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二章 阵若新鱼出旧水 虹桥之后北门开
    陈岩法衣飘飘,目光霍霍。

    水中晶澄明净,有鱼千百头。

    或大或小,或快或慢,五彩生辉。

    摇曳游走之间,似空明而无所依。

    有时还会藏到石下,闻声则惊,化为无形,翩翩然不见踪影。

    自上而下看,形似山居静水,空溪观鱼图,栩栩如生,可传后世千年不朽。

    可是在法目之下,才可以见到,鱼衔篆文,勾连文字,凝成玄妙大阵。

    环环相扣,珠珠串联,空间折叠,似乎和冥冥之中的深不可见在一个相同的线上。

    好大一会,陈岩眸子一亮,明悟其妙,大笑三声,道,“要是有阵法支持之人在,时时变化,生生不休,我要能破之,恐怕要花费很大的代价。”

    现在来看,暂时舍弃大哉九真天玄宫镇压龙女,是很正确的。

    至于为何镇压了龙女后,水族之人没人能够顶上,陈岩有自己的猜测。

    像自己现在被困的大阵,玄妙精深,繁琐复杂,步步杀机。

    说一句遮天蔽日,颠倒乾坤,弑神灭仙,都不为过。

    这种级别的大阵,在整个南海水族中都是数得上的,肯定不会有太多的人有资格接触,而且掌握大阵的人,要有资质,有力量,有时间,能寻到一个人都非常不容易,别说其他了。

    唯一性,才是最有可能的。

    “咄。”

    陈岩用手一指,口吐玄音,金灿灿的篆文飞出,细细密密,何止万千,一个接一个,落入水中。

    叮当,叮当,叮当,

    赤金篆文若有灵性一般,循着气机,一个对一个,跃到小鱼口中。

    彼此对应,丝毫不差。

    轰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篆文,所有的小鱼,所有的霜石,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横跨水面的虹桥,古拙青色,片尘不染。

    “风雨之后过虹桥。”

    陈岩一振法衣,昂然走上虹桥,稳稳当当,再次破关。

    到这个时候,北门一角,尽在掌握中。

    “北门破了。”

    琨用手挂起悬镜,明光煌煌,照出景象,陈岩出现在镜光中。

    他想了想,自身后取下一串宝珠,打了出去。

    宝珠飞出,在高点之时,原本串起来的金线一下子消失,然后噼里啪啦地散开,向四周打去。

    每一刻宝珠,都蕴含精纯的雷霆之气,无穷无尽。

    各种弧形,球状,半月,等等等等的雷霆炸响,震耳欲聋。

    “来得好。”

    陈岩不躲不闪,运转法身,体内突然显出一个门户,幽幽深深,五劫在外,吞噬诸天。

    轰隆,

    所有的雷珠,一点不剩,全部进入五劫升天门,然后猛地一震,化为精纯的元气。

    “咄。”

    陈岩念头一起,五劫升天门和灵窍共振,元气藏在里面,丝丝缕缕,滋养法身。

    “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

    琨神色一凛,目光锐利,没有再出手,而是吩咐泾河龙君等人道,“接下来,他肯定要帮助同伴破阵,到时候,你们要逼他尽可能施展出全力。”

    “我们要看清楚对方的虚实。”

    “明白。”

    三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未知的敌人最可怕,要是真能够看透,即使是半步元神真人,也要饮恨此大阵中。

    “东门,西门,南门。”

    陈岩立在场中,目光如鹰隼一样,辨别气机变化,他沉吟少许,身子蓦地纵起,和无形剑融合为一,化为一道弥天极地的剑光,狠狠冲着正南门斩去。

    轰隆,

    剑光径直斩下,晕晕冷光,铺天盖地,令南门之中烈焰滔滔的景象为之一缓。

    正在这个时候,镇海王沉稳有力的声音传出,即使是扭曲的空间都无法阻挡,发金石之音,道,“接我一招白鸥来朝,羽化则仙。”

    话音一落,

    宏大而深沉的拳意横空而来,纠缠气机,徐徐如画卷铺开。

    画卷大有数亩,中央有池,池中是岛屿。

    霜水晶莹,清澈凝玉。

    倏尔千百白鸥翔集,翩翩然舞动,纯白胜雪,高洁出尘。

    一种洒脱,飘逸,不同于凡尘的仙家气象弥漫,充塞空间。

    说起来很有意思,镇海王虽然是修炼的武道,步步晋升,扎扎实实,但凝聚出的拳意精神却如同天上云,云上仙,仙上日月,说不出的飘逸自在。

    哗啦啦,

    千百白鸥冲出,拍打翅膀,羽化升仙。

    陈岩和镇海王两人,一个是半步真人,天下巨头,神通无量,一个是南州第一人,被誉为有资格冲击人仙的无上人物,拳意精神深不可测,两人联手,立刻生出玄之又玄的变化,破灭空间,打碎禁制。

    力量滚滚,不断压下,本来南门中滔滔的烈焰,开始一段接一段的熄灭,一片片熄灭,到最后全部熄灭。

    “哪里会这么容易?”

    泾河龙王负责南门,见此局面,冷笑一声,身子一摇,似乎是凭空出现,脚下踩着火凤龙旗,喷烟吐火,有一种说不出的炙热。

    他一出现,本来摇摇欲坠的阵势立刻变得稳固,并且大片大片的火莲花盛开,里面汩汩冒着铁水铜汁,融化一切。

    不得不讲,比起舞龙女,泾河龙君对此阵的参悟更深,领悟出的玄妙更深沉,一到场,立竿见影。

    火焰大盛,演化出各种强大的凶兽,有火鸦,火牛,火虎,火狮子,到最后,甚至还有不少火焰圣兽出现,火凤凰,火龙,火麒麟,三足金乌,火神等等等等。

    所有的凶兽神兽结成火焰大阵,焚烧千里。

    泾河龙王猛烈,陈岩和镇海王更是霸道。

    陈岩手持无形剑,一步一杀,满场都是呼啸的剑音,辗转腾挪,寒光如雪,无论是任何的火化形挡在身前,都是一剑两段。

    镇海王则是整个人包裹在神铠中,一呼一吸,体内澎湃的力量激荡,拳意精神化为实质,敏锐到极点的灵觉从来都是秋风未动蝉先觉,快上一线。

    两人真正联手,同时动作,产生的威能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哈哈,”

    泾河龙王抵挡了不短时间,眼看真要抵挡不住,立刻身子一摇,回归主阵,只有声音传来道,“你们还要再接再厉。”

    ps:求下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