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修真小说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六百五十五章 千年修为化为空(求订阅!)
    陈岩抬起头,目光锐利。

    只见天倏尔晴白。

    金火升腾,惊虹贯日,天雷破空。

    层层叠叠的云光压下来,风吹酷热,要将精铁赤铜融化为汁液。

    炎火燃烧,罡雷炸响。

    整个空间都弥漫着,置身其中,令人暴躁。

    噼里啪啦,

    陈岩看着炎火罡雷在自己身边爆炸,晕开若涟漪般的涟漪,环环相扣,细密交织。

    似乎是锁链,携带不知名的意志,笼罩自己的身心。

    任凭如何躲闪,都无法逃避。

    琨坐在高台上,身后力量鼓荡,早有决断。

    刚开始先以混元天重力施压,看出入阵四人的实力差距,然后再重点照顾,引动阵中的九天裂炎罡雷,所向睥睨。

    层层叠加,打他们一个天翻地覆。

    其他四个主持大阵的水族之人也都是严阵以待,不同于东西南北四门的分离,现在他们是劲儿一块使,爆发的杀招前所未有的凶猛。

    “罡雷?”

    要是别的,陈岩或许会集中精神应对,但对于罡雷,他自有法度,于是念头一起,周天灵窍激荡,五劫升天门浮现。

    轰隆隆,

    五劫升天门,幽幽深深,不见其底。

    所有的炎火罡雷顿时乳燕投林一样,纷纷进入其中。

    到最后,化为火龙,盘踞里面,龙吟惊天。

    “斩。”

    做完这个,陈岩手一招,无形剑飞出,整个人和法剑合二为一,轰隆一声,化为一道弥天极地的剑光,循着气机,径直斩去。

    剑光腾空,曳霜光千丈,冷冽萧杀。

    层层空间崩溃,引动漫天剑鸣。

    如同秋去东来,霜雪漫天,万物凋零,了无生机。

    森森然,泠泠然,拨开阵法迷雾,在大龟之上肆虐,杀机纵横。

    正在此时,空间裂开,琨踱步出现,他看到漫天的剑光,手中拂尘一摆,洋洋洒洒,似万千金线散开,尾梢翘起如鱼钩,钓出剑光。

    这一手,施展出来,风淡云轻,挥洒自如。

    “哼,”

    陈岩直接锁定对方的气机,法身节节升高,天门上五行五色五方灵焰飞出,滴溜溜一转,璀璨生芒,折花疾走。

    火焰霸道,即使是刚才的炎火罡雷,都无法比拟。

    尚未接近,就让人从外到内,觉得不安。

    “这是什么火焰?”

    琨眉头皱了皱,拂尘收敛,束成一线,笔直点出。

    叮当,

    拂尘和火焰碰撞,居然火星四溅,发出金石交鸣之音。

    “不好。”

    真正接触之时,琨才真正明白五色五行五方灵焰的霸道,横浸在骨子里的意志,源源不断,让他都感到吃力。

    要是在别的地方,硬抗此宝,恐怕非得付出不小的代价不可。

    就是这么厉害。

    “幸好是在大阵中。”

    琨掐了个道诀,身子一摇,水纹涟漪再起,直接消失在原地。

    叮当,叮当,叮当,

    五色五行五方灵焰寻不到目标,转了一圈,只能回转。

    “阵法。”

    陈岩收起灵焰,眉头皱起。

    他刚才是锁定了对方的气机,可是阵法一动,移形换位,虽然比不上元神真人撕裂空间,来回穿梭,但方圆千里之内,尽在咫尺。

    神出鬼没,难以找到。

    “这样的话,”

    陈岩想了想,用手一弹无形剑,发出一声清音,大踏步向前。

    在同一时间,琨自瑶台上一步步走下来,脚下水光晕开,晶莹剔透,韵起惊风。

    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强盛一分。

    等下了台阶后,突兀峥嵘,有裂天之姿态。

    “诸位。”

    琨声音平静,智珠在握,道,“刚才的两轮试探,我们已经看出破阵四人的底细,接下来,准备正式开始,各个击破。”

    四人答应一声,口吐真言,手中各自取出法器,有的形似大鼓,有的薄若蝉翼,有的金枝玉叶,有的幽深似葫芦,各式各样,缠绕花纹。

    轰隆隆,

    五个人合力,以法器为媒介,引动阵中积蓄的凶煞之气,往上一冲,凝成一件真正的凶煞重宝。

    重宝有半亩大小,通体乌黑,状若磨盘,遮天蔽日。

    最中央是五行纵横,再往外,则是不知名的凶兽图案,共有三十六个,色彩艳丽。

    风一吹,凶兽花纹如同要活过来一样,吞噬所有。

    “去。”

    五人意念指引,凝结出的凶煞重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穿过层层的空间,降临下来。

    “咦,”

    展道渊若有所觉,一阵心惊肉跳,然后他抬起头,就发现不知何时,乌云压顶,煞气滚滚,状若磨盘般的凶煞戾气压下来,罩定自己。

    “这是什么?”

    展道渊心惊肉跳,非常不安,他想都没多想,连续施展遁法,要离开磨盘的笼罩。

    可是令人惊骇的是,磨盘如影随形。

    任何时候睁开眼,都能够看到它在头顶上,凶煞乌光,照得眉宇一片乌青。

    “灭。”

    这个时候,自磨盘中央,发出宏大的声音,像是宣判,高高在上,任何的芸芸众生都在其中,无法逃避。

    咔嚓,

    说时迟,那是快,磨盘中央似有眼眸睁开,射出一道光线,落到展道渊身上,似有似无,看不清楚。

    再然后,磨盘开始自发转动,咯吱咯吱的声音,像是齿轮咬合,磨损皮带的声音。

    声音一响,冥冥力量降临。

    展道渊骇然变色,他已经发现,磨盘每转动一圈,自己体内的力量就少一截,即使是用尽全力,都无法阻挡。

    “怎么会?”

    展道渊手段齐出,抱守灵台的同时,不断祭出法宝,打向磨盘。

    可是法力依然在流失,阻挡不住。

    再这样下去,别说是法力消耗一空,再倒霉一点,说不定要被打落境界。

    “水族之人,居然有如此恶毒的法门。”

    展道渊第一次生出一种后悔之情,不是后悔来趟这一次浑水,而是在破西门禁制之时,自己消耗元气精神过多,要是在全盛时候,哪里会这么狼狈?

    好大一会,展道渊消失不见,只剩下似乎是凝实了三分的磨盘,横亘在半空中,妖异的凶兽图案,更为鲜艳。

    “下一个。”

    琨用手一指,磨盘移开。(未完待续。)