很耽误事情。

    可如果不去观察周围的阵势,那只能够硬抗。

    “看你如何。”

    舞龙女紧紧盯着,看对方如何应对,观察之后,要心中有数。

    虽然她的修为比不过对方,但占据天时地利人和,可以弥补。

    到时候,未必不能以弱胜强,将之困在阵中。

    “起。”

    陈岩没有选择去试探法阵,而是念头一动,自脚下升起绵绵长长的水光,幽深不见底,其上若蛟龙张口,一下子将迎面打来的宝珠含住。

    水光之中蕴含万化真水,洗涤法宝,褪去烙印。

    这一门神通,随着他修为的提升,水涨船高,威能越来越强。

    舞龙女却不在意,又从自己的香囊中取出一件法宝,掷了出去。

    轰隆,

    法宝迎风而涨,迅速膨胀,化为一面大鼓,上缀金玉,宛若鱼龙,风一吹,咚咚咚的声音像是打雷。

    轰隆隆,

    果不其然,大鼓每响一下,就有一点霹雳闪电形成,有之字状,有球形,炸成一团,照亮周围。

    比起刚才的宝珠,大鼓的威能明显要强上三分,交织成的雷网,更是覆盖下去,让人躲无可躲。

    这还没完,舞龙女还不罢休,第三次探手到香囊中,取出一叠的符箓,祭了出去。

    上百符箓,同时燃烧。

    天雷地火,冰刀霜剑,烈焰滔滔,猛兽横行,各种各样的灾难出现,光怪陆离,种类繁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所有的攻击,一拥而上。

    本来大鼓法宝的威能就超乎想象,绝对是一等一的攻击法宝,现在再加上这样的符箓引爆,漫天都是毁灭之力在激荡咆哮。

    更不用说,周围的阵法禁制再次生出变化,随心而转,完全是请君入瓮的架势。

    陈岩抬起头,看着将要落下的攻击,在他强大的神念之下,所有的攻击都像是变缓一样,如蜗牛般爬行,与此同时,周围的一切镜照心里,纤毫毕现。

    “原来如此。”

    陈岩不急不缓,甚至可以讲心中有所喜悦,对方的攻击是非常凶猛,且配合地天衣无缝,但却可以让他确定一件事。

    对面的女子,眼前的人,肯定是大阵的掌控者之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