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不走寻常路
    ps:求下订阅可好?

    陈岩抬起头。

    天光下照,影在水上。

    五彩十色的道术神通光晕,犬牙交错,往来变化,明灭可见。

    乍一看,欣欣然,凛凛然,泠泠然。

    似乎是静止的画面,水平展开,蒙络摇璎。

    这就是从上而下俯视,见到的视野画面。

    诸般的攻击笼罩下,雷霆电闪,霜刀冰剑,焰火腾空,等等等等。

    四面八方,层层叠叠。

    前所未有,匪夷所思,超乎想象。

    “来得好。”

    陈岩确定对面的女子是大阵的关键人物之后,有了决断。

    他身子一拔,发出一声金石般的啸声。

    如龙吟,像凤鸣,似鹤唳。

    从九天而来,轰然震动八荒。

    轰隆隆,

    下一刻,

    层层明辉金光自天门上绽放,托出一个六角天宫,迎风而涨。

    不到半个呼吸,就化为庞然大物。

    铜柱金阶,日月拱卫,雷霆浴在门内,风云俱在瑶台。

    难以想象的各种仙禽走兽的虚影流转不定,千变万化,生生不息。

    大哉九真天玄宫一出现,就有一种震慑乾坤,气吞八荒的无敌威势,凝固空间,翻江倒海。

    噼里啪啦,

    所有的攻击,所有的阻挡,所有的拦截,在至宝面前,统统碾成齑粉。

    “不好。”

    舞龙女一看,花容变色,她没有想到,对方的法宝爆发会这么凶猛。

    “转。”

    舞龙女不敢怠慢,抬起,娇躯轻摇,似莲花浮于水上,风吹涟漪起,然后整个人一化二,二成四,四作八,八变千千万万,向四面八方疾行。

    借助禁制阵法之能,浮光掠影,虚实变化。

    即使是半步真人,面对这样将天时地利人和发挥到极致的局面都无能无力。

    “有至宝。”

    舞龙女在逃走的同时,心中不乏冷静思考,对方有至宝是有可能的,但至宝的威能如此强大,超乎想象。

    不过,她有自信,自己见识过后,就有了准备。

    下一次对方再激发至宝威能,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顺利。

    舞龙女机关算尽,却没有猜到陈岩的决心。

    “大哉九真,镇压四方。”

    陈岩见龙女逃走,连自己都分不清是哪一道影子,他索性将宏大的法力打入至宝中,彻底沟通此宝的全部威能。

    轰隆隆,

    雷池之中,雷水激荡,三尊形似神灵,脑后有光晕的存在出现,各持手中的法宝,吟唱真咒。

    轰隆隆,

    紫青的雷水自天宫中冲出,浩浩荡荡,席卷乾坤。

    雷震,风镰,云羽,三个池灵彻底掌握至宝禁制,封锁周围虚空,雷封千里。

    “怎么会?”

    舞龙女愕然抬头,看着几乎无穷无尽的雷光,悬瀑荡海,凶猛澎湃,第一次真的惊骇了。

    这样的至宝发威,确实是将自己困住。

    可是同样一来,至宝却要被悬于中土,暂时无法移动。

    简单来讲,对方是暂时舍掉一件至宝,用来镇压自己。

    “怎么可能?”

    舞天女发出一声呐喊,她看着自己的万梭化影一个个地投入到天宫中,到最后,连自己的真身都没有逃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同样被镇压在雷池里。

    “怎么可能?”

    即使是被镇压,舞龙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为何有这么大的勇气。

    要知道,至宝的威能至高无上。

    半步真人手持至宝,可以讲,在中土就是最顶尖的存在,纵横无敌,即使是水族摆下的这个大阵,都无法将之斩杀,最多是能够镇压,然后用时间慢慢地抽离对方的力量。

    而不拥有至宝,在大阵中,就真的有可能陨落。

    能够修炼到这一境界的人,无不是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他们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元神大道在前,容不得有任何的风险,怎么今天跳出来一个例外?

    陈岩用手一指,雷池再次爆发,雷震,风镰,云羽,三个人站起,手中法器摇动,将舞龙女暂时镇压。

    “收获和付出。”

    陈岩看着自己的法宝和下面的舞龙女,目光深深。

    或许半步真人是不愿意冒险,生怕对冲击元神大道不利,可是自己自踏上修道之路以来,从来都是勇猛精进,有常人没有的锐气。

    元神大道又如何?也不能让自己畏首畏尾!

    “暂时无法动用。”

    陈岩又看了一眼悬在半天上,垂下万万千千的雷光,镇压住不断变化的舞龙女的天宫,想了想,大袖一扬,脚下平地起一道水光,托住身子,轰隆一声,再次向前。

    戴星冠,披法衣,悬玉佩。

    意态从容,风姿特秀。

    水光节节升高,眼前的诸多幻象消散,剩下的都是禁制法阵,没人控制之后,只要细心探寻,总能够找到节点。

    大阵中央。

    空间折叠,稀疏纵横。

    叶叶嫩绿,朵朵花开,丹碧之气,最是清丽。

    以琨为首的众人,都稳稳当当坐在龟背之上,身上气机流转,沟通各自的阵法禁制,延伸出去,似有似无。

    五人为中心,铺散开来,交织做网,共同支撑一座无上杀阵的运转。

    突然之间,半空中响起环佩之音,鸣之激越,寂寥悲苦,戚戚然令人神伤。

    舞龙女的化身一个哆嗦,自坐定中醒来,美目中满是疑惑,诧异,不敢相信,好一会才开口道,“我的本体被对方镇压了。”

    “怎么会?”

    泾河龙王三人同时大惊,他们当然知道舞龙女和半步真人的境界差距,可是毕竟有大阵掩护,足可以抹平劣势,从容应对,最不济还可以逃回来,被镇压是怎么回事?

    琨冷着脸,摆摆手,道,“继续说。”

    “是这样的。”

    舞龙女的分身距离不远,还有阵法禁制加持,本体发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她原原本本地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咬牙道,“没想到对方居然付出至宝的代价。”

    泾河龙王等人听完之后,面面相觑,他们都在想,要是自己和舞龙女换位置的话,恐怕是也想不到对方的手段。

    “好果断啊。”

    琨幽幽叹息一声,道,“咱们还是没有做到知己知彼,才犯下这样的大错,不过,你还有分身在此,可以继续主持大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